第五幕 第二場 威司敏斯特。宮中一室

華列克及大法官上。

華列克 啊,法官大人!您到哪兒去?

大法官 王上怎麼樣啦?

華列克 很好,他的煩惱現在已經全都消滅了。

大法官 我希望他還沒有死吧?

華列克 他已經踏上了人生必經之路;在我們看來,他已經不再生存了。

大法官 我希望王上臨死的時候招呼我一聲,好讓我跟著他同去;我在他生前盡忠服務,得罪了多少人,現在誰都可以加害於我了。

華列克 真的,我想新王對您很是不滿。

大法官 我知道他不滿意我,我已經準備迎接這一種新的環境了,它總不會比我所想像的更為可怕。

蘭開斯特、克萊倫斯、葛羅斯特、威斯摩蘭及餘人等上。

華列克 這兒來了已故的亨利的悲哀的後裔;啊!但願現存的亨利有這三位王子中間脾氣最壞的一位王子的性格,那麼多少的貴族將要保全他們的位置,不至於向卑賤的人們俯首聽命!

大法官 上帝啊!我怕一切都要推翻了。

蘭開斯特 早安,華列克賢卿,早安。

葛羅斯特、克萊倫斯 早安,華列克。

蘭開斯特 我們面面相對,就像一班忘記了說話的人們一樣。

華列克 我們並沒有忘記;可是我們的話題太傷心了,使我們不忍多言。

蘭開斯特 好,願那使我們傷心的人魂魄平安!

大法官 願平安也和我們同在,不要使我們遭逢更大的悲哀!

葛羅斯特 啊!我的好大人,您真的失去一位朋友了;我敢發誓您這滿臉的悲哀確實是您真情的流露,不是假裝出來的。

蘭開斯特 雖然誰也不能確定他自己將要得到怎樣的恩眷,您的希望是十分冷淡的。我很為您抱憾,但願事實不是如此。

克萊倫斯 好,您現在必須奉承奉承約翰·福斯塔夫爵士,這和您的性格當然是格格不入的。

大法官 親愛的王子們,我所乾的事,都是一秉至公,受我的良心的驅使;你們決不會看見我向人靦顏求憐。要是忠直不能見容,我寧願追隨先王於地下,告訴他是誰驅我前來。

華列克 親王來了。

亨利五世率侍從上。

大法官 早安,上帝保佑陛下!

亨利五世 這一件富麗的新衣,國王的尊號,我穿著並不像你們所想像的那樣舒服。兄弟們,你們在悲哀之中夾雜著幾分恐懼;這是英國,不是土耳其的宮廷,不是阿木拉繼承另一個阿木拉 ,而是亨利繼承亨利。可是悲哀吧,好兄弟們,因為說老實話,那是很適合你們的身份的;你們所表現的崇高的悲感,使我深受感動,我將要在心頭陪著你們哀悼。所以悲哀吧,好兄弟們;可是你們應該把這一種悲哀認為我們大家共同的負擔,不要獨自悲哀過分。憑著上天起誓,我要你們相信我將要同時做你們的父親和長兄;讓我享有你們的愛,我願意為你們任勞任苦。為亨利的死而痛哭吧,我也要一揮我的熱淚;可是活著的亨利將要把每一滴眼淚變成一個幸福的時辰。

蘭開斯特 這正是我們所希望於陛下的。

亨利五世 你們大家都用異樣的神情望著我;(向大法官)尤其是你,我想你一定以為我對你很為不滿。

大法官 要是我能得到公正評斷,陛下是沒有理由恨我的。

亨利五世 沒有!像我這樣以堂堂親王之尊,受到你那樣重大的侮辱,難道是可以輕易忘記的嗎?嘿!你把我申斥辱罵不算,竟敢把英國的儲君送下監獄!這是一件小事,可以用忘河之水把它洗滌掉的嗎?

大法官 那時候我是運用著您父王所賦予我的權力,代表您父王本人;陛下在我秉公執法的時候,忘記我所處的地位,公然蔑視法律的尊嚴和公道的力量,凌辱朝廷的命官,在我的審判的公座上把我毆打;我因為陛下犯了對您父王大不敬的重罪,所以大膽執行我的權力,把您監禁起來。要是我在這一件事情上做錯了,那麼請陛下想一想,陛下現在繼登大位,假如陛下也有一個兒子,把陛下的律令視若弁髦,把陛下的法官拖下公座,違法亂紀,破壞治安,蔑視陛下神聖的威權,陛下能不能對他默然容忍?請陛下設身處地,假定您自己是有這樣一個兒子的父親,聽見您自己的尊嚴受到這樣的褻瀆,看見您神聖的法律受到這樣的輕蔑,您自己的兒子公然對您這樣侮慢,然後再請陛下想像我為了盡忠於陛下的緣故,運用您的權力,給您兒子的暴行以溫和的制裁;在這樣冷靜的思考以後,請給我一個公正的判決,憑著您的君王的身份,告訴我我在什麼地方犯了瀆職欺君的罪惡。

亨利五世 你說得有理,法官;你能夠衡量國法私情的輕重,所以繼續執行你的秉持公道、挫折強梁的職務吧;但願你的榮譽日增月進,直到有一天你看見我的一個兒子因為冒犯了你而向你服罪,正像我對你一樣。那時候我也可以像我父親一樣說:「我何幸而有這樣勇敢的一個臣子,敢把我的親生的兒子依法定罪;我又何幸而有這樣一個兒子,甘於放棄他的尊貴和身份,服從法律的制裁。」因為你曾經把我下獄監禁,所以我仍舊把你一向佩帶著的無瑕的寶劍交在你的手裡,願你繼續保持你的勇敢公正而無私的精神,正像你過去對待我一樣。這兒是我的手;你將要成為我的青春的嚴父,我願意依照你的提示發號施令,我願意誠懇服從你的賢明的指導。各位王弟們,請你們相信我,我的狂放的感情已經隨著我的父親同時下葬,他的不死的精神卻繼續存留在我的身上,我要一反世人的期待,推翻一切的預料,把人們憑著我的外表所加於我的誹謗掃蕩一空。今日以前,我的熱血的浪潮是輕浮而躁進的;現在它已經退歸大海,和浩浩的巨浸合流,從此以後,它的動蕩起伏,都要按著正大莊嚴的節奏。現在我們要召集最高議會,讓我們選擇幾個老成謀國的樞輔,使我們這偉大的國家可以和並世朝政清明的列邦媲美,無論戰時平時,都可以應付裕如;你,老人家,將要受到我最大的倚重。加冕典禮舉行過了以後,我就要大集臣僚,臨朝視政;願上帝鑒察我的誠意,不讓一個王裔貴族找到任何理由,詛咒亨利早離人世。(同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