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 第一場 倫敦。街道

快嘴桂嫂率爪牙帶一童兒上,羅網隨後。

桂嫂 爪牙大爺,您把狀紙遞上去沒有?

爪牙 遞上去了。

桂嫂 您那夥計呢?他是不是一個強壯的漢子?他不會給人嚇退嗎?

爪牙 喂,羅網呢?

桂嫂 主啊,𡂿!好羅網大爺!

羅網 有,有。

爪牙 羅網,咱們必須把約翰·福斯塔夫爵士逮捕起來。

桂嫂 是,好羅網大爺;我已經把他和他的同黨們一起告下啦。

羅網 說不定咱們有人要送了性命,因為他會拔出劍來刺人的。

桂嫂 噯喲!你們可得千萬小心;他在我自己屋子裡也會拔出劍來刺我,全然像一頭畜生似的不講道理。不瞞兩位說,他只要一拔出他的劍,什麼事情他都幹得出來;他會像惡鬼一般逢人亂刺,無論男人、女人、孩子,他都會不留情的。

爪牙 要是我能夠和他交手,我就不怕他的劍有多麼厲害。

桂嫂 我也不怕;我可以在一旁幫您的忙。

爪牙 我只要能揪住他,把他一把抓住——

桂嫂 他這一去我就完啦;不瞞兩位說,他欠我的賬是算也算不清的。好爪牙大爺,把他牢牢抓住;好羅網大爺,別讓他逃走。不瞞兩位說,他常常到派亞街去買馬鞍;那綢緞鋪子里的史密斯大爺今天請他在倫勃特街的野豬頭酒店裡吃飯。我的狀紙既然已經遞上去,這件官司鬧得大家都知道了,千萬求求兩位把他送官究辦。一百個馬克對於一個孤零零的苦女人是一筆太大的數目,欠了不還,叫人怎麼過日子?我已經忍了又忍,忍了又忍;他卻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後天,一味胡賴,簡直不要臉。這個人一點兒良心都沒有;女人又不是驢子,又不是畜生,可以給隨便哪一個混蛋欺負的。那邊來的就是他;那個酒糟鼻子的惡棍巴道夫也跟他在一起。干你們的公事吧,干你們的公事吧,爪牙大爺和羅網大爺;替我,替我,替我干你們的公事吧。

約翰·福斯塔夫、侍童及巴道夫上。

福斯塔夫 啊!誰家的母馬死了?什麼事?

爪牙 約翰爵士,快嘴桂嫂把您告了,我要把您逮捕起來。

福斯塔夫 滾開,奴才!拔出劍來,巴道夫,替我割下那混蛋的頭;把這潑婦扔在水溝里。

桂嫂 把我扔在水溝里!我才要把你扔在水溝里呢。你敢?你敢?你這不要臉的光棍!殺人啦!殺人啦!啊,你這採花蜂!你要殺死上帝和王上的公差嗎?啊,你這害人的混蛋!你專會害人,你要男人的命,也要女人的命。

福斯塔夫 別讓他們走近,巴道夫。

爪牙 劫犯人啦!劫犯人啦!

桂嫂 好人,快劫幾個犯人來吧 !你敢?你敢?你敢?你敢?好,好,你這流氓!好,你這殺人犯!

福斯塔夫 滾開,你這賤婆娘!你這爛污貨!你這臭花娘!我非得掏你後門不可!

大法官率侍從上。

大法官 什麼事?喂,不要吵鬧!

桂嫂 我的好老爺,照顧照顧我!我求求您,幫我講句公道話兒!

大法官 啊,約翰爵士!怎麼!憑您這樣的身份、年紀、職位,卻在這兒吵架嗎?您早就應該到約克去了。站開,傢伙;你為什麼拉住他?

桂嫂 啊,我的大老爺,啟稟老爺,我是依斯特溪泊的一個窮苦的寡婦,我已經告了他一狀,他們兩位是來把他捉到官里去的。

大法官 他欠你多少錢?

桂嫂 錢倒還是小事,老爺;我的一份家業都給他吃光啦。他把我的全部家私一起裝進他那胖肚子里去;可是我一定要問你要回一些來,不然我會像噩夢一般纏住你不放的。

福斯塔夫 要是叫我佔了上風,我還得纏住你呢。

大法官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約翰爵士?哼!哪一個好性子的人受得住這樣的叫罵?您把一個可憐的寡婦逼得走投無路,不覺得慚愧嗎?

福斯塔夫 我一共欠你多少錢?

桂嫂 呃,你要是有良心的話,你不但欠我錢,連你自己也是我的。在聖靈降臨節 後的星期三那天,你在我的房間里靠著煤爐,坐在那張圓桌子的一旁,曾經憑著一盞金邊的酒杯向我起誓;那時候你因為當著親王的面前說他的父親像一個在溫莎賣唱的人,被他打破了頭,我正在替你揩洗傷口,你就向我發誓,說要跟我結婚,叫我做你的夫人。你還賴得了嗎?那時候那個屠夫的妻子胖奶奶不是跑了進來,喊我快嘴桂嫂嗎?她來問我要點兒醋,說她已經煮好了一盆美味的龍蝦;你聽了就想分一點兒嘗嘗,我就告訴你剛受了傷,這些東西還是忌嘴的好;你還記得嗎?她下樓以後,你不是叫我不要跟這種下等人這樣親熱,說是不久她們就要尊我一聲太太嗎?你不是摟住我親了個嘴,叫我拿三十個先令給你嗎?現在我要叫你按著《聖經》發誓,看你還能抵賴不能。

福斯塔夫 大人,這是一個可憐的瘋婆子;她在市上到處告訴人家,說您像她的大兒子。她本來是個有頭有腦的人,不瞞您說,是貧窮把她逼瘋啦。至於這兩個愚笨的公差,我要請您把他們重重懲處。

大法官 約翰爵士,約翰爵士,您這種顛倒是非的手段,我是素來領教的。一副若無其事的神氣,一串厚顏無恥的謊話,都不能使我改變我的公正的立場。照我看來,是您用詭計欺騙了這個容易受騙的女人,一方面拐了她的錢,一方面奸佔了她的身體。

桂嫂 是的,一點兒不錯,老爺。

大法官 你不要說話——把您欠她的錢還給她,痛痛懺悔您對她所犯的罪惡。

福斯塔夫 大人,我不能默忍這樣的辱罵。您把堂堂的直言叫做厚顏無恥;要是有人除了打躬作揖以外,一言不發,那才是一個正直的好人。不,大人,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不敢向您有什麼瀆請;可是我現在王命在身,急如星火,請您千萬叫這兩個公差把我放了。

大法官 聽您說來,好像您有幹壞事的特權似的;可是為了您的名譽起見,還是替這可憐的女人想想辦法吧。

福斯塔夫 過來,老闆娘。(拉桂嫂至一旁。)

高厄上。

大法官 啊,高厄先生!什麼消息?

高厄 大人,王上和亨利親王就要到來了;其餘的話都寫在這紙上。(以信授大法官。)

福斯塔夫 憑著我的紳士的身份——

桂嫂 哎,這些話您都早已說過了。

福斯塔夫 好了,那種事情咱們不用再提啦。

桂嫂 憑著我腳底下踹著的這塊天堂一般的土地起誓,我可非得把我的盤子跟我那餐室里的織錦掛帷一起當掉不可啦。

福斯塔夫 留下幾隻杯子喝喝酒,也就夠了。你的牆壁上要是需要一些點綴,那麼一幅水彩的滑稽畫,或是浪子回家的故事,或是德國人出獵的圖畫,盡可以抵得上一千幅這種破床簾和給蟲咬過的掛帷。你有本領就去當十鎊錢吧。來,倘不是你的脾氣太壞,全英國都找不到一個比你更好的娘兒們。去把你的臉洗洗,把你的狀紙撤回來吧。來,你不能對我發這樣的脾氣;你還不知道我嗎?來,來,我知道你這回一定是受了人家的攛掇。

桂嫂 約翰爵士,您還是拿二十個諾勃爾 去吧。不瞞您說,我真捨不得當掉我的盤子呢,上帝保佑我!

福斯塔夫 讓它去吧;我會向別處設法的。你到底還是一個傻子。

桂嫂 好,我一定如數給您,即使我必須當掉我的罩衫。我希望您會到我家裡來吃晚飯。您會一起還給我嗎?

福斯塔夫 我不是死人,會騙你嗎?(向巴道夫)跟她去,跟她去;釘緊了,釘緊了。

桂嫂 晚餐的時候您要不要叫桃兒·貼席來會會您?

福斯塔夫 不必多說;叫她來吧。(桂嫂、巴道夫、捕役及侍童下。)

大法官 消息可不大好。

福斯塔夫 什麼消息,我的好大人?

大法官 王上昨晚駐蹕在什麼地方?

高厄 在巴辛斯多克,大人。

福斯塔夫 大人,我希望一切順利;您聽到什麼消息?

大法官 他的軍隊全部回來了嗎?

高厄 不,一千五百個步兵,還有五百騎兵,已經調到蘭開斯特公爵那裡,幫著打諾森伯蘭和那大主教去了。

福斯塔夫 王上從威爾士回來了嗎,我的尊貴的大人?

大法官 我不久就把信寫好給您。來,陪著我去吧,好高厄先生。

福斯塔夫 大人!

大法官 什麼事?

福斯塔夫 高厄先生,我可以請您賞光陪我用一次晚餐嗎?

高厄 我已經跟這位大人有約在先了;謝謝您,好約翰爵士。

大法官 約翰爵士,您在這兒逗留得太久了,您是要帶領軍隊出征去的。

福斯塔夫 您願意陪我吃一頓晚飯嗎,高厄先生?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