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安達露西亞輓歌 16

葡萄收穫季節一個紅色的下午,我正在溪旁的葡萄園,婦人們說有個小黑人找我。

我走向曬穀場,他已從小路走來。

「薩里托!」

薩里托,我的波多黎各女友的一個傭人。他為了參加鄉間的鬥牛而逃出塞維利亞,從尼爾布拉徒步前來,又餓又窮,醒目的披肩搭在他的肩上。

采葡萄的工人斜眼看他,帶著難掩的鄙夷;婦人們,多因為男人的情感蓋過她們自己的情感而躲開他。早些時候,他經過榨汁場時已經和一個咬破他耳朵的男孩打了一架。

我微笑著跟他攀談。貝拉吃著葡萄走來走去,薩里托不敢鮮露對我的情感,撫摩著貝拉,帶著高貴的氣息望著我。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