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安達露西亞輓歌 7

「別怕,小夥子!有什麼問題?來吧,從容……這是在殺死猶大,笨。」

是的,他們在殺死猶大。他們在蒙都里奧吊了一個,另一個在恩美迪奧街;還有一個在康西奧廣場。昨晚我看見他們,靜止在空氣中好象被超自然的神力托舉,露台上勒緊他們的繩索在黑暗中隱去。他們是怎樣怪誕的雜合體,舊禮帽,女人的衣袖,聯邦大臣的面具和蓬裙,在安詳的星辰之下!狗對他們吠叫,持久不離,而馬們,猶疑著,不願從他們下面經過……

現在鈴聲宣告,貝拉,那高大的祭壇帷幕已被劈開。我不認為這城裡有任何一槍不射向這些猶大們。火藥的臭味到達這裡。又一槍!再一槍!

可今天,貝拉,猶大是議員、教師、律師、稅官、市長、接生婆;而每個人都在聖星期六的早晨再度還童,於一場模糊而荒謬的春季復活模仿中,朝仇家扣響他卑怯的槍。

(按作者故鄉當時的習俗,每年在耶蘇受難的最後一天,當地人製作醜陋的假人,代表猶大,以槍對之射擊。)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