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迎接書記

南州市委組織部長劉兵放下電話,匆匆地踏著樓梯,下樓去了。一路上人們笑著向他打招呼,他一概點點頭,快步朝市政府辦公大樓走去。上了二樓直接朝市長秦邦勤的辦公室走去,當然這裡沒有人不認識劉兵部長,更不會有任何人出來擋駕。

秦市長辦公室是一個大套間,外間的門敞開著,有兩個幹部坐在沙發上抽煙,顯然是在等候市長的接見。秘書小畢從裡間走出來,隨手把房門關上了。劉兵匆匆進了門,這時,那兩名幹部看到組織部長來了,不約而同地站起來。劉兵這才注意到那兩個人,一個是經濟開發區主任,另一個他還認不出是誰。他點點頭,示意不要客氣,隨口對小畢說:"秦市長忙嗎?"

小畢說:"在給省里打電話呢。"

劉兵在房門上輕輕地敲了兩下,沒等裡面答話,就推門進去了。

坐在桌子後面的秦邦勤方面闊額,臉膛紅潤,頭髮漆黑豐茂,而且紋絲不亂地梳向腦後。

秦市長已經擱了電話,抬頭看著組織部長劉兵。身子靠向椅背,左手快速在頭髮捋了一下,笑著說:"有什麼事打個電話,幹嗎親自跑來!"說著指指辦公桌對面的椅子。

劉兵沒有坐,隨手拿起秦市長桌上的香煙,抽出一支,他並沒有點煙,而是不慌不忙地說:"省委組織部剛才電話通知了,明天上午市委書記管也平同志到任。"

秦邦勤揮了揮右手,又對劉兵說:"坐,站著幹什麼?"他對新書記的到來並不感到奇怪,接著問:"省委誰陪送?"

劉兵點著煙,吸了一口,沒有馬上回答秦邦勤的話,秦邦勤看著他說:"省委書記親自送?"劉兵吐出一口煙霧,搖搖頭說:"怪,沒人陪同,他一個人前來上任。"

秦邦勤忽地坐直了身體,睜大眼睛說:"為什麼?"

劉兵把抽了兩口的煙在煙灰缸里掐滅了,往椅子上一靠,說:"這不符合常理啊!你說哪任市委書記、市長到任不是省委領導、省委組織部長陪同,連同省委組織部市縣幹部處長,少說也有五六個人。我們市裡也是這樣的慣例,哪個縣委書記上任,不是書記、副書記、市委組織部長陪送去,召開大會,市委宣布新書記就職。況且大家都想認識一下新領導,聽聽他的就職演說!"

秦邦勤放鬆了面容,笑了笑:"不過我們兩人都見過他,他來之後肯定先到你那裡去,先向你報到。"

劉兵沒有接他的話題,想了想說:"那接待問題?……"

秦邦勤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不能馬虎!明天中午市四套班子的全體成員在市政府招待所為書記接風。規格、檔次都要一流的。這不能算腐敗吧!由我安排。明天上午10點鐘後你在辦公室專候!我在招待所安排。"

劉兵點點頭,又說:"那麼縣委書記、縣長,市直機關部委辦局負責人會議等管書記上任後再安排了!"

秦邦勤說:"讓市政府辦公室發個預備通知,具體日期等管也平同志到任後再決定。"

劉兵走後,秦邦勤一個人靠在椅子上,腦海里如幻燈片般閃過一幕幕往事的浮雲。"文革"中失去高考機會,後來在農村小學代課;恢複高考那年,他本想考醫學院,卻把他錄取到師範學院的數學系。畢業後直接分配到鄉黨委當秘書。那時他已經30出頭了。他也不知道祖上誰燒了高香,他在仕途上一路春風,從鄉黨委書記到縣委書記前後只有四年時間。縣委書記剛任滿兩年,1992年市委班子大調整時,他一下子當了市委副書記,緊接著又當上了市長。老書記突然病倒、去世。一時間,市直機關,各縣,都在議論,認為肯定是他接替市委書記。官,這個東西說不想,那是騙人的。

他已經51歲了,在這個地區長大,除了四年大學以外,他是喝南州的水,吃南州的小麥、玉米長大的。

南州市是全省有名的貧困地區,全省11個地級市,除南州之外,其他各市的經濟、文化都比較發達。多年來省委採取了各種措施,甚至發動四套班子和經濟專家多次研究、討論,如何把南州的經濟搞上去。這裡所轄四縣一區,沒有特產,沒有成規模的工業,農村經濟基礎差。改革開放以後,農民的溫飽問題基本解決了。但要讓這裡的600多萬農民實現小康,市委、市政府確實感到擔子很重,壓力很大。直到前不久,省委把他和劉兵找去,和新調任的市委書記管也平見了面,他當時就覺得自己身上的壓力小多了。

從當鄉黨委書記那天起,他初步學會了當官的秘訣。無論是領導班子中間,還是群眾之間,他都竭力在搞平衡。既不和誰過於親近,也不主動疏遠誰。當縣委書記時,年輕縣長在常委會上指桑罵槐地說他是非不清、賞罰不明,並且說主要領導當老好人,有些工作沒法開展。而他對這些意見,從不記在心裡。他每換一本筆記本時,總在第一頁上寫著:"是非只為多開口,煩惱皆因強出頭。"所以他領導的鄉也好,縣也好,工作上沒有什麼大起大落。上面怎麼說,他就怎麼布置,任何時候都是平平穩穩的。每次考察幹部,反映都不錯。沒有什麼明顯的失誤,也沒有明顯的突出成績。民意測驗時,得票總是最多。這樣的幹部確實也不錯,上級領導很滿意,誰不喜歡用這樣的人?他按照這個準則,官運確實亨通。

秦邦勤心想,五十而知天命,他一個農民的後代,能當到這樣大的官,也該知足了。他站起身走到牆角的立鏡前,發覺自己的身體發福了,鬢角已生華髮;重下巴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臉越發顯得寬大,臉上的皺紋也增多了。秦邦勤是個五短身材,少年時為這沒少受欺負,但他年輕時面貌還算英俊,大眼烏眉,鼻樑挺直,唯獨身形矮小了些,不過他找了個高個子的老婆,兩人一道出門,秦邦勤從不覺得難堪,反而很是自豪。後來當了領導,挑選秘書也要個子高的,小畢就是挑選出來的,足有一米八的個頭,儀錶堂堂。每當秦邦勤被身高都在他之上的各級幹部簇擁著出行時,秦市長總是很滿足,嗬,身材高又怎樣,在我面前還得弓腰納背!

突然他心中冒出一個念頭,將來是留在市人大呢,還是到省里當個廳長呢?

正在這時秘書小畢和秘書長方凌進來了,他立即收回心中那馳騁的思緒:"管書記的辦公室和招待所的生活安排得怎麼樣了?"

方凌說:"辦公室除了重新整修外,原有老書記的辦公桌、椅、沙發全部更新了。考慮到老書記是非正常去世,所以全部換新。招待所後院那空著的小二樓也重新搞過了,又特地開了小門,這樣管書記從後門只幾步就可以到小餐廳。行政處長老劉一直坐鎮指揮,昨天他和我去檢查了一遍,一切就緒。此外,生活服務上不再由招待所服務員負責,特地挑選了一個中文系畢業的女大學生,名叫華萍,算是生活秘書!"秦邦勤點點頭說:"管書記明天上午到任,通知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協四套班子全體負責同志明天上午10點鐘到市政府招待所迎接書記。中午按照接待省委領導的規格,四套班子為管書記接風。"

人們突然發現市委大門口兩邊迎風飄動著彩旗,市政府招待所的大門口也增添了五彩繽紛的彩旗。不知內情的人都以為不是大首長大駕光臨就是有外賓到來。

上午10點,一輛輛轎車魚貫駛進市政府招待所,四套班子的頭頭們有的進入小會議室,有的三三兩兩聊著天。市長秦邦勤早已在方凌和小畢的陪同下,察看新書記的住宿和用餐地點。他對一切都比較滿意。當他走進小會議室時,這裡已經擺下兩場撲克牌的戰局。頭頭們以為書記到了,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他身上,他下意識地看了看錶說:"快了,就算他8點半出發,高速公路,兩小時也就到了。"這時人們又開始打牌、聊天。

秦邦勤坐到沙發上。過了一會兒取出手機,大概是嫌室內太吵,一邊按著號碼一面向外走去。

"喂,劉部長嗎?沒到吧!好……"

12點鐘了,仍不見人影子。劉兵留下兩位副部長讓其他人都下班了。

電話鈴又響,劉兵拿起電話,還是秦市長打來的。他說:"再等等吧!"

招待所的小會議室里,四套班子的頭頭們有的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有的低聲細語,打牌的人已經散了。方凌走到秦邦勤身邊,低聲說:"要不要派輛車去看一看?"

秦邦勤沒抬頭:"到哪去看?耐心等吧!"

又等了很久,快1點鐘了,劉兵來了。

秦邦勤看了看錶,又看看大家,出去了。過了一會兒,秘書長方凌來了,對大家說:"管書記還沒到,請大家入席吧!管書記來了再安排。"

於是四套班子的頭頭們議論著走向餐廳。

沒有接到市委書記,卻是四套班子難得聚在一起的好機會。頭頭們進了餐廳,行政處長老劉把四套班子頭頭們安排在那個兩張圓桌的餐廳里。他們紛紛坐定後,也就擠滿了兩張桌子。行政處長看看頭頭們個個神采奕奕,酒宴開始後他又來到另一個餐廳。這裡是領導們的秘書和司機,同樣兩桌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