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工程隊進場後,住在招待所就要搬出來,陳良卻再不向陳默提起那二手房的事,而是把舒芳接了過來,一起去看了房子,還商量了裝修的事。陳良說,他帶的工程隊里就有裝修的隊伍,現在工程還用不著裝修隊,不如讓他們去裝一下。舒芳就同意了,晚上舒芳才把這一切告訴陳默,陳默說,那怎麼行,我們沒有錢。舒芳卻一點也不著急,說,陳良不是先給墊了嘛,再說,如果有一天我也調來了,我們在酉縣的那套房子怎麼也能賣個十二三萬塊,欠的也不多。

陳默不好再說什麼,住宿問題刻不容緩,口袋裡沒有錢,也只好讓他們鬧騰去。

工程開始之後,陳默的事就少了,除了在辦公室獃獃之外,沒事也去工地去走一走,看一看。陳默發現自己以前確實是小看了陳良,作為哥哥,他其實並沒有完全懂得這個弟弟。陳良對他的建築隊伍的管理,確實也有很多獨到的地方,而且看上去他的威望也很高。陳默就想,其實每一個都是人才,關鍵是要給他一個平台,有了平台,就有了發揮才能的地方,就有了威信。

因為要抓工程,陳默在辦公室的工作就基本上被別的副主任兼去了,因此有時回到辦公室來,他也沒事可干,就是喝喝茶,看看報,再就是和同事們聊聊天。就在這年前年後不長的時間裡,陳默覺得辦公室的人事關係好像有了很多說不出的變化,大家對自己好像更尊重了,這種尊重既有艷羨,又有敬畏,同時又似乎多了一種隔膜。不知不覺中,蔡鵬副書記似乎和他親近了不少,這種親近感只有置身事中的當事人才能感覺出來。有一次,當他和蔡鵬副書記兩個人的時候,蔡鵬微笑著問他,陳默,工程隊的那位陳經理,是你兄弟吧?陳默說是。陳默有點緊張,畢竟,自己主抓工程,而施工的恰恰就是自己的親弟弟,再怎麼說也難以避嫌。蔡鵬一笑,說,不錯不錯,你兄弟不錯。

陳默就覺得蔡鵬笑得很詭異,蔡鵬的那種笑,似乎有一種把陳默當作了自己人的那種意味,好像是在暗示陳默,他的弟弟陳良取得這個工程自己也是出了力的,預示他們之間有了某種默契似的。

陳默不禁心裡有些發毛。

又有一次,蔡鵬主動地問起了他家裡的情況,父母年紀多大了,做什麼的,等等。末了,蔡鵬很關心地說,陳默,還是把小舒調過來吧,牛郎織女的生活,我年輕時也過過,那是不得已。回頭你打個報告來吧,我畢竟還是市裡人事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不能讓別人罵我不關心下屬啊。

陳默第二天就打了報告,蔡鵬二話不說,簽了字。接下來,陳默又找到常務副市長向舉才和組織部長鬍建設,因為市裡最些年有個規定,凡是人事問題,必須有這三大頭都簽了字才能定下。陳默先找了胡建設,胡建設二話不說,也簽了字。常務副市長向舉才見二位都簽字,也就樂得賣個順水人情,在他們下面簽了同意。

就在陳良的裝修隊把月華小區的那套二手房裝修結束時,舒芳的調動也辦好了,調到市統計局任辦公室副主任。舒芳來的第一天就拉著陳默去看房子,顯得很是興高采烈,陳默卻不怎麼熱情。陳默說,有什麼看的,陳良怎麼裝我們就怎麼住得了。舒芳很有一些掃興。舒芳說,老公,我知道你不想當一個求田問舍的人,你胸有大志你有就是了,我不拖你後腿,我可是要過小日子的,只要有了房子,我和小寶貝再不會向你提出什麼要求了。舒芳懷了孕,見自己說不動丈夫,就搬動了腹中還沒有成形的孩子來了。

陳默拗不過舒芳,就和她一起去看了房子,房子不錯,三室二廳還有一個寬寬的外陽台。陳良的裝修也不奢華,就是一般的裝了一下,很簡潔,也很雅緻。陳默很滿意,陳良還是很能辦事的,從這個房子的裝修上就可以知道,陳良其實也是一個有品味的人。

看了房子後,舒芳就想拉著陳默去看傢具,陳默說,光看哦,我是沒有錢的。舒芳說,我知道你沒錢,我又不買,先看看吧。陳默就跟著舒芳來到了傢具店。舒芳像一隻覓食的小鳥一樣在琳琅滿目的傢具里穿梭著,顯得很興奮。舒芳越興奮,陳默就心裡就越沒底,生怕她提出什麼要求來。舒芳後來只決定買一張席夢思,加上床架一起二千多塊,陳默這才放心了。

當天晚上,小兩口睡在那張寬大的新床上,看著空空蕩蕩的家,陳默心裡不禁有些愧疚,說,老婆,嫁給我後悔了嗎?舒芳深情地俯身在他胸前,小手輕柔地撫摸著他的胸脯,說,不後悔,我們才開始,老公,一切都會有的,我現在只有高興,牛郎織女的生活結束了,我可以每天晚上都睡在你的身邊,睡在你身邊,我就不會害怕。

陳默抑制不住內心的激情,把舒芳緊緊地摟在懷裡。左手輕輕地握著她堅挺的乳防,然後沿著她光滑細膩的腹部一路向下,彷彿一個探險者,在那幽深的峽谷中縱情遊玩,流連忘返。很快,舒芳的呼吸急促起來,臉色也越來越潮紅,目光越來越迷離。可是,當陳默伏上身去的時候,她一下子清醒過來了。

不。

陳默迷惑地抬起頭來。

我們不能,默。

為什麼?

孩子,舒芳為難地說,醫生說了,懷孕頭三個月不能做,對不起。

陳默有點沮喪地翻身下來,心裡的潮汐卻仍然奔騰激烈,無以平復。舒芳看著他難受的樣子,不由得心痛起來,說,要不,你輕一點?

陳默搖了搖頭,這時卻感覺到她的小手已經伸了過來,用力地把他往她自己身上搬。

我也想要了。她吹氣一般地悄聲說著,眼睛裡的光像水一樣,彷彿就要流淌的樣子。她用顫抖的聲音耳語一般道,只要輕一點,淺一點,不會有事。

陳默再也忍不住了,翻身上爬了上去。

夫妻間的事就這樣淺嘗輒止地結束了,陳默疲憊地躺著,婚後,離別的時間畢竟太長了,而孩子似乎也來得過於早了一些,新婚的瓊漿玉液還沒有喝夠,生活就進入了另一個快車道,這讓他多少有些不甘。倏忽之間,他的眼前突然浮現出素芬那健康紅潤的臉孔來,那閃爍著深情的目光,彷彿在向他招手。

男人是*的動物。陳默突然想起了不知在哪本書上看到的句子。在這一刻,他看清了自己,不管他怎麼欺騙自己,其實在心裡,他對那個迷人的女孩,還是有著那麼強烈的慾望,那種慾望像火山一樣,壓抑得越深,也許噴發得將越劇烈。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