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陳默沒有想到,在蔡鵬副書記家裡,他竟然遇到了嚴行雷。

這一段時間蔡鵬書記好像很忙,陳默打了幾次電話也見不著人,而時間卻離招標會越來越近了。陳默不得已,又打了蔡鵬書記一個電話,這次,蔡鵬書接了,說,這樣吧,陳主任,你乾脆到我家來,我在家。陳默就抱一沓競標資料,去了蔡鵬家,開門的卻是嚴行雷。見了陳默,嚴行雷也不顯得驚訝,對著陳默笑了笑,說,陳主任,蔡書記在書房裡等你。

陳默馬上就後悔了,因為他手上拿的那一沓資料,嚴行雷的金廈公司讓他給排在了最後。陳默惦量了一下,進屋換鞋子的時候,突然一個踉蹌險些要摔倒,一大沓資料一下子全撒在地上了。嚴行雷說,怎麼了?陳默說,不要緊,差點摔跤,你去吧,我收拾一下。

嚴行雷走開後,陳默連忙把資料的裝訂針拔了出來,迅速把金廈公司的資料往中前靠前的位置插上,理整齊後,才抱著資料慢慢地進去。蔡鵬正在一張藤椅上坐著,見陳默有些狼狽,就問,怎麼了,嚴總說你差一點摔跤?陳默說,換鞋子時沒站穩,跤倒沒摔,只是把資料弄撒了,得重新裝訂一下。

蔡鵬朝書桌上指了一下,示意訂書機在那裡,陳默走過去把資料都理整齊訂好了,才坦然坐下來,說,陳書記,這是我們通過調查後的十八家建築工程公司的資料,招標會馬上就要開了,所以急著給你,以便領導研究時參考。

蔡鵬唔了一聲,接過資料草草翻了幾下,就放在一邊了,說,這些天你辛苦了。因為嚴行雷也在場,蔡鵬就沒有問陳默的意見,陳默當然也不會主動說。倒是嚴如雷開了腔,說,蔡叔叔,你們這個大樓預算得太緊了,我估計好多公司都拿不下來,如今這年頭,建材產品價格一個勁往上翻,不好做呀。

陳默心裡一動,料不透嚴行雷是什麼底子。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大漢,把才四十歲出頭的蔡鵬叫叔叔,令人覺得滑稽。就聽到蔡鵬說,預算確實是有點緊,當時研究的時候,我也提了意見,如果不讓工程隊有點攢頭,誰來當這個冤大頭?可是,財政的錢,不好拿啊,研究來研究去,就這2000萬,一分也沒有加的了。

陳默心裡又是一跳,兩千萬啦,修一棟大樓,這還少嗎?看來領導的氣魄確實要比一般人大。陳默想著,就告辭道,蔡書記,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就回去了,我還要把設計圖紙催一催。

蔡鵬說,好好,設計圖要趕快,一旦招標成功了,舊樓就要立馬動工拆除,舊樓拆完之前,圖紙要完成啊,抓緊一點。陳默答應著出來了。

陳默一出來沒有多久,陳良就打電話來了,說,哥,你在哪裡。陳默說我走在路上呢。陳良說我來市裡了,住在七哥這裡。陳默說,沒事你住那裡幹什麼,晚上搬過來吧,我在招待所給你開一間房。陳良說沒事,等下我來找你哦,別走哪裡去了。

陳默就知道陳良沒有死心,還想著競標的事。心想手機上也說不清,乾脆等他來見面說得了。

到了晚上,陳良過來了。一段時間不見,陳良變了個樣,西裝革履,頭髮還打了保濕摩絲。陳默說,陳良,咱爹咱媽還好嗎?陳良說,還不是老樣子,我想接他們到城裡去住,他們又不肯,說是捨不得鄉親們。陳默就問,接到城裡去,你有房子?陳良說,買了一套商品房。陳默就感嘆起來,說,陳良,你出來工作才幾天,哪來的錢買房子?陳良不在意地一笑,說,那你說要干多久才能買房子?陳默就不做聲了。

然後陳默就說,陳良,我知道你來要做什麼,告訴你,競標的事,你們建築公司當然可以報名參加競標,但我這裡是不能幫你們什麼的,相反,對你們還會苛刻一些,因為你是我弟弟,我不想讓別人說什麼。陳良又是一笑,說,哥,你是不是有些神經過敏?我找你不是為這個,我來給你看一套房子。

陳默大吃一驚,說,給我看房子,給我看什麼房子?陳良說,哥,我知道你沒錢,可是你也不能總是住在招待所里呀,再說,招待所馬上就要拆了,你住那裡去?陳默說,單位會給我安排的。陳良說,哥,你和舒芳也不能總是兩地分居吧,你們結婚幾個月了,到時候如果舒芳也調過來,你們住哪裡,一旦生了孩子,難道你讓她們住在馬路上?

陳默就不再說話了,陳良的話是對的,問題是,他自己沒有錢,陳良才參加工作半年多一點,不但自己買了房子,還要給自己買房子,他哪兒來的那麼多錢?近些年來,房地產、建築行業成收益最大,也是風險最大的行業,陳良膽子太大,令他放心不下。

陳良看出了他的憂慮,說,放心吧,哥,我的錢都是正當來的,以前我們都看著別人發財,真不知道別人怎麼會那麼快發財,現在,我明白了。你不知道,哥,其實我們只要攬到一項工程,就能賺上你一輩子的工資。遠的不說,就說我現在做的礦山尾礦壩工程,錢簡直像流水一樣,當然,我只是得到其中的一小點,就是這一小點,你就不會知道是多少。

陳良滔滔不絕地說著,陳默靜靜地看著他,這就是以前那個跟著自己屁股後面的小弟嗎?就是那個在礦山裡打工,一身泥一身水,蓬頭垢面的陳良嗎?儘管陳良幾次說要他放心,但他心裡的那種隱憂,卻更加強烈,更加濃釅不可化解。

最後,陳良說,老七給他推薦了一套三室兩廳的二手房,要十八萬元。他也去看了一下,那是一個比較靠近城中心繁華地帶的小區,叫月華小區,左邊有一個城市公園,離市委辦約有三站的路程。房子的裝修有點舊了,要重新裝修。說著,陳良說,哥,你和我去看一看吧,你一定會滿意的。

陳默說,我不要。

為什麼?

不為什麼。陳默說,陳良,我的房子你不用操心,一切都要慢慢來。

陳良沉默了一會兒,說,哥,你不是覺得是我的錢買的你不想要?哥,其實我們還是一家人,我還沒有成家,我們還沒有分家呢。這樣吧,就算是我買的房子,先借給你們住,等以後你們買了房子再退給我,這總行了吧。定金我都付了的,還怎麼退回去?

陳良走後,陳默獨自坐了好久,才給舒芳打了個電話,把陳良看房子的事告訴她。舒芳的反應卻很平淡,說,我知道了。陳默說,你知道了?舒芳說,陳良已經和我商量過了,我同意了的。陳默說,這些事你怎麼不和我商量一下就同意了?舒芳說,陳良也是一番好心,知道我們在市裡沒有房子住,他先給我們買,以後有錢我們再還他的,有什麼不可以?陳默說,還他的,你說得好聽呀,哪來的錢?舒芳就笑,說,老公,你不要著急,會有辦法的。

放下電話,陳默不禁有些茫然。舒芳的話語似乎很有自信,他不知道她的這種自信從何而來。年終時雖然把獎金什麼的一起加上,總共有一萬多塊錢,舒芳那頭也有三千多塊,但過年、拜年,加上給父母親留了一點,所剩無幾了。十多萬塊錢,從哪兒來?

張園的設計圖紙很快就快遞送過來了,這之前張園給陳默打了個電話,說,圖紙弄好了,你們看一下吧,用不用都無所謂。陳默說,都還沒有見呢,怎麼就知道我們會不用呢?張園說,反正我設計的東西,基本上就一個被槍斃的命運,也習慣了。

圖紙到後,陳默粗略看了一下,雖然自己不懂得建築設計,平面圖看不好,效果圖卻也能看出個大概來,張園的設計風格果然很前衛,甚至有一些另類。與此同時,市建築設計院的設計圖紙也到了,兩兩相比,陳默還是喜歡張園的設計。但究竟採用誰的設計方案,還得等領導定奪。沒想到,方案一送上去後,領導就同意了張園的設計,雖然知道這其實是因為張嘯的關係,陳默心裡還是覺得安慰,畢竟,他比較了幾個設計方案後,還是覺得張園的別出心裁,比其他的設計高明得多。

蔡鵬那邊,自從陳默把競標公司的所有資料給了他之後,他也再沒有找陳默問情況,好像是把這件事給忘了。但陳默卻隱隱覺得,蔡鵬其實並沒有忘記這件事,而且,他還隱隱猜測到,中標的一定會是他一開始毫不看好的金廈公司嚴行雷。

一個月後,招標結束了,和陳默預料的一樣,金廈公司順利中標。更令陳默大跌眼鏡的是,工程隊入場時,陳默發現帶隊的竟然是他的弟弟陳良。那天晚上,兄弟倆有了一次很有意思的對話。

陳默問,陳良,你們和金廈公司是什麼關係?

陳良回答說,什麼關係都不是。

陳默不相信,說,不可能吧,中標的是金廈公司,做工程的卻是你們,世上會有那麼巧的事?

陳良淺淺一笑,說,哥,你是說嚴行雷,你們不是調查過他的公司嗎,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底細?告訴你吧,嚴行雷的公司恐怕只有他人一個卵一根。

陳默一愣,金廈公司沒有實力他是知道的,但金廈公司如陳良所說的只是嚴行雷一個人,倒是他沒有想過的。陳默瞪大雙眼,說,那不就是皮包公司嘛。

陳良又是一笑,說,哥,你還是太正統了,對,嚴行雷就是皮包公司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