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過年前,陳默去看了張嘯市長一次,正碰上李一光在那兒。張嘯笑著說,陳默,工作上有變動了?陳默回答說是。張嘯說,換一下也好,都歷練一下。李一光就問陳默,怎麼個變動法,陳默就把分管後勤的事說了,李一光說,分管後勤是一個最煅煉人的崗位。張嘯說,肖仁富的算盤珠子打得精呀,還不是為了推那棟市委招待所,陳默分管這塊,也好從我這兒要錢,不過,市委招待所都是八幾年修的,已經十多年了,確實也該推倒了。

李一光說,陳主任德才兼備,只在市委辦里調整一下,還是沒有到位,最好是下縣裡去,像向前那樣。

陳默連忙說,我怎麼能和向前比,李縣長是要把我往火坑裡推了。

張嘯慢悠悠地說,陳默的才幹和品質,我還是清楚的,但現在就下去,資歷太淺,難以服人,還是先在市委辦吧,以後有機會。

陳默聽大家都談自己,感覺不自在,於是岔開話題,重新把關於市委招待所的事提出來,說,剛才張市長您看得真是透徹,市委辦叫我分管後勤,主要任務恐怕也是市委招待所這一塊,你那麼說了,我也里也就有了底,不然,我還真擔心完不成領導交辦的任務。

張嘯說,你們市委辦先拿個方案出來,常委會研究再說吧。這個事,市委市政府會有一名主要領導來管的,你也不要背包袱。

李一光插嘴說,陳主任,我個人看法,要是你把這事兒辦好了,歷練也就夠了。

張嘯笑笑,說,還是一光看得透徹,陳默你認真去做吧,我來做你的後盾。

陳默說,是。

接下來陳默就準備告辭了,說,市長,你和李縣長有事要談,我就先走了。張嘯說,不要緊,也沒什麼你聽不得的,你和一光同志都不是外人,我們不過是聊一聊酉縣礦山整合的事,你也聽一聽。李一光也說,陳主任你是到過礦山搞督查的,有發言權,我還想聽聽你的意見呢。陳默才留下來。

接下來李一光就彙報酉縣礦山整合的思路,他說,礦山整合已經進入了關鍵的招投標階段,具體思路是由一些資金雄厚、有資質的大公司來統一整合礦山的開採和加工。一些原來已經開採和加工的小企業、非法礦洞主將被清退出礦山,而這中間涉及他們的利益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對他們的企業和礦洞進行贖買,所以有這方面的資金實力的企業並不多。據初步估計,贖買總資金可能要達到10億元以上,還不包括整個礦山的開採權。因此,金融系統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張嘯問,整個酉縣的錳礦和鉛鋅礦開發,你們準備由幾家公司來整合?

李一光回答說,兩家,錳礦為一家,鉛鋅礦一家。

張嘯想了一下,說,還是應該多搞幾家,可以劃定採礦區嘛,這樣做有幾個好處,一是企業多了,資金容易籌集一些,減少整合的資金壓力;二是矛盾也可以分散一些,不至於集中到一起;三是有利於引進競爭,不至於弄成人為的壟斷。你看如何?

李一光回答說,按領導的指示辦。

張嘯又問,關於引進大企業參加礦山整合的工作,你們做了多少?是想從外面引進,還是從本地就地引進礦老闆?

李一光回答說,我們初步的考慮是兩相結合,一方面優先考慮目前已經壯大的本地企業,這樣做有利於解決矛盾。另一方面,如果能引進外地大公司大企業,也可以,這樣不僅可以引進外面企業的資金,還可以引進外面的先進管理經驗。按您剛才的指示,如果多劃定幾個礦區,內外兼顧是完全可能的。

張嘯說,你們就加強招投標工作吧,要注意透明操作,公開招標。目前,對參加礦山整合的企業,你們有沒有一點了解?

對一些先期報名參加招投標的企業,我們也作了初步了解,當然也有所屬意。如果市長有興趣,我們可能就近考察一兩個企業,只是考察而已,至於能否中標,全按規矩來。

陳默聽著,就知道李一光的用意了,顯然他是準備把張嘯帶去老七的企業參觀考察。

張嘯說,要過年了,這個時候考察企業,難免別人的口舌,說我們年關斂財有道,考察企業的事還是年後上班來再說吧。你從那些企業中選幾個實力強,管理好的企業,把他們的材料準備一套,叫何秘書交給我。這樣吧,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你這個縣長,請我們吃一頓飯如何?

李一光說,這是一光的榮幸。張嘯說,一光同志你什麼時候都那麼客氣,今天不是工作上的事,我有一個朋友從省城來看我,你和陳默去準備一下吧,成了就打我電話。

李一光說,好的,我們馬上去安排。

從張嘯那裡出來,李一光的司機童小春和秘書翟俊就在下面等著,陳默一時發愣,來的時候,自己怎麼不注意到李一光的車呢?看來自己辦事還是不夠細。李一光讓翟俊坐在副駕上,自己和陳默坐在後面,車出了軍分區,就往大富豪方向走。李一光用胖乎乎的手拍著陳默的膝蓋說,陳默,祝賀你呀,剛才在張市長那裡,我不好多說,你前途無量。陳默說,我還能有什麼前途呀。李一光說,陳默,我不是恭維你,你不像我,我這個樣子,當了個縣長,已經是意外了,說實在,以後再順,也不過再當一屆縣委書記,就到了退休年齡了。陳默說,李縣長,你總是謙虛。

車到大富豪時,老七迎了上來,說,準備好了,最高檔的繁華包間。李一光說,好,先不要擺上來,你把暖氣開好,等一會兒再擺。老七說,好的。陳默發現,沈小艷也來了,就說,老同學,你也在?沈小艷說,我來採訪我們的大企業家呀,想發一個報告文學。老七謙虛地說,什麼大企業家呀,沒攢著幾個錢。陳默笑了起來,說,水越深越靜,當今這時代,倒是沒有幾個錢的嗷嗷叫,真正有錢的裝窮。說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等了約半個鐘頭,李一光對陳默說,你來給市長打電話吧?陳默連忙推辭說,這怎麼成,你做東,當然是你來打。李一光說,我不好直接打領導電話,還是你打吧。陳默到這個場合,也不好再推,顯得自己倒成了外人似的,於是走出包間,打了何必業的電話,告訴了地點。過了幾分鐘,何必業打回電話來,說已經上車了。陳默走進來對李一光說,張市長他們已經上車了,我們是到酒店門口去等還是……李一光說,就在這層樓的電梯口迎接吧。陳默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一伙人站在酒店門口迎接顯得顯擺了一些,領導不一定喜歡。在樓梯口迎接,既不顯擺也不失禮,可見,李一光對這一套是鑽研透了。

大家於是都去電梯口那裡等著,排頭的當然是李一光,接著就是陳默和沈小艷。在他們等著的時候,酒店裡長相最好的幾個服務員也在走廊里排成了兩排,素芬排在頭裡。陳默走過去對她們在醫院裡服侍母親表示了感謝,素芬見他專門走過來說感謝的話,竟局促得臉都紅了,說,陳主任,這是應該做的。陳默握了一下她的手,發現這女孩的眼睛裡竟然有了一層朦朦的淚光。

不一會張嘯市長他們就到了,電梯門一開,張嘯打頭,隨後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約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接著是秘書何必業,走在最後的是司機楊昌駿。李一光迎過去,大家分別握了手,就進到包間里,依次坐下了。當然是張嘯坐主席,李一光左邊陪同,那個年輕人也不推讓,在張嘯右手坐下了,接下來分別是陳默,沈小艷。陳默回頭看時,不知什麼時候何必業、翟俊、楊昌駿和李一光的司機童小春都不見了,估計安排在旁邊的某個包間。老七不敢坐,站在旁邊指揮服務員撤去花飾,給大家上茶,一切如儀。李一光就說,老七,你也坐吧,張市長平易近人,不要緊張。老七眼睛看著張嘯,見張嘯笑微微地,也坐下了。

都坐下後,李一光開始介紹這一邊的人,他也指著沈小艷說,市長,這位是《楚西日報》的記者小沈,筆名冷火。沈小艷站了起來,妖艷地一笑,說,今天能認識市長大人,小女子榮幸之至。張嘯微笑著伸出手和她握了一握,說,名記嘛,你的文章我多有拜讀。大家哄的一聲笑了起來,張嘯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連忙為自己解釋,說,笑什麼,我說的是言字旁的記噢。這一解釋,大家更好笑了,連張嘯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自嘲道,中國文字真是含義豐富,沈記者千萬別介意。沈小艷也不介意,笑著學古裝片的動作萬福了一下,用京劇道白道,回稟相公,妾身賣文不賣身。大家又大笑起來,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了。陳默暗暗吃驚,多年不見,往日驕傲冷艷不可一世的沈小艷竟變得這樣現實。沈小艷笑臉盈盈,投向張嘯的目光里,有著掩飾不住的光芒。陳默從這目光里,讀到了一種隱隱約約的慾望……

介紹到老七的時候,李一光說,這位陶恢,是我市著名的企業家,匯鑫礦業有限集團公司董事長,生意做得大,礦業,房地產,服務業都有涉獵,這家大富豪就是他旗下的酒店。老七連忙站起來,說,慚愧慚愧,李縣長過獎了,在下不過混碗飯吃。張嘯笑著伸出手來,老七躬著身握了。張嘯說,莫謙虛呀,我可沒有仇富心理,企業家要賺得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