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每到年關的時候,機關里都要籠罩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氛,這幾乎成了慣例。這個時候,全年的工作目標基本上完成了,大家閑了下來,都開始關注年終獎金的事。這天,陳默一上班,迎面就遇見了彭立功。自從陳默給彭立功介紹了給老七企業寫投標書的活兒,彭立功拿了一筆幾千塊的稿費後,彭立功對陳默就顯得格外親熱。彭立功一臉神秘地樣子,對陳默說,陳主任,知道嗎,快造表了。陳默就問,造什麼表?彭立功說,還能造什麼表,年終獎金唄。陳默說,不可能吧,年終考評還沒有開始呢,這表怎麼造?按照陳默在縣委辦時的經驗,年底進行的考評是年終獎金髮放的依據,分為優秀、稱職,基本稱職和不稱職四個檔次,當然,獎金髮放就不完全按照這四個檔次了,因為被評為優秀的畢竟是少數,而且領導不可能都評為優秀,領導一般都拿最高的那個檔次,然後依次降下來,到一般幹部,就是最末等了。中間的差距,因為是發紅包,誰也不知道誰拿了多少。陳默不想和彭立功多說,就說自己的年終考評表還沒有填完,要趕去填,走開了。

陳默剛走進自己的辦公室,龍雲早到了,正用一塊抹布抹桌子,見陳默走進來,就說,陳主任,剛才肖秘書長打電話來,叫你去一趟他的辦公室。陳默答應了一聲,問,秘書長沒有說什麼事嗎?龍雲說,我怎麼敢問呀。陳默就扭轉身出去,走進肖仁富辦公室,發現分管常務的嚴如冰副秘書長也在,陳默說,領導在議事呀,我等一下再來。肖仁富連忙說,陳主任,坐坐坐,我們正在議你的事。陳默就在兩個秘書長的對面坐了下來,抬頭看時,兩個秘書長都在笑眯眯地看著他。肖仁富先開了口,說,陳主任,你來市委辦也有半年多了吧?陳默說,是。肖仁富說,你來這一段時間,工作大家都有目共睹,市委幾位領導對你的工作也很滿意,因此,我和蔡鵬書記、嚴如冰秘書長商量了一下,準備給你擔點擔子,你看怎麼樣?

陳默的心狂跳起來,擔擔子,這是組織上要重用一個人的專用詞,難道,他陳默真的就時來運轉了,向前調了縣委副書記,代縣長,難道自己也會……不,不可能那麼快,從目前的情況看,最可能的是在辦公室里進行工作方面的調整。想著,臉上卻盡量不動聲色,說,這都是組織上的培養和領導的關心,我自己沒有什麼。

肖仁富笑了起來,說,很好,你很謙虛,這樣吧,工作上的事,請嚴秘書長交代一下吧。

嚴如冰一直笑眯眯地看著陳默,這時才語氣緩慢地說,陳主任,我們辦公室部分同志的工作發生了變動,向前同志下縣裡去任主官,這你知道了,最近,市委又決定,分管後勤的徐克儉副主任調任市財政局黨組書記,組織已經談話了,馬上就要下文,一下文就不是我們的人了。因此,我們考慮,你來負責把徐克儉同志分管的工作擔起來,分管後勤,職務雖然不變,但職權就大得多了,算得上市委辦的大管家,我作為分管後勤這塊的副秘書長,其實不過是掛個名,具體事還是分管後勤的副主任來做。

讓你來抓這一塊工作,也有個緣故。肖仁富接過來說,那就是要你多和市政府那頭聯繫,我們市委辦招待所已經很破舊了,擺在那裡確實也不像個樣子,和我市飛速發展的經濟形勢不相搭配,我們考慮啊,這幾年經濟條件改善了,財政也有了一點閑錢,要把市委招待所推倒重建,還要把市委的環境好好整治一下,我們市來的外籍領導都搭軍分區住,多不方便,楚西市再窮,幾個主要領導的住處總還是要保證嘛。當然,這些都是遠景,目前你要做的是,年關馬上要到了,得把年終獎金分配方案拿出來,這事你可以和徐克儉同志諮詢一下,他還沒有走嘛。方案拿出來後,交給嚴秘書長看一看……

嚴如冰道,還是由肖秘書長來審閱好。

肖仁富笑道,當然,我也要看一看,按照蔡鵬副書記的意見,今天的年終獎,要跟經濟發展的步伐相適應,改革開放的成果與民共享嘛。至於賬上有多少錢,不夠的錢怎麼籌集,就靠你們去想辦法了。

從肖仁富那裡出來,陳默就像是做夢一般,好久都清醒不過來。他在辦公室里呆著了好久,打字室的小楊過來,通知大家去會議室開會,陳默就知道要宣布他的工作變動了。果然,會上肖仁富秘書長先宣布了徐克儉副主任的任職,大家都向徐克儉表示祝賀,徐克儉自己顯然也對自己的去向很滿意,財政局黨組書記,行政上副處到正處,算是個有職有權的職位,再說,財政局長梁代五已經56歲了,這時安排一個年輕的黨組書記也是頗有深意的。接著嚴如冰副秘書長宣布由陳默來擔負徐克儉的職務,大家愣了一下,立即就鼓起掌來。鍾聰、苗永傑二人的臉上有些掛不住,雖然掩飾著,卻還是有所表露。倒是彭立功的祝賀顯得很是真誠,陳默就想,自己對彭立功的懷柔政策看來是成功的,其實彭立功這樣的人不難對付,只要給一小點甜頭,他就把你當知己了。

散會後,大家再次紛紛給陳默道賀,有的人開玩笑,說,陳主任,今年年終那點獎金就全靠你了,你可要給大家多搞一點啊。對這樣的玩笑,陳默不敢怠慢,認真回答說,我才開始接手,什麼都不懂,摸馬無角呢,聽領導的,領導怎麼指示,我就怎麼辦。下午的時候,徐克儉就一個勁催著陳默辦移交,陳默笑著說,忙什麼呀,等不起跑啦?徐克儉說,我是巴不得快了事,好輕鬆幾天。陳默說,只怕你輕鬆不成呢,你我兄弟之間,再怎麼你也要扶上馬送一程吧,總不至於讓我來個瞎子摸象?徐克儉笑道,我從來不白帶徒弟,拜師沒有你這麼白拜的。陳默就笑,說,難怪讓你去財政局,果然精明無比,我先說啊,以後我老弟去財政找你,你的手板心可不要捏那麼緊,多少要漏幾個小錢給我。徐克儉說,這個自然,再怎麼我是市委辦出來的人嘛。陳默道,這就對了,這樣吧,人家說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今天就先把這個權用一用,等下去大富豪吃一頓?徐克儉說,就我們兩個人去大富豪也不成氣候,還是隨便一個小館子吧。陳默說,行,等一下我倆一起出去,地方由你點。

兩個人吃飯果然就在一個小館子里,也不喝酒,吃的時候,陳默說,徐主任,這管後勤我還真不懂得,有些什麼你就教教我吧。徐克儉就笑,說,這有什麼,其實就是把大家的生活安排好就行。陳默說,比如說,這年終獎金的分配方案,要怎麼去造?徐克儉說,這個你可以到財務去問,不過,我們每年都是拉開檔次的,第一等是書記、第二等是常委、副書記們、第三等就是主任們了,一般辦事人們是第四等。一般來說,書記和常委之間的差距小一點,一般是千把塊的差距。主任們和常委的差距,一般在三千塊。副主任和科員又是一千元的差距,辦事員再有一個千把塊的差距,也就算平衡了。

陳默心裡一算,從常委到辦事員,差距大概也有五千塊了,不禁一陣寒心,心想中國這個最愛講平等的地方,其實什麼事都不平等,有職有權的從工資到獎金,從評獎到孩子上學,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是大小通吃,連一點渣滓都不肯給別人留下。也難怪中國人都對仕途那麼留意。

第二天,徐克儉就在組織部副部長的陪同下去財政局報了到,而且立即上班了。陳默不覺好笑,其實徐克儉這麼快去財政局上班,是有竅門的,年關快到了,在市委辦這一頭來說,他是全勤,拿全額獎金,而到財政局那頭,以梁代五那樣精明圓滑的人,為了求得以後工作的上的相互配合,必定也會給他全額獎金,這樣,就拿的是雙份年終獎了。

徐克儉走後,陳默請財務室把去年的年終獎金分配的報表找了一份,依樣畫葫蘆也造了一個計畫,只是在增長幅度上作了增加,其中第一等每人在去年的基礎上增加了2000元,第二等增回了1500元,第三等增加1000元,第四等增加800元。計畫交給了嚴如冰後不久,修改後好計畫就回到陳默手上,變成了三等,一等增加3000元,二等增加2000元,三等增加1000元,辦事員一分錢也沒有增加。另外,陳默原來給自己造的是七個月的獎金,是其它副主任應得的一半多一點,金額那裡用紅筆劃掉了,改為和大家一樣,拿全年全獎。陳默過意不去,拿著計畫找到嚴如冰,說,嚴秘書長,您批回來的計畫我看了,堅決按照領導修改過的計畫辦,只是,我才來半年多時間,卻拿了全年獎金,心裡不安,是不是……嚴如冰笑著打斷了他的話,說,陳主任,這是肖秘書長我們一起研究改的,這份計畫應該說基本體現了不同崗位貢獻大小,按勞計酬的社會主義分配原則,你謙虛是不錯,但也要反對絕對平均主義,就這樣吧。你和財務室湊一下看現金夠不夠,不夠趕快打報告,報告的由頭自己想,報告打好後直接找常務市長簽字,叫梁代五給撥出來。

年終獎金就這樣發放了,由於發放的是紅包,倒沒有鬧出什麼事來。陳默拿著自己的七千元獎金,遇到大家的目光時,不禁有些羞愧,比起一般的科員,他的獎金比他們多了二千元,而比辦事員則多了三千元,這讓他感覺自己簡直就是一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