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94章 百日,原則問題不容談判

九皇叔恨不得把自家女兒藏起來,洗三沒讓萌寶出來,滿月也沒有,甚至新年也沒有讓萌寶出來,可到百日就真得不能現藏了。

萌寶百日,在九皇叔極不情願下,與眾人見面了。

沒辦法,奶寶出宮後就去找王錦凌了,然後呆在王錦凌身邊,怎麼也不肯回宮。九皇叔無奈只好把女兒拿出來,就不信那小子不回來……

「難怪皇上要把小公主藏起來,這粉雕玉琢的小模樣,要是我的女兒,我也把她藏起來,免得被哪個臭小子拐走了。」宇文元化看到萌寶,一臉稀罕,要不是礙於身份,他真想問鳳輕塵,可不可以讓他抱抱。

唉……鳳輕塵當了皇后就是不好,都不能和以前一樣隨便了。

「皇上防得是大公子。」符臨心知九皇叔的心思。

當初奶寶一見王錦凌,就膩在王錦凌身上,把皇上氣得不行。現在女兒出生了,皇上怕小公主也和奶寶一樣喜歡大公子。

「皇上這個爹,當得真辛苦。」宇文元化腦子自動浮現,小公主要王錦凌抱,不要九皇叔抱得畫面。

一想到九皇叔被自家女兒嫌棄的憋屈樣,宇文元化就忍不住樂呵。

「收斂點,皇上盯著你呢。」符臨不想被宇文元化牽連,悄悄踹了宇文元化一腳。

宇文元化抬頭望去,果然見皇上一臉不高興。

不過,皇上什麼時候高興過?

洗三和滿月沒有大辦,萌寶的百日宴辦得很盛大,見過小萌寶的人,個個喜歡得不行,她們就沒有見過這麼愛笑的孩子,誰抱也不哭了。

要不是小萌寶身份太強大,這些個命婦都想當場定下小萌寶,給自家兒子當媳婦。

百日宴很熱鬧,大家都知道皇上對小公主的重視,自然好話不斷。不過直到宴會結束,王錦凌和暄少奇都沒有出現。

宇文元化離去前,朝符臨擠眉弄眼,問符臨要不要去找王錦凌炫耀一下。

符臨默默地別過頭,沒有去看宇文元化……

這個時候去找王錦凌,嫌皮太厚嗎?

符臨不去,宇文元化一個人也懶得去,為大公子掬一把同情淚後,宇文元化果斷回家睡覺。

今天大公子沒有出現,明天早朝應該會很輕鬆,皇上心情絕對會好,他可以小小偷個懶了……

可事情完全相反,九皇叔回到宮內,臉依舊是黑的:「大皇子呢?還不肯回宮?」

「是。」暗衛齊齊站一排,頭都快時到胸前了。

小主子不肯回來,他們也沒有辦法。

「滾。」九皇叔語氣不耐,一想到奶寶那個吃裡扒外的小子,九皇叔就氣不打一處來。

果然是兒女債,兒女債!

他從來就沒有這麼憋屈過。

「奶寶還是不肯回來?」鳳輕塵端了一碗熱湯走了進來,笑語盈盈地站在九皇叔面前:「別生氣了,他想玩就讓他在外面玩,你不是說男孩子要出去歷練嗎?」

「跟個書生瞎混,算什麼歷練?」九皇叔語氣冰冷,接過鳳輕塵手中的湯,一口灌了下去。

「你慢點,不高興也別拿自己的身子賭氣。」鳳輕塵連忙接過碗,阻止九皇叔一口灌下去的舉動,可還是晚了,九皇叔已經喝完了。

「這麼大人了,還跟個孩子似的。」鳳輕塵無奈搖頭,九皇叔卻是歡喜一笑,心情稍好幾分,伸手摟著鳳輕塵,把人抱到懷裡:「明天去接那小子進宮。」他的兒子,哪裡需要王錦凌養。

「你去接,還是我去接?」鳳輕塵笑著問道。

「讓左岸去接,他把人弄丟,就要負責把人接回來。」

「要接不回來呢?」連萌寶都沒法讓奶寶回宮,左岸行?

「那他也別回來了。」順手把鳳謹帶走最好。

「看樣子,左岸也回不來了。」鳳輕塵窩在九皇叔懷裡,嘆氣……

父子倆,嘔什麼氣呀!

九皇叔也嘆氣,他就想不明白了,奶寶明明是他兒子,怎麼反過來和王錦凌更親?

「你天天冷著一張臉,奶寶會親近你才怪。」九皇叔不自覺把疑問說了出來,鳳輕塵自然為他解惑。

「難道你要我像王錦凌一樣,一天到晚傻笑?」九皇叔不屑地冷哼,鳳輕塵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沒讓你和王錦凌一樣,平是對奶寶溫柔一點就行了,奶寶還是個孩子。」

「哼……臭小子走了就別回來。我有萌寶就夠了。」好在還有一個女兒,不然九皇叔肯定要鬱悶死。

「說到萌寶,你給萌寶取名了沒?」奶寶的名字,一滿月就取了,萌寶這都百日了,還沒有取。

「取了。」九皇叔對這事,絕不含糊,尤其是萌寶的名字,他早早就取好了。

「什麼名字?」鳳輕塵一臉好奇。

奶寶的大名,鳳輕塵就很喜歡,要她就取不出融睿這樣的好聽又有深意的名字。

不過,這一次鳳輕塵肯定要失望,因為九皇叔給萌寶取的大名,極其簡單:「小小。」

「啊?」鳳輕塵以為自己沒有聽清,九皇叔好脾氣的重複了一遍:「東陵小小,安國公主。」

不僅有名字,還有公主封號。和名字相比,公主封號顯然更用心,但鳳輕塵在意的是名字。

「小小?大小的小?」鳳輕塵有點兒小糾結了,這個名字不是不好,可聽著就像小名。

「怎麼?不好?」

「很像小名,和萌寶一樣,現在叫著還好,等萌寶長大還這麼叫嗎?」鳳輕塵誠實的回答,九皇叔滿意點頭:「那就是好,萌寶的大名就叫小小,萌寶長再大也是我們的女兒。」小小的一團,卻是他捧在手心的珍寶。

「真這麼決定了?」鳳輕塵怎麼聽,都覺得這個名字太敷衍了。

「你有意見?」九皇叔挑眉反問,鳳輕塵看了九皇叔一眼,默默搖頭:「沒有!」絕對沒有,小小就小小了,這個名字很可愛,鳳輕塵這樣安慰自己。

宮外,奶寶也在安慰王錦凌:「大公子哥哥,你別擔心,父皇不會怪你的,是我自己要留在這裡的,和你沒有關係。」

「我不擔心你父皇,我擔心你。」王錦凌摸著奶寶的小腦袋:「離家出走真得很笨,你真得不回去?」

「我才不是離家出走,是父皇趕我出來的。」奶寶立刻站了起來,雙手插腰:「不回去,打死也不回去。父皇趕我出來,他不接我,我就不回去。」

說完,還很有志氣的哼了一聲,表明自己立場堅定。

「你父皇不會來接你。」王錦凌把奶寶拉回懷裡,耐心勸說:「奶寶聽話,明天我送你回宮好不好?」

「不好!」奶寶堅定地搖頭,雙手巴在王錦凌身上:「父皇不來接我,我就不回宮,這是原則問題。娘親說,原則問題不容談判!」

原則問題?

大公子撫額……

不就是離家出走嘛,要上升到這樣的高度嗎?

再說了,你們父子間的原則問題,扯上我幹嗎?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