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85章 懲罰,奶寶的伎倆

奶寶一向清楚,和父親相比,娘親更寵自己,見娘親完全沒有安慰自己的意思,便知大事不好。

想到公子哥哥教自己,遇事要先聲奪人,奶寶想也不想,就放聲大哭……

「嗚嗚……哇,娘,你都不喜歡奶寶了,有了妹妹你就不喜歡奶寶了,嗚嗚嗚……奶寶好可憐呀,沒人疼了。」

奶寶雙手握成小拳頭揉著眼睛,哭得時候還不忘,留點縫觀察鳳輕塵的表情,見鳳輕塵不為所動,奶寶哭得更賣力。

「娘壞壞,有了妹妹就不要奶寶,奶寶太可憐了,奶寶要離家出走,奶寶再也不理爹,也不要理娘。爹爹和娘都太壞了,有了妹妹就要打奶寶,鳴嗚嗚……」

「奶寶好可憐呀,好可憐呀……」

奶寶見鳳輕塵還不理自己,原本假哭變成真哭,越哭越傷心,最後直接趴在鳳輕塵肚子上,嚎啕大哭,哭得整座宮殿的人都聽到了……

鳳輕塵嘆氣,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只能輕輕拍著奶寶的背,叫他別哭,至於免去懲罰的事,鳳輕塵半句不提。

奶寶見狀,哭得更加賣力,他哭成這樣,爹和娘還要打他!

事實上,奶寶的擔憂完全是多餘,九皇叔忙得要死,哪有功夫打他。當然,不罰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奶寶闖了這麼的大禍,不可能不罰。

九皇叔對奶寶的懲罰很簡單,奶寶不是愛纏輕塵嗎?九皇叔就罰他見不到輕塵,讓他跟著鳳謹一起去念書,什麼時候把《三字經》背完,什麼時候就可以見到輕塵。

「奶寶這麼小,哪裡會背什麼三字經。」鳳輕塵嘴上說不給奶寶求情,可一見九皇叔罰得這麼重,還是不忍心。

讓一個兩歲半的娃背《三字經》,這要求也太高了,她到現在還不會背呢。

「哪裡小了?按虛歲算,他快四歲,許多大戶人家的孩子,這個時候已經啟蒙。當年朕像他這麼大時,每天天不亮就起來去書房聽課。」九皇叔一點也不覺得這個懲罰重,奶寶太皮了,該好好學學,收收性子。

教育果然要從娃娃抓起,鳳輕塵不再吭聲,她不會教養帝王,聽孩子爹的沒錯。

「你放心,奶寶是我們的孩子,我還能害他不成。」九皇叔見鳳輕塵氣色不錯,便扶她起來。

「時間還早,朕陪你走走。」

鳳輕塵自打上岸後,孕吐的反應就停了下來,吃得好、睡得好,氣色自然也好了起來,不僅之前消瘦的補了回來,還胖了不少。

九皇叔走了幾步,便一直盯著鳳輕塵的肚子看,看著越來越明顯的肚子,九皇叔忍不住說道:「這才幾天,你的肚子怎麼又大了?」

「快六個月,肚子大起來很也正常。」鳳輕塵摸了摸肚子,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懷奶寶時,她和九皇叔一直冷戰,本以為這輩子都無法體會,懷孕時被丈夫小心照顧是什麼滋味,沒想到她居然又懷上了。

這真是上天眷顧!

想到上天眷顧,鳳輕塵想起了一件事,停下腳步對九皇叔道:「對了,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

九皇叔把鳳輕塵扶到不遠處的亭,等鳳輕塵坐下才開口:「什麼事?」

鳳輕塵朝九皇叔婉爾一笑,說道:「我之前和你說孤兒院的事,我想在東陵各個城鎮建孤兒院,你看可不可行?」

「可行,朕亦有此意。連年戰爭,各地都有許多無父無母的孩子。這些孩子不好好教養,日後也是一個禍害,要能教他們一計之長,讓他們長大後可以憑本事養活自己,於國於民都有利。」九皇叔在海上,聽到鳳輕塵說孤兒院的事,就有此意,只不過事情太多,被他暫時押下。

「孤兒院要花費的銀兩太多了,而且還需要官府支持,既然你也有此意,那這件事我就不和雲瀟、王七說了。」

孤兒院不比醫學院,醫學院起初兩年投入下去,後面學生培養出來,還能給醫學院賺銀子,孤兒院就是實打實地往裡面砸銀子,日後也不會收取回報。

作為皇后,她自然不在意做虧本的生意,可光憑她一個,可沒有那麼強的財力,撐起全國上下的孤兒院。

九皇叔滿口應下:「這件事,朕會交待下去。」

九皇叔腦子裡,已經在想由誰來負責這件事。孤兒院的籌備與日後經營,都需要大量的銀子。這裡面能撈銀子的機會太多了,他必須要找一個身份不低的人盯著,才能壓住那些官員貪污的心思。

水至清則無魚。九皇叔不介意底下的官員拿好處,但也要看什麼好處,像軍糧、修路、修河道還有孤兒院等地方的好處,九皇叔是絕不允許有官員伸手。

一旦查到,嚴懲不怠!

亂世用重典,鳳輕塵對此很贊同,甚至還建議九皇叔取締血衣衛,成立類似監察百官的部門,由皇帝直接統管,負責監察百官以及皇上的政令,是否被嚴格執行。

監察百官的部門不能和血衣衛一樣,可以動用私刑,捉拿犯人。他們沒有實權,只負責收集證據,至於如何查辦,那就是六部的事。

此舉得到滿朝大臣的支持,和血衣衛相比,監察部實在溫和太多。雖說這兩年血衣衛沒有什麼大行動,可血衣衛的存在,本身就足夠讓百官和百姓感到害怕,畢竟誰了不敢保證,血衣衛會不會重新出現,現在血衣衛取締,他們自然是舉雙手歡迎。

於是,在東陵威風一時的血衣衛,終於退下了歷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東陵監察院!

如果說取締血衣衛成立監察院,讓百官高興,那麼開設孤兒院就是一件讓百姓高興的事。

當九皇叔頒布令法,在全國範圍內自己籌辦孤兒院,由國家負責養那些失去父母的孤兒後,百姓一個個誇皇上英明,新皇繼位是他們的福氣,以後村子裡沒有父母的孩子,就不會生生被餓死,或者丟棄……

籌備孤兒院是一項非常大且長期的支出,東陵國庫雖然有錢,可也不能這麼花,和籌辦孤兒院這條政令同時頒布的,還有接受善心人士捐贈的政令。

孤兒院接受全國善心人士捐贈,捐贈金額每月由官府,以官文的形式公布,同時還公布銀兩用途,讓百姓和監察院共同監督。

此舉將孤兒院的銀兩收入和支出全部攤在陽光下,即使孤兒院仍有黑心事,可總比什麼了不做的好。

九皇叔的政令一頒布下去,就收到了一筆巨大的捐贈……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