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70章 出海,暴風雨前的寧靜

西陵天宇說得沒有錯,不管他們願不願意,他們與長公主之間,不可避免會有一場大決戰,這個時候就看誰效率更高,佔得先機……

先發制人,後發制已。西陵天宇下了決定就不會再遲疑,他以最快的速度集結大軍,趁長公主猶豫不決時,浩浩蕩蕩的拉開聲勢,發兵攻打長公主。

「舉國一戰,只許勝不許輸!」

「贏了,西陵還是那個西陵。輸了,你們就是北陵的俘虜!」

「此戰,不死不休!」

這是開戰前,西陵天宇告訴大軍的話,贏了家還你們的家,你們的父母都在家裡等你們回來。可要輸了,你們就永遠不要回來了,你的父母兄弟、妻兒子女都會成為北陵的俘虜。

此戰,為國更為家!

帶著悲壯和慘烈,帶著誓死如歸的勇氣與決心,西陵大軍橫渡大江,殺到江對面的長公主領地……

「驅逐外敵,保我家國!」

他們是正義正師,他們帶著保護家園的重任,他們只能贏不能輸,他們只能往前不能退後,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他們也只能沖,踏著由同伴屍體鋪成的路往前沖……

「西陵與北陵一戰,短時間內不會結束。就算結束了,北陵與西陵也沒能力找東陵的麻煩。」鳳輕塵將戰報放下,看向坐在書桌前的九皇叔。

西陵長公主和天宇都知道,這是決定他們生死的一戰,贏的那人就是王者,輸的那人只能命喪黃泉,所以不管是西陵天宇還是長公主,都很重視這一戰,也註定這一戰的死傷會非常恐怖。

「啪……」九皇叔擱下筆,起身走了兩步,好活動自己僵硬的四肢:「最近東陵也沒有什麼事,一切都上了軌道。」

一年時間雖然不長,但足夠那些官員熟悉新政策,熟悉九皇叔的行事風格,九皇叔現在處理起政務,比以前輕鬆了許多。當然,國家領土大了,九皇叔要處理的事情就更多了。

「既然沒事,我們出去走一趟可好?」鳳輕塵走到九皇叔身邊,自然地執起九皇叔的手,替他輕揉手指……

現在他們兩個人是反著來了,九皇叔動手的時間,遠比鳳輕塵要多的多。

「嗯。」九皇叔點頭:「讓他多活了兩年,是時候了結他了。」

九皇叔單手環在鳳輕塵的腰間:「這個仇,我一定會親自為你和文清報。」

「好。」鳳輕塵唇角輕揚,笑著應下,心裡卻有自己的盤算……

天命崖一戰後,她隨身攜帶的手槍便不見了,九皇叔派人去找過也沒有找到,鳳輕塵就死心了。

她習慣帶槍防身,沒有一把趁手的武器在身邊,她總感覺少了一點什麼,連出宮就不太敢,就怕出什麼意外,自己變成了拖累。

鳳輕塵都打算好了,等奶寶穩定下來,就繼續行醫救人,積攢醫德,好兌換一把手槍。

結果,她什麼都沒有做,醫德卻暴滿,甚至出現一個讓她都不思議的天文數字。

「系統錯了?」這是鳳輕塵的第一反應,可隨即她就明白不是系統錯了,而是她真得攢了這麼多醫德,因為思行和赤煉水救治前線士兵用的葯,就是她從智能醫療包裡面兌換的,系統自動將那些算成她的醫德。

鳳輕塵不知道醫德系統到底是怎麼計算的,但系統裡面有這麼多醫德,絕對是一件高興的事,鳳輕塵立刻給自己兌換了一把小手槍隨身攜帶,同時將自己很心水,卻一直沒有能力兌換出來的AK47兌換出來了。

小手槍的事九皇叔知曉,AK47鳳輕塵就沒有說,AK47這種的突擊步槍她使用的可能性極低,之所以兌換出來不過是以防萬一罷了。

鳳輕塵原本以為,她沒機會用到AK47,九皇叔今天的話,卻讓她動了想用的心思。

九皇叔和鬼王交手,誰勝誰負鳳輕塵不知道,不過鳳輕塵知道,現在的鬼王除非有通天的本領,不然他絕對逃不過一死。

一個人再強,也不可能與整個天下抗衡。九皇叔要剿滅百鬼宮,自然不會是獨自行動,九皇叔當年放在孤島上的水軍,這個時候可就派上有場了。

和鳳輕塵想的一樣,九皇叔此次去百鬼宮就是想動用那批人,等到他們凱旋迴來,那批人也可以名正言順劃入東陵水軍,到時候攻打西陵時,東陵又多了一份勝算。

恐怕就是西陵天宇也不知,九皇叔手上還有一隻,專門為西陵準備的水軍。

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九皇叔將政務處理好,又安排好人處理日常事務,留下應對突發事件的人,九皇叔與鳳輕塵帶著大軍出海。

至於奶寶?

九皇叔說,帝王教育要從娃娃抓起,大皇子留下來監國,由符臨輔佐。

換言之,九皇叔這是把符臨,當成帶孩子的保姆,符臨這個時候終於明白,王錦凌當時被九皇叔逼著給小八皇子念書的心情了。

兩歲的大皇子,確定他聽得懂政務嗎?確定是需要他輔佐,而不是陪玩?

「蒼天呀,大地呀,我要辭官!」

在奶寶第101次尋問:爹和娘會帶幾個妹妹和弟弟回來時,符臨暴走了。

陛下、娘娘……你們騙孩子的話,憑什麼要我給你們圓呀,就憑陛下那個身子,去哪給大皇子變個弟弟或者妹妹出來呀。

「殿下,時辰不早了,你該休息了。」符臨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眶,心裡那叫一個苦呀。

奶寶白天不用處理政務,晚上什麼時辰睡都可以,可他不行呀!

請原諒他一個人,白天要處理政務,晚上還要帶孩子,重點這孩子還不好帶呀。

「符大人,我爹和娘親怎麼還不把妹妹和弟弟帶來,爹爹不是說,只去一下下嗎?」奶寶一臉委屈,小手在半空比了很小的一點。

嗚嗚嗚……他感覺他被騙了,爹爹和娘親都走了好幾天,可是還沒有回來。

哇……奶寶沒有人要了!

越想越傷心的奶寶,等不及符臨回答,就哭得稀里嘩啦,可憐的符臨還想哄奶寶早點睡,好回去睡個回籠覺,這下只能泡湯了。

不把奶包子哄好,別說睡覺了,雪狼和左岸不拆他骨頭就是好的……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