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51章 瘋了,一個個收拾

鳳輕塵一臉坦然地看著九皇叔,她根本不怕,九皇叔看透她的小心思。她就是討厭敏夫人,她完全不需要掩飾,謀殺親孫的罪名,敏夫人不背也得背……

「你呀……」九皇叔一臉無奈,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寵漲,面對嬌俏張揚的鳳輕塵,九皇叔根本氣不起來。

「我怎樣?」鳳輕塵知道九皇叔不在意,上前拽住他的衣袖,故作蠻橫的問道。

九皇叔好氣好又氣,在她額頭上親點一下:「自然是……天塌下來,朕替你兜著!」鳳輕塵喜歡怎樣,就怎樣吧,不就是玩大了一點嘛,他兜得住!

九皇叔認命地辭別嬌妻,召集心腹,替鳳輕塵收尾,好在鳳輕塵雖然是暗中行事,可細節方面卻處理得極好,至少沒有露出明顯的破綻,現在死無對證,把罪名加在三公和宰相頭上,也不是什麼難事。

「輕塵這事做得漂亮,乾脆又利落,就算明知是陷害又怎麼樣,眾目睽睽之下,那幾個老東西只能吃悶虧。」宇文元化豎起大拇指,為鳳輕塵喝彩。

他就喜歡鳳輕塵直接乾脆的法子,九皇叔和王錦凌那一套套的陰謀,實在讓人頭痛。

「皇后娘娘英明。」王錦凌第一次叫皇后,叫得如此歡快。

九皇叔不高興,他就高興了。

「哼……」九皇叔冷哼,一張臉黑得如碳,冷硬的下令:「想必王大人已有對策,此事朕就交給你辦,切記不可出差錯。」

「臣遵旨。」王錦凌沒有半絲勉強,接下最苦最難的差事,因為他知道,九皇叔更忙。

南陵皇上在東陵城門口被殺,東陵無論如何都要安撫南陵的百姓,以免南陵百姓心生恐懼,在有心人的煽動下,發生叛亂。

另外,三公和宰相這四位老臣倒後,會有許多官員受牽連,未免朝廷震蕩,無人辦事,九皇叔需儘快擬好名冊,安排好接任的官員。

符臨在南陵也提交了摺子,擬請九皇叔安排好南陵的降官,還有考慮讓南陵百姓為官的可能。

南陵現在歸屬東陵所有,南陵百姓是享用和東陵百姓一樣的權利,還是要比東陵百姓低一等?

這一件件、一樁樁的事,雖然都有人辦,可都要九皇叔做決策,九皇叔這段時間,真正是忙得不可開交,連和奶寶搶鳳輕塵的時間都沒有了。

和九皇叔的繁忙相比,鳳輕塵悠閑的不像話,佟珏和佟瑤雖然隔天就會進宮,給她說外面的事,可許多事都不再需要鳳輕塵親力親為,鳳離族的長老會把一些瑣事都處理好,她只需要過目即可,至於大事,也會擬好對策,請鳳輕塵拿主意。

這一天,佟珏將事情說完,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默默地立在鳳輕塵面前,鳳輕塵立刻會意,示意殿中的人退下,只留下佟珏一人。

佟珏深深地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擔憂,將事情一一稟告給鳳輕塵聽,完全不敢隱瞞:「姑娘,奴婢走之前敏夫人已經瘋了,奴婢一直派人暗中盯著她,絕不會讓她清醒。敏夫人在發瘋前,怕奴婢傷害那個孩子,曾說出前朝皇陵的秘密,說,說……」

佟珏頓了一下,不安地看著鳳輕塵,眼中隱隱閃過一抹害怕,她害怕被滅口。

「說吧,你跟在我身邊這麼久,我還會殺你滅口不成?」鳳輕塵淡然一笑,給佟珏一個信任的眼神。

她把這件事交給佟珏做,就是相信她。

畢竟,對九皇叔的母親下手,可不是小事。即使九皇叔和敏夫人如同仇人,可他們確實是血脈相連的母子,她下手前也想了許久,可是……

她怕,她真的怕敏夫人不死心。這一次奶寶中毒,也許不是敏夫人指使的,可下一次呢?

她不想日防夜防,把自己弄得神經兮兮,索性斷了敏夫人作亂的可能,看在九皇叔的面子,她沒有要敏夫人的命,只是讓她瘋掉罷了。

一個野心勃勃的女人,瞬間失去一切,會瘋掉也很正常不是嗎?

得到鳳輕塵的保證,佟珏暗暗鬆了口氣,說道:「姑娘,夫人說前朝皇陵,需要藍氏嫡系血脈方可進,那個孩子是藍氏唯一嫡系血脈,想要取得前朝寶藏,除了外界盛傳的地圖外,還需要等那個孩子成年,只有他才能打開寶藏。」

「前朝寶藏?我知道了。」鳳輕塵垂眸,掩去眼中的嘲諷,敏夫人以為每個人都是她嗎?會為了所謂的寶藏不擇手段。

鳳輕塵根本沒有想過,對藍景陽的兒子下殺手,說她心慈手軟也罷,說她虛偽也罷,對一個孩子,她真下不了手。更不用提,那個孩子被九皇叔強灌毒藥後,身子徹底的毀了,這輩子註定纏綿病榻,她真得沒有必要下手。

佟珏拿不準鳳輕塵這是什麼意思,小心翼翼地說了一句:「姑娘,奴婢自作主張,讓人照看那個孩子,免得讓他死了,您看……」

「無妨,就這麼辦吧。」敏夫人瘋了,鳳離清歌半瘋半傻,奶娘面容聲音全毀,不能言語,沒有人能教導那個孩子,那個孩子會單純的長大,他不會懂得爭權,更不會被權利腐蝕內心。

這個結果,鳳輕塵很滿意,揮了揮手示意佟珏退下,待殿內無人時,鳳輕塵才放鬆身體,靠在矮榻上,輕輕地嘆了口氣……

九皇叔這段時間忙得不行,在王錦凌的操作下,三公和宰相的案子,漸漸有了進展,可要治他們的罪,卻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做到的。這個案子牽扯太大,很多事都要花時間去「查」,才能找到證據,沒有幾個月根本結不了案。

在這個當口,當暗衛告訴他,敏夫人瘋了時,九皇叔根本沒空多想,只說了一句:「知道」便丟到身後,不再多問。

即使事後,九皇叔覺得此事有蹊蹺,想查也查不到什麼,更別提他根本不在乎敏夫人的生死。

敏夫人瘋不瘋,對他來說沒有半點影響,他不殺敏夫人,並不是因為敏夫人而是為了他自己。

他一直都知道,當年那場血腥殺戮,在他心中留下太深的陰影,天命崖上的暴發,讓他清楚地明白,他心中住了一個魔。如果放任自己隨心所欲的殺人,早晚有一天,他會失去理智,見人就殺,不管親疏……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