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24章 消息,你真不行了?

九皇叔瘋了嗎?居然在早朝的時候,當著滿朝文武的面,說自己子嗣艱難,他難道不知,這話說出來代表什麼意思嗎?

這種事攸關男性的尊嚴,別說帝王,就是普通男人也不會當眾承認,九皇叔這是要鬧哪樣?

不要想納妃,他們可以想別的辦法,這樣的話一說出去,讓滿朝大臣怎麼想,讓南陵、北陵和西陵國帝如何想?

王錦凌看著九皇叔,可惜兩人之間的距離太遠,王錦凌眼中的不滿,九皇叔根本看不到,當然,就算看到了,九皇叔也不會在意,為了讓滿朝大臣相信,他確實傷了底子,九皇叔直接宣太醫進殿,將他的病情說明。

這一點太醫毫不心虛,因為事實就是這樣,九皇叔在還小的時候,被人下了傷身子的葯,之前又身受重傷,以至傷了元氣。

葯不葯什麼的,眾大臣不敢追問,不想讓九皇叔有後代,又有能力給九皇叔下藥的人,就那麼幾個,他們就是用膝蓋也能猜出來。

只是,對九皇叔以後沒有子嗣這件事,眾大臣還是無法不信,更不願意相信。有幾個見九皇叔沒有發怒,便大著膽子問了一句:「鳳姑娘肚子里的孩子呢?」

「陛下只是子嗣艱難,不是沒有子嗣。再說,鳳姑娘腹中的孩子,是陛下受傷之前懷上的。」太醫這話說得也妙,沒有肯定說出什麼,卻暗示九皇叔上次受了傷,才子嗣艱難。

「那陛下以後還能有孩子嗎?」宰相當眾問了出來,他家沒有適齡的女子,問這句話沒有半點私心,純粹是關心東陵未來的繼承人。

「能,但比一般人艱難許多。」九皇叔不在意,太醫自然說得清清楚楚:「皇上未來能不能有子嗣,得看天意。」

而天意這種東西,完全不是人為可以決定。

此言一出,那些勸說九皇叔,為了子嗣廣納后妃的官員,不敢再吭聲了。那些暗地裡打算,想把閨女、親戚家的孩子送進宮的官員,更不敢吭聲。

他們送個千嬌百媚的女兒進宮,可不是給皇上當玩物,是想要生個皇子,日後就算當不了皇帝,也能封親王,母憑子貴,照拂母家。

現在,九皇叔子嗣艱難,他們與其把女兒送進宮受罪,不如和門當戶對的人家聯姻,還能取得更多好處。

至於外面傳的,後宮的妃子要是得寵,母家也加官進爵,那簡直就是笑話,除非你能做到像鳳輕塵那樣的寵妃,不然拿你什麼照拂家人,那全是做夢。

別說九皇叔不是沉迷於美色的人,就算沉迷於美色的皇帝,也不會因為喜歡一個妃子,就厚賞她的家人。後宮不可干政,自古以來,前朝可以決定後宮女子份位,但後宮女子得寵與否,卻與前朝全然無關。

事實上,就算榮寵如鳳輕塵,也不叫九皇叔如何時照鳳離族,鳳離憂在外打仗,鳳離族人便留在京城為質。

眾朝臣想問的話問完後,大殿便靜悄悄的,一個個低頭深思,也不知在想什麼。

九皇叔根本不在乎他們有什麼念頭,事情說完,便宣布退朝,至於這個消息會帶怎樣的後果,九皇叔全然不放在心上。

本以為,這件事會鬧上一陣子,可不想當天下午,南陵前線就傳來戰報。原來,南陵的糧倉在十天前被燒毀,南陵軍中將士已無糧可食,現在又正值冬季,連草都不生,想挖草吃充饑都不行。

吃不飽自然扛不動刀槍,鳳離憂趁機進攻,東陵將士一路勇猛無敵,短短十天便打下五座城池。甚至到最後,東陵連打都不用打,守城的將士自動開城門投降,只求能吃一口飽飯。

東陵勢如破竹,大軍士氣高漲,南陵破國就在眼前!

「總算要拿下了南陵。」看到戰報,哪怕是九皇叔也忍不住欣喜。

南陵收復了,下一步就是西陵,到時候集三國之力,要打下北陵不過是分分鐘鐘的事。

「這天下,終於在朕手上一統了。」九皇叔長長地吁了口氣,直到這一刻,他才敢稍稍放鬆,不再把自己逼得那麼緊。

南陵破國投降的消息,瞬間蓋住九皇叔子嗣艱難的消息,而隨著臨產期越來越近,鳳府上下的注意力,都放在鳳輕塵的肚子上,對外面的消息也沒有那麼及時,等到鳳輕塵知曉九皇叔在早朝說了什麼時,差點把手中的碗打破了。

「外面真這麼傳?」鳳輕塵傻眼了,九皇叔不行?

這怎麼可能……

佟珏連連點頭,一臉局促與尷尬。畢竟是女子,當眾討論這種事,她就是膽子再大,也做不到處驚不變。

鳳輕塵嘴角微搐,不敢置信地問道:「九皇叔怎麼會放任,這樣的流言流傳於市?」

九皇叔現在已是皇帝,掌控輿論並不是難事,難道這是九皇叔自己放出來的?

「奴婢聽說,是九皇叔當殿說的,滿朝大臣都聽見了,還有太醫作證。」佟珏調整好情緒,將事情源源本本的說了一遍。

果然是出了事。鳳輕塵獃獃點頭,機械的擺手,示意佟珏退下。

九皇叔子嗣艱難的事,鳳輕塵已經知曉,只是沒有想到,九皇叔居然會當眾說出來。不過,如此一來,以後恐怕沒有大臣,會勸九皇叔廣納後宮,而她腹中孩子的精貴程度,又要提高一成。

依九皇叔現在的身體狀況,她腹中這個孩子,也許是九皇叔唯一的子嗣,沒有意外的話,他不僅是東陵未來的主人,還能繼承鳳離族的一切。

這樣的一個孩子,哪怕是私生子,也沒有人詬罵。

鳳輕塵也不知此時的自己,是要高興還是要不安,總之九皇叔此舉,大大的超出她的預計,她完全沒有想到,九皇叔會用這個辦法,來堵文武百官的嘴,來給她和寶寶鋪路……

鳳輕塵拍了拍肚子,一臉感慨的道:「果然是同人不同命,你個小屁孩一出生,就成了九州大陸唯一繼承人,別人奮鬥十輩子,也達不到你這個高度。」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