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16章 談談,九皇叔提醒過

九皇叔剛回京,自然是很忙的,可再忙晚上也會出宮,鳳輕塵從茶樓出來後,便去了九王府。

鳳輕塵可不希望,再被人說什麼「從此君王不早朝」一類的話,她可沒有當禍國妖姬的興趣。

「爺,姑娘在王府等您。」九皇叔剛與一干大臣說完,還沒來得及將這一身盔甲換下,宮人就見縫插針的上前,稟報鳳輕塵的動向。

「嗯。」九皇叔應了一聲,臉上雖沒有多餘的表情,可那宮人卻知九皇叔的心情極好。

果然,九皇叔交待了幾句重點,便丟下一干正在商議,要如何慶功的大臣,直接回府了。

「王爺,鳳姑娘在房裡,看鳳姑娘的神色,似乎有心事。」管家上前,接過九皇叔手上的頭盔,將自己觀察所得,悄悄告訴九皇叔。

「嗯。本王要沐浴。」九皇叔好像沒有聽到一般,腳下的步子沒有半絲遲疑。

管家知曉九皇叔有對策,便不再多言,趁九皇叔沐浴時,命廚房準備宵夜與熱水,以備不時之需。

身為一個優秀的管家,要善於察言觀色,提前做好一切準備,王爺在軍中兩個多月,肯定憋壞了。

許是這兩個月,在軍中養成的習慣,九皇叔沐浴的速度,比平時快了不止一倍,頭髮也只有半干,便走了出來。

九皇叔也不懼寒,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裡衣,未乾的長髮披散在身後,九皇叔就這麼推開了房門。

鳳輕塵靠在床頭看書,聽到動靜猛得抬頭,極少看到九皇叔「衣衫不整」的模樣,鳳輕塵獃滯了片刻,才反應過來。

「穿這麼少,也不怕著涼。」鳳輕塵忘了要尋問的事,連忙下床,拉起九皇叔的手:「果然,手都是冰涼的,頭髮發也是濕的。」

鳳輕塵眉頭微皺,一臉擔憂:「怎麼沒讓下人服侍你?」

「不習慣。」九皇叔任鳳輕塵拉他進來,又在鳳輕塵的示意下,乖乖地坐下,在鳳輕塵看不到的地方,幽深的眸子一閃一閃,滿滿都是笑意。

「不習慣也別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鳳輕塵拿過一件厚披風,披在九皇叔的身上,又拿來乾淨的毛巾,替九皇叔絞發。

九皇叔一動不動,任鳳輕塵擺布,在頭髮快乾時,九皇叔腦袋往後,靠在鳳輕塵腹部,鳳輕塵一下怔,下一秒卻是一動不動,手上的動作也輕柔了幾分。

她知道,這個男人累了。

九皇叔似乎很享受,閉上眼,低沉而緩慢地說道:「在軍中,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講究這些,總是一身是血的睡著,又一身是血的醒來。」

「這場仗打得很辛苦?」鳳輕塵心疼地看著九皇叔削瘦的面容,心中對九皇叔的不滿,也消退了幾分。

即使再理智的女人,面對心愛的男人,也無法不感性。

「嗯……北陵人擅戰,雙方兵力相當,大家都沒有保留,拚死一戰。」因為他在戰場上,北陵人想要活捉他,或者斬殺他,所以比平時更加勇猛。

這一仗,打得極不容易。

「本王差點以為,會見不到你。」這話並不是誇張,戰場上刀劍無眼,九皇叔又不是,只會坐在後方指手畫腳的人,九皇叔和軍中將士一樣,帶頭衝鋒,甚至比普通將士更拼。

他是親征的攝政王,他代表是東陵,他不能輸,亦不能軟弱。

「你受傷了?」鳳輕塵嚇了一跳,連忙將手上的毛巾拋開,準備去解九皇叔的衣服,卻被九皇叔一把按住:「沒有,只是遇到埋伏。」

最後,他孤身一人殺了出來,腳下全是屍體,眼前一片血紅,一度讓他以為,他又回到那萬人坑。

「沒有受傷,沒有出事就好。」鳳輕塵鬆了口氣,從背後抱住九皇叔:「以後,盡量不要親自上戰場。」

「不會了。」他又不是將軍,沒有必要天天帶兵進出。這一戰,足夠他威懾各國,短時間內北陵也不敢再出兵了。

「以後,都不會讓你擔心。」九皇叔將鳳輕塵抱到自己的懷裡,像是哄孩子一般,哄著鳳輕塵:「很快,就會結束。」

鳳輕塵點了點頭,悶在九皇叔的懷裡沒有說話,九皇叔亦沒有動,室內一片靜寂。

片刻後,鳳輕塵的腦袋在九皇叔懷裡蹭了蹭,聲音很小卻堅決的道:「九皇叔,我們談談可好?」有些事,不是逃避就可以解決,不說清楚的話,這件事永遠是她心中一個結,每每想起,都忍不住懷疑。

「談什麼?外面那些流言嗎?不用擔心,一切都在本王的掌控中。」九皇叔早有準備,自然不擔心鳳輕塵問起。

在策劃這件事前,九皇叔就想到了各種可能,鳳輕塵會懷疑、會尋問,這是必然的。

「那些流言,是本王讓人放出去的。」

「我就知道是你。」鳳輕塵聽到這個消息,並不驚訝,只是好奇的問了一句:「現在的一切,是不是如你所想?」她想知道,九皇叔在策劃這件事時,有沒有想到,局勢會變成這樣?

「在控制範圍內。」九皇叔從來沒有想過,一切按他預料的發展,只要能控制大局就好,至於其他的……九皇叔並不在意。

「那麼,關於你母親是前朝公主的流言,到底是真是假?」鳳輕塵一字一字,說得很緩慢。

「她親口告訴本王,她是前朝公主。」九皇叔說得很慢,聲音帶著些許的惆悵,讓人忍不住想要給他一些安慰。

九皇叔這句話,極具迷惑性。

九皇叔一出生,敏夫人就詐死了,根本不可能知曉敏夫人的事。前不久敏夫人才出現,並和九皇叔相認,從字面上來理解,九皇叔也是最近,才從敏夫人口中得知此事。

至於是不是真的,這也不是九皇叔能回答的問題,但顯然九皇叔並不在乎這個,所以才會毫無顧慮的將這件事拋出來。

「敏夫人她……真得是前朝公主?」鳳輕塵從九皇叔身上跳了起來,眼也不眨地看著九皇叔。

九皇叔沒有看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鳳輕塵,神情平靜,完全讓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鳳輕塵腦子飛速運轉,完全不需要九皇叔多說,便將這件事想清楚,同時也肯定了一點,那就是敏夫人確實是前朝公主,因為……

九皇叔提醒過她。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