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06章 心病,賠了夫人又折兵

九皇叔和敏夫人不愧是母子,藍景陽的病情一傳來,九皇叔就猜到連城會如何做。同樣,當敏夫人得知,九皇叔要親征北陵時,也明白了九皇叔的打算。

北陵的戰事並沒有緊張到,需要九皇叔親征的地步,九皇叔選擇在這個時候離開,除了不想參與冊封大典外,更多的恐怕是避開連城的事。

敏夫人心知九皇叔的打算,可她卻無可奈何。她現在在東陵根本沒有絲毫地位可言,別說還沒有舉行冊封大典,就算她是東陵明正言順的太皇太后,也無法阻止九皇叔親征。

不舒服,敏夫人很不舒服,捂著心口,敏夫人一臉慘白,嘴唇都咬出了血,額頭都沁出冷汗。

「夫人,夫人你沒事吧?」下人慌了神,連忙過來攙扶敏夫人,敏夫人心心地捂著心口,虛弱地道:「疼,好疼……」

「快,快宣太醫,夫人的舊症複發了。」在九皇叔出征前一天,敏夫人病發,宮裡的太醫、御醫魚貫而入,葯灌了一碗又一碗,可敏夫人依舊叫疼,絲毫不見起色。

太醫一個個面有菜色,敏夫人是舊疾,早年傷了身子,他們已按病症下藥,按理就算根治不了,也能緩解敏夫人的病症,可不管他們開出什麼葯,敏夫人喝了都沒有效果,甚至他們都冒險給敏夫人施針了,可敏夫人依舊叫痛。

「王爺,下官無能,實在查不出敏夫人哪裡不舒服。」幾個太醫硬著頭皮上前。

要說敏夫人沒病,他們也不敢,因為敏夫人確實是舊疾發作了;可要說有病,他們又無從下手,這可真讓人愁。

「退下。」九皇叔沒有為難太醫,轉央就命人把鳳輕塵請來。

「想必她要找的大夫就是你。」九皇叔見鳳輕塵拎著藥箱匆匆跑來,連忙示意她不用急。

這麼多太醫大,敏夫人就是想死也死不了。

「沒什麼大問題就好。」鳳輕塵一看就知,敏夫人的病情,沒有管家說得那麼嚴重。

看了一眼,屋內一排排的太醫,鳳輕塵忍不住吐槽一句:有錢有勢的人就是閑的蛋疼,一點點小病小痛,也能弄得雞飛狗跳,不管有用沒用,大夫招一堆。絲毫不管,有沒有人正等著大夫急救。

鳳輕塵喝了一杯水,緩過勁後便拎著箱子,跟管家進了敏夫人的房間。

其他太醫都是男子,要隔著床幔,鳳輕塵是女子並不要在意這些,直接走到床沿。

敏夫人髮絲散亂,鬢角的碎發被汗水打濕了,臉色煞白煞白的沒有一絲血色,頸脖處的青筋都冒了出來,似乎疼得很厲害。

見到鳳輕塵,敏夫人輕輕地抬了抬眼皮,很快又合上,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夫人,請把左手伸出來。」即使懷疑敏夫人裝病,鳳輕塵也極認真的檢查,智能醫療包在進來前,就打開了。

敏夫人這次倒很配合,素白的皓腕靜靜地放床邊,方便鳳輕塵診脈。

手指輕輕地扣在脈搏上,鳳輕塵眉頭不自覺地皺起。敏夫人的脈搏很虛弱,時不時就有堵塞之感,看上去確實像是舊疾複發。

可要真是舊疾複發,外面那群太醫,就不會束手無策了。

先看看智能醫療包的診治結果,再說吧。

「夫人好好休息。」鳳輕塵診治完,一句多餘的話都沒有,直接往外走,面上沒有表露一絲情緒。

敏夫人在鳳輕塵轉身時,突然睜開眼,溫柔的眸子閃過一絲冷意,隨即又輕輕地合上,好像什麼也不曾發生。

鳳輕塵毫無察覺,徑直往外走,趁無人之際,鳳輕塵看了一眼智能醫療包診治的結果,這一看鳳輕塵便笑了。

果然,她的猜測是對的,敏夫人在裝病,脈搏應該是故意弄擾,用為混淆太醫的視線。

這是想要用病,把九皇叔留在京中?

敏夫這招還真是高,可惜,敏夫人裝過了。

既然把她找來了,她一定會成全敏夫人的。

鳳輕塵憂心忡忡走了出去,一臉愁容,把外面下人的嚇得不輕,一個個不安地交換視線:敏夫人不會真得了重病吧?

九皇叔亦頗為意外的挑眉,卻沒有主動開口尋問,只有管家上前尋問。

「鳳姑娘,我家老夫人的身子如何?」還未冊封,管家自然不敢稱敏夫人為太皇太后。

一旁等候的太醫,也想知道鳳輕塵有什麼診斷,或者說鳳輕塵會說什麼。

敏夫人的病,他們這些人或多或少都猜到了一些,只是不敢說罷了。

「夫人的病情很不理想,隨時會有生命危險。」鳳輕塵一開口,就把眾人嚇了一跳,旁邊的太醫更是一臉不解。

這也太誇張,難道真是他們沒有查出來?太醫也跟著惴惴不安,就是九皇叔亦挑眉看向鳳輕塵。

鳳輕塵面色不變,丟出一大堆生僻的專業術語,別說管家了,就是太醫也被她繞暈了,好半天才理清,鳳輕塵每一句話都說得很兇險,可結合在一起,其實就是一個病,那就是思慮過重。

換言之,敏夫人這是心病。

太醫鬆了口氣。

管家則完不明白,只知聽著很嚴重,盡職的道:「鳳姑娘,還請你救救我家老夫人。」

「夫人的病情,我亦束手無策。大夫只能醫病不能醫命,夫人心存死志,恕我無能為力。」鳳輕塵一臉為難,眼中流露出淡淡地無奈。

其實鳳輕塵並沒有撒謊,敏夫人雖然裝病,可確實憂慮過重,平時想太多事了,確實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靜養一段時間。

「這,這可怎麼辦……」管家嚇呆了,太醫們則是一臉佩服地看著鳳輕塵,鳳輕塵這番話,還真有當太醫的料。

他們當太醫的,就是一分重的病,說得十分嚴重,治得三分嚴重,要不這樣的話,怎麼能顯視出他們的才能。

鳳輕塵這招確實是從太醫手上學來的,慢慢地掃了眾人一眼,吊夠了胃口,才不慌不忙的道:「夫人乃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我們就是下肉靈芝,萬年人蔘也救不了夫人的命。」

「心病?」管家很配合的露出迷茫的樣子:「我們家老夫人還有什麼心病?她最大的心愿已經完成了。」

管家默默地看了一眼九皇叔,暗示眾人,敏夫人天天在嘴邊嚷的心愿,就是能見到自己的親生兒子,現在心愿已了。

「這個……」鳳輕塵露出一抹不解的樣子,嘀咕了一句:「聽說夫人與先皇鶼鰈情深,是不是太過思念先皇所至?」

鳳輕塵聲音不大,但足夠一旁的人聽到,立刻,就有太醫跳出來,附和鳳輕塵的話:「有道理,鳳姑娘此言有理。下官也覺得夫人是心病,現在鳳姑娘這麼一說,下官茅塞頓開。」

其他太醫亦紛紛贊道,都認為敏夫人是心病,見到九皇叔,心中已沒有別的牽掛,現在一心想念太上皇。

甚至有一個白髮老頭,直接以權威的口吻建議:「王爺,為了老夫人身體著想,還請王爺儘快送老夫人去寺廟,在寺廟天天為太年皇驗經祈福,老夫人心有所託,這樣才不會存死志。」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