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98章 後手,爛船也有三斤釘

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的爭鬥,以九皇叔敗在鳳謹的「無齒」下而告終。

鳳輕塵抱著鳳謹,一臉歉意地看著九皇叔,留下九皇叔一個人獨自消食。

九皇叔面癱臉沒有表情,看不出喜怒,眾人只看到他腳邊的雪狼,狼毛突然豎起,然後往旁邊挪了挪,爪子亦乖乖地收了起來。

看到鳳輕塵和鳳謹出去,雪狼立刻爬了起來,看看九皇叔,又看看門外,最終拋棄了九皇叔,撒腿往外跑……

和又冷又硬的九皇叔相比,還是軟軟香香的小鳳謹更有吸有力。

也許是知道姐姐要被人搶走,鳳謹今晚特別能折騰,鳳輕塵給鳳謹洗澡時,自己也被弄得一身是水。

正值初春,乍暖還寒,鳳輕塵還不想感冒,只得讓人送水和衣服過來,借鳳謹院子的浴室沐浴。

鳳輕塵出去時,鳳謹和雪狼正在兒童房裡玩積木。這間兒童房是左岸親手布置的,房間里每一樣玩具,都是左岸親手做的,從做工到選材,都能看出左岸對鳳謹的用心。

左岸,這是把鳳謹當兒子養了,總想著給鳳謹最好的一切。

鳳輕塵陪鳳謹玩了一夥,和往常一樣,到了鳳謹睡覺的點,才把鳳謹抱回房,絲毫不因為九皇叔來了,便縮短與鳳謹相處的時間。

「王爺這是要排在小少爺後面?」秋畫和冬晴相視一眼,兩人默契地縮了縮脖子。

鳳謹今晚不僅特能折騰,精神還特別好,平時鳳輕塵一個小故事還沒有念完,鳳謹就睡著了,今天,鳳輕塵把整個故事都念完了,鳳謹還睜著雙眼,滴溜溜地看著她。

發現鳳輕塵在看自己,鳳謹連忙閉上眼,假裝自己正在努力睡,可仍時不時的偷偷睜開眼,看到鳳輕塵在身邊,才安心地閉上眼。

小孩子沒有安全感,才會在看到九皇叔後,想盡自己能想到的辦法拖住她,鳳輕塵心疼鳳謹,自是不會生氣。

摸了摸鳳謹的小腦袋,鳳輕塵在鳳謹耳邊,輕輕哼著不知名的小調,鳳謹往外挪了挪,小腦袋和鳳輕塵腦袋靠在一起,這才露出一個心滿意足的笑,安心地睡覺。

比平時多花了半個時辰,鳳輕塵等到鳳謹睡熟,替他捏好被子,才輕手輕腳離去。

今晚輪到秋畫守夜,鳳輕塵出來後,她便抱著被子走進來,鋪在鳳謹小床旁的矮榻上。雪狼亦乖乖地在門口趴下,守護熟睡的鳳謹。

鳳輕塵回到院子時,九皇叔已沐浴更衣,穿著褻衣靠在床頭看書,九皇叔原來沒有這個習慣,這是被鳳輕塵給帶壞的。

「回來了。」九皇叔抬頭,手上的書隨手放在床邊。

鳳輕塵想到,她曾在床上撿到九皇叔看的小黃書,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那本書上,心裡想著,九皇叔剛剛一本正經,會不會又是在看小黃書?

九皇叔要是知道鳳輕塵在想什麼,肯定會把她按在床上,然後狠狠地揍一頓。

他像是天天看黃書的人嗎?

咳咳……九皇叔的存在感太強,鳳輕塵連忙移開視線,不敢再多想。將外衣脫下、長發散開,鳳輕塵乖覺地上床,窩在九皇叔的懷裡。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主要是鳳輕塵在說,九皇叔在聽。等鳳輕塵說完,九皇叔才不疾不徐地開口,輕描淡寫地把南陵錦凡的事說給鳳輕塵聽。

爛船也有三斤釘,南陵錦凡得罪這麼多人,肯定會想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給自己留後手,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鳳輕塵很淡定,窩在九皇叔的懷裡,連姿勢都沒有換,懶懶地問道:「他這是威脅你?」

「交易。」這些東西是南陵錦凡的保命符,九皇叔相信,南陵錦凡不敢說出去,一旦說出去了,南陵錦凡還能拿什麼和他談。

「他倒是厲害了,連這些事也能查到。」鳳輕塵再不屑南陵錦凡,也不得不說南陵錦凡這人確實有本事,算得上一個人物。

「不一定是查到的。」做過的事就會留下痕迹,對他們這些人來說,證據並不重要,只要有疑點就可以。

鳳輕塵點頭,仰頭問道:「你打算怎麼做?放過他?」

南陵錦凡一死,他安排的人定會將這些事暴出來。海盜陸家的事不提,光九州地圖和前朝的事,就足夠九皇叔吃一壺。

這種事不需要證據,只要有一點風聲,三國八城定會報著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想法,先下手為強了。

依他們現在的實力,可沒能力同時和三國八城扛上。

這事,他們還真得只有妥協的份。

「他想活,便讓他活著。」只要人不死就成了,至於怎麼一個活法,則由不得南陵錦凡說了算。

鳳輕塵皺眉:「你才剛和其他三國商定,要公開處決南陵錦凡,現在又改口,會不會讓人起疑?」

「南陵。」最後一個字,尾音拖得很長,讓人不由自主地心顫。

鳳輕塵悄悄地往九皇叔懷裡靠,才開口:「你是說,由南陵開口?」

「嗯。」

「南陵皇帝,似乎不太在乎南陵錦凡的死活,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顏面。」九皇叔提出時,南陵只是嘴上說不同意,沒有一絲強硬的手段。

「錦行。」九皇叔說出關鍵人物,鳳輕塵眉頭一皺,立刻坐直:「不行……錦行前段時間才給我寫信,他遇到了麻煩,他現在沒有能力做這些。」

具體什麼麻煩錦行沒有說,只說了如果有一天,他回來,他還能不能做周行。

這話,聽著就有一種給自己安排後事的感覺,鳳輕塵哪可能說不。

「南陵內部不穩,本王可以給他庇護。」南陵的事捂得很緊,可多少還是有些風聲透了出來。

南陵錦行是南陵皇上,名下唯一的兒子,可南陵皇上不僅,遲遲不立南陵錦行為太子,反倒一再打壓他,最近尤其明顯。

南陵錦行這兩年在南陵建立的勢力,幾乎被南陵皇帝打散了,前兩天南陵皇帝還下旨呵斥南陵錦行,說他不忠、不孝、不悌,欺瞞君父,陰佞奸詐,拉黨結朋,圖謀不軌。

這幾個罪名,個個份量不清,聖旨一出,等於是絕了南陵錦行繼位的可能。

如此反常的舉動,自然引起各國的好奇,南陵錦行不是笨蛋,他當然清楚自己的處境有多麼艱難,如果他無法翻身,呆在南陵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