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8.5章 譴責,不就是殺個人嘛

巧合?

這天下哪有那麼巧合的事,而這個巧合又剛好發生在符臨身上。

鳳輕塵擺明不信,略帶嘲諷的道:「符大人家的門,似乎也不好進,一對來歷不明的兄妹,能見到符大人可真是三生有幸。」

符臨現在位高權重,每日去符府的高官駱驛不絕,符臨怎麼會抽空見一對來自草原部落的兄妹。

「果然什麼都騙不了你。」符臨嘆氣,再次感慨:「太聰明的女人,讓男人很有壓力,真不知九皇叔怎麼受得了你。」

鳳輕塵笑而不語,符臨自知躲不過去,便道:「事情是這樣的,這段時間崔家三公子一直在找我,所以……對你和崔家的事我略有耳聞。」

「三公子慧眼。」鳳輕塵點了點頭,示意符臨說得再詳細一點,符臨假裝沒有看明白,只挑外人都知道的說:「崔家最近很熱鬧,就是我等外人也知曉一二,三公子找上我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十六公子與王家交好,我與王錦凌是政敵,十六公子要坐穩崔家家主之位,於我也是百害而無一利,三公子自然認為,我會和他合作。」

符臨不想說,鳳輕塵也不再追問細節,只道:「然後呢?」你有沒有和崔三公子合作?

「沒有然後了。」符臨雙手一攤,一臉坦蕩,可鳳輕塵卻不相信。符臨這人即使沒有和崔三公子合作,但也絕對不會把話說死,日後有合適的籌碼,雙方肯定還能走到一起。

「我和崔三公子的事,不會就這麼結了。」為防萬一,鳳輕塵還是把話點明:「當日,崔三公子要取我性命。今日,我許下重金同樣要取崔三公子的命。」

殺手聯盟的懸賞,鳳輕塵不說符臨也是知曉的。

「你和崔家的事,我絕不摻和。」符臨再一次保證,鳳輕塵雖不敢確定,但也知道符臨是個聰明人,他的選擇旁人干涉不了。

鳳輕塵不再糾纏崔三公子的事,轉而說起那對於兄妹的事。鳳輕塵對那對兄妹沒有什麼興趣,她感興趣的是他們手上牛羊:「這兩天我沒空,你讓他們過兩天來鳳府見我。」

「你這是要過河拆橋?」符臨一聽就知鳳輕塵打算撇開他。

「符大人日理萬機,我勞動不起符大人的大駕。」好話誰都會說,一頂高帽子帶下去,符臨也無法再強求。

馬車在鳳府門口停下,符臨扶鳳輕塵下車,在鳳輕塵快要踏入鳳府大門時,符臨突然說了一句:「輕塵,無論你是誰,我都記得……那一場大火中,我們攜手共進退的事。」

鳳輕塵腳步一頓,站在高高地台階下,回頭望去……

那個青衫而立的男子,嘴唇勾起一抹清淺的笑意,昏暗的燈光映在臉上,像是蒙上一層面紗,別的都看不清,唯有那一雙眼,真摯清澈,不染半絲煙火。

鬼使神差,鳳輕塵朝符臨點了點頭,回了一句:「我也始終記得,那個在大火中沒有把我丟下的符臨。」

他們一起經歷過生死,不管彼此間有多少障礙,最基本的信任應該要有。不論出身地位,只因對方這個人。

鳳輕塵提起裙擺,轉身踏入鳳府,符臨站在馬車旁,目送鳳輕塵離去,直到鳳府的大門緊緊關閉,符臨才收回視線。

「走。」竟是丟下馬車,直接縱身離去。

而回到府內的鳳輕塵,也沒有梳洗就寢,而是換上一套夜行衣,與左岸一同離去。

這一夜,大家都很忙!

有王錦凌打點,鳳輕塵和左岸一路暢通無阻,來到關押藍景陽的牢房。

藍景陽事先已被迷暈,他絕對不會知道,今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守著。」鳳輕塵給左岸打了一個手勢,讓他在牢房門口等著,獨自走進去。

牢房雖小卻很乾凈,一張石桌、一張石床,床上還有厚厚的被子,藍景陽被關押期間,雖然稱不上舒適,但絕對不會受虐待。

鳳輕塵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藍景陽,將藏在懷中的小布包取出來,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針筒與藥劑。

她說過不以醫術害人,可這次她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在連城與稷下學宮的雙重壓力下,藍景陽是一定會被放出去的,而且東陵還不能在藍景陽身上使什麼手段,要讓連城知曉肯定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

可要就此放過藍景陽,藍景陽也不會念她的好,即使她不追究,藍景陽也不會放過她,所以……

不管是為了什麼,她都不能讓藍景陽活太久。

為了將危險扼殺,她必須先下手為強,先取藍景陽的性命。

把瓶子里的葯抽了出來,看著透明的針筒,鳳輕塵的手有些顫抖,小小的針管似有千斤重。

她知道自己這一針打下去,她多年的堅持就會毀於一旦,她的醫德、她心底最後的防線通通都沒了。

最後,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呼……鳳輕塵深深地吸了口氣,緩緩地閉上眼,一滴淚珠從鳳輕塵的眼角滑落,鳳輕塵壓下心中的不安與譴責,一步一步朝藍景陽走去。

即使是步入地獄,她也要取藍景陽的性命。

這一針打下去,藍景陽身體的各個器官會慢慢衰竭,等到發現時已經晚了,最多一年藍景陽就會死於器官衰竭,連大羅神仙也救不了。

這一針最大的好處,不是讓藍景陽悄無聲息的死去,而是,就算連城就算把谷主請來,也查不出藍景陽的身體有問題,至於一年後藍景陽的生死,那與她何干。

壓下心中的譴責與良心的不安,鳳輕塵將針管扎進藍景陽血管里,閉上眼,將葯一點一點推入藍景陽的體內。

只是一針,就連剛入門的小護士都能做好,可鳳輕塵打完這針,整個人卻虛脫了,而這一切,熟睡的藍景陽都不知曉……

拖著沉重地步伐,鳳輕塵把一切痕迹清除乾淨,走出牢房,虛弱的對左岸道:「我們走吧。」

左岸看鳳輕塵滿頭大汗,一臉蒼白,很是不屑:「不就是殺個人嘛,至於這樣嗎?」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鳳輕塵出了多大的力。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