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8章 勾結,三公子情報有誤

「鳳輕塵……」藍景陽俊臉扭曲,手中的鐵鏈被他扯得嘩啦作響,想要朝鳳輕塵撲去,偏偏被鐵鏈卡住,只能朝鳳輕塵怒吼:「鳳輕塵,我不是什麼出身低賤的下人,你明知我的出身有多高貴。」

「高貴?你的出身有多高貴?」鳳輕塵嘲諷的笑道:「景陽先生,你千萬別告訴我,你是前朝皇室後人?要是這樣的話,我立刻把你交出去,四國皇帝肯定會很感激我。」

鳳輕塵笑得甜美,藍景陽卻氣得吐血。

這話,他認也不是,不認也不是。符臨是神廟後人,要知道他是藍氏皇族,第一個殺的不是鳳輕塵而是他。

「景陽先生不會真要說自己是藍氏後人吧?不過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你都說我是什麼鳳離嫡女了,再說自己是藍氏太子也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鳳輕塵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把藍景陽之前設的計全部瓦解,藍景陽雙眼通紅,死死地瞪著鳳輕塵。

「我說的是事實,你是鳳、離、嫡、女。」藍景陽一字一字,咬牙說道。

「你怎麼不說我是前朝公主,這個可信度不是更高嘛,再不然,你也可以說我是鳳離王什麼的,這樣我會死得更快。」鳳輕塵沒好氣的嘲諷,把藍景陽氣得吐血。

這個女人實在太聰明,也太警覺了,根本詐不出她的話……

在藍景陽和鳳輕塵談話時,旁邊屋子也兩人在說話。其中一人是符臨,至於另一個則是鳳輕塵想都想不到的人物。

「三公子,你的情報有誤。」符臨聽完鳳輕塵和藍景陽的對話,對對面的男人道。

沒錯,和符臨一起的男人就是崔家三公子,至於這兩人是怎麼勾搭到一起的,那就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

崔三公子眉頭緊鎖,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不太確信的道:「北陵傳來的消息,按理不應該有誤。」

崔家在北陵根基很深,當初鳳輕塵在北陵就借用崔家的勢力。那些人有忠於崔浩亭,自然也有忠於崔三的。

「事實勝於雄辯。三公子想要和我合作,得另開籌碼才是。」符臨手上拿著一個杯子,隨手把玩著,那漫不驚心的姿態著實讓人生氣。

不過,崔三雖有不滿卻沒有說什麼,誰讓是他主動找上符臨。

「這件事我會再查清楚,我相信符大人是聰明人,應該明白我不會拿這種事騙你。」崔三壓下心中的邪火,再道。

他可以肯定鳳輕塵就是鳳離嫡女,但他拿不出證據。

「我當然相信三公子,只是……此事事關重大,我不能光憑三公子一句話就得罪鳳輕塵。三公子應該明白,鳳輕塵背後的人不好惹,我有太上皇撐腰雖不懼九皇叔,可我怕王家、怕殺手聯盟。為了一個不知真假的事,惹上這些麻煩,可得不償失。」符臨充分展現其奸詐的一面。

話說得好聽,可歸根結底還是崔三給的籌碼太少了。

崔三公子深深地吸了口氣,再次加大籌碼:「待我成為……」

「三公子。」符臨不等對方說完便打斷:「你我都不是小孩子,這樣的許諾有多大的價值,你我都是明白人。未來的事我們不談,我們只談眼前。」

「眼前,我手上能動用的東西太少。」崔三算是見識到符臨的難纏了。

「那我們就沒有什麼好談的,從龍之功什麼的,我現在不需要。」符臨站起來,擺了一個請的姿勢:「三公子,時辰早了,我還要送鳳輕塵回去,免得她起疑。」

「你確定她現在沒有起疑嗎?」崔三仍不忘給符臨和鳳輕塵製造間隙。

符臨自信十足地搖頭:「這一點不勞三公子擔心。鳳輕塵懷疑誰,也不會懷疑九皇叔。我和九皇叔雖然是政敵,可我們從來不是敵人,這一點鳳輕塵很清楚。」

「你這樣的人,果然是天生的政客,和你這樣的人為敵太可怕了,希望我們永遠不要成為敵人。」能遊走在太上皇與九皇叔之間,符臨的政治智慧讓崔三佩服。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存法則,三公子謬讚。」符臨把這話當成讚美,丟下崔三公子,轉身去接鳳輕塵。

面對鳳輕塵,符臨沒有一絲破綻,讓鳳輕塵一度懷疑自己想太多,是藍景陽誤導她,離間她和符臨。

符臨這人,真正叫人看不透。

鳳輕塵垂眸掩去眼中的深思,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上車後便自然地問起:「符大人,你說的好消息呢?」

「我以為你快忘了。」

「付了酬勞的事,我都忘不掉。」鳳輕塵暗指她喝掉的那杯酒。

符臨再次搖頭:「那也能叫酬勞,輕塵你也忒小氣了。不過這件事,你真得要付我酬勞,我可幫了你一個大忙。」

「哦,是什麼事?如果值得,我可以考慮。」

「這個消息絕對值得。」符臨故作神秘,示意鳳輕塵附耳過來,湊在鳳輕塵耳邊小聲的道:「你被人坑掉的貨,我可以幫你補足哦。」

「你怎麼知道?」鳳輕塵抬頭看著符臨,兩人離得近,即使馬車內燈光昏暗,鳳輕塵也能看到符臨得意的模樣。

「這有何難,你也知我是做什麼的,只要佔一卦就知曉了。」符臨時刻不忘顯擺自己的專業,可惜鳳輕塵完全不信:「說實話,別拿這套忽悠我。」

真要佔一卦就什麼都知道,符氏也不會被驅逐出九州大陸。

「輕塵,你越來越不可愛了。」符臨嘆息,像個失了玩具的大孩子,完全沒有攻擊力。要不是鳳輕塵還算了解符臨,怕是真得要被騙了。

鳳輕塵不配合,符臨一個人也玩鬧不起來,老老實實的道:「這事得從半個月前說起。半個月,有一對兄妹找上門,想要拜見我國皇帝,希望東陵能同意讓他們族的人來東陵學習。這種事我哪裡有空管,本想把人打發走,可無意中從他們口裡聽到一件事,順著這事往下一查,便查到你和崔家鬥法的事。」

符臨說到這裡,不忘澄清一下:「至於這對兄妹為什麼會找上我,原因很簡單……你知道的,王家那種高門大戶,一般人進不去,這對兄妹求救了數次,也沒有見到王錦凌的面,沒辦法只好來找我。」

所以,鳳輕塵一定要相信他,這一切純屬巧合,他真得沒有特意卻查什麼,一切都是不長眼的人,自動撞上來,比如崔三公子……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