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1章 手段,江湖不太平

鳳輕塵絲毫不在意凌天有多憤怒,轉身就朝自己的馬車走去,用凌天送得匕首,割斷了套在馬上的繩子。

拉車的馬沒有馬鞍與踏腳,鳳輕塵也不在意,將匕首收好便翻身上馬:「小師叔,抱歉了。我和攝政王有約,已經耽誤許久,不能再耽擱了。」

天穹堡了不起嘛,一個武林勢力,再囂張也不能和一國相提並論,天穹堡真要和東陵叫板,東陵雖然會吃大虧,但天穹堡也討不到半點好。

這種魚死網破的事,凌天只有一點腦子就不會做。

「攝政王?東陵的九皇叔嗎?正好,我也有事找他,一同如何?」凌天畢竟不是熱血少年,雖然氣但理智還在。

原來凌天是來找九皇叔的,鳳輕塵瞭然地點了點頭,她就說天穹堡的少堡主,怎麼好好地出現在東陵。

這個時候來找九皇叔,想必是為海上的事。畢竟江湖中,也有不少人聽了南陵錦凡的話出海尋找陸家財富。

死了那麼多人,卻什麼好處也沒有撈到,那些江湖人定不會善罷甘休,凌天想必是江湖人選出來的主事者。

既然凌天有事求到九皇叔面前,鳳輕塵就更不會懼他,再次拒絕道:「九皇叔今天恐怕沒空見小師叔,小師叔要是不介意,我替小師叔說一聲,明天你再去,你看如何?」

話是尋問,卻沒有給凌天拒絕的餘地,本以為凌天會生氣,卻不想凌天欣然同意,鳳輕塵也不願意和凌天再糾纏,交待了留下來的官差,讓他們處理善後,並把凌天送到她那個別院去。

綠晴看著鳳輕塵離去的背影,又想到被人押走的紅袖,眼眶一紅,委屈的道:「公子,這個鳳輕塵也太囂張了,明知我們是天穹堡的人,居然一點面子也不給。」

凌天冷冷地看了綠晴一眼,沒有在鳳輕塵面前的自大狂妄,冷著臉道:「看樣子我真是太寵你們了,以至於你們什麼話都敢說,別忘了你們是奴才,是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樣子。」

「奴婢知錯。」綠晴從來沒有想過,奴才兩個字會出主子嘴裡說出來,當下臉色發白,瑟瑟低頭,說不出來的委屈。

凌天掃了綠晴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嫌棄,但更多的是不滿。

他這兩個丫頭,這兩年越發得張狂,也越來越愚蠢,女人果然是寵不得。

有東陵攝政王、王家家主、崔家未來家主、玄霄宮宮主和殺手聯盟做靠山,鳳輕塵確實沒有必要把天穹堡放在眼裡。

本以為鳳輕塵是個重情義的人,他放任紅袖出言辱罵鳳輕塵,也就是想要試一試鳳輕塵的底線,沒想到鳳輕塵這人雖重情義,卻不是對什麼人都有情有義。

說不給他面子就是不給面子,端得是傲氣不凡。看樣子東陵一行,他別想憑著與鳳輕塵那點兒交情撈好處了。

鳳輕塵原本就心情煩悶,遇到凌天這事更是覺得不順,到九王府時臉上也帶著幾分怒容。九王府的管家下人非常有眼色,哪敢觸鳳輕塵的霉頭,上前行了禮,便把鳳輕塵帶到九皇叔的書房。

女主子不高興,自有主子哄著,他們這些下人還是少上前找死的好。

暗衛明顯也懂這個道理,鳳輕塵一進書房,暗衛就悄悄往後撤了數十米,既能確保九皇叔和鳳輕塵的安全,又能不讓主子嫌棄。

在外人面前要裝高貴、裝明理,可在自家男人面前就沒有必要,鳳輕塵毫不掩飾自己的壞心情,嘭的一聲推開門,又咚的一聲關上,震得門栓上的木屑都掉了下來。

什麼人這般無禮,敢踹他的門。

九皇叔皺眉,眼中閃過一抹寒光,抬頭,看到是鳳輕塵,眼中的寒光頓消,將手中筆擱下,起身問道:「怎麼了?誰惹你不高興了?」

在太上皇那裡,輕塵好像沒有吃虧才是。

「在路上遇到了一條瘋狗。」鳳輕塵氣呼呼地坐下,九皇叔上前,給鳳輕塵倒了一杯水,聲音有幾分涼意:「怎麼一回事?」

在東陵,還有誰不長眼,敢惹輕塵?是他的手段太溫和,以至於某些人忘了他是誰,輕塵又是誰?

鳳輕塵把凌天的事詳細說了一遍,鳳輕塵很清楚,凌天找上她並不單單是為她,而是她背後的九皇叔。

就算她和暄少奇關係不錯,凌天一個少堡主也沒有必要為她費心思。

「凌天?」九皇叔嚼著這個名字冷笑:「據說江湖不太平。」

果然是找九皇叔的,鳳輕塵了解地點了點頭:「我還以為他是為了南陵錦凡的事。」最近各國都給九皇叔發信函,想要問九皇叔這事如何處理。

在處理海上這事,各國各城很默契地以九皇叔為主,畢竟這事最早是東陵查出來的。

「都一樣,為銀子而來。」江湖中人比世人想像中的更花錢。不管是學武還是買兵器,或者仗劍遊行都是一比不小的開支,可他們並沒有想像的富裕。

各門各派想打陸家財富的主意,組隊前往卻不想全軍覆沒,他們擔不起這個損失,必須要想辦法討點好處,以彌補他們的損失。

恐怕那群江湖人,打聽到他有意出兵夜城,想要跟在後面撿一點好處。畢竟是個人都知道,東陵要發兵夜城,其他三國八城不僅不會阻止,反倒會出手幫忙。

誰叫夜城犯了眾怒,找不到南陵錦凡,夜城只好倒霉了。

九皇叔將這些事細細和鳳輕塵說明,鳳輕塵聽得明白,詳細地軍情也不多問,反倒是問起江湖中的事:「最近江湖上出什麼事了?」

殺手聯盟也算江湖上的勢力,她不希望殺手聯盟被牽進去,有殺手聯盟這塊招牌在,她做事會方便許多。

「不久前,那些早已隱匿的邪教老東西一個個出現,有不少地方損失慘重。」九皇叔把自己所得的消息說出來。

「邪教?和哲哲有關?」哲哲現在是魔教教主,雖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但他的心性與手段,卻絲毫不比大人差,甚至手段比一般人毒辣百倍。

再加上,邪魔本就是一體,鳳輕塵會這麼問也不奇怪。

九皇叔知道鳳輕塵對哲哲不一般,當下就道:「不是。哲哲還沒那個能耐。」

魔教威風時,天下邪魔人物都為魔教教主驅使,但現在顯然不可能。

先不說哲哲沒有這個本事,能驅使那些早已成為邪魔之人;就算哲哲有這個本事,依他的聰明也不會做這樣的事。

九皇叔拍了拍鳳輕塵肩膀:「哲哲是個識實務的孩子,他不會做出自掘墳墓的事。」

會做這種的事的人,只有愚蠢得想要找死的人……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