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8章 登基,東陵終於落入手心

皇上手上的權利不小,可他此時根本無法調用,就算他能調用也改變不了,他癱瘓在床、無法處理政務的事實。

按皇上現在的情況,不管他手上有多大的權利,他都不可能再當皇帝,為了江山社稷,為了東陵的未來,另立新帝是必須的,哪怕是皇上也無法阻止。

皇上有意立前太子、現任江南王為皇帝,這樣才能和九皇叔打擂台,可他說不出來,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九皇叔扶未滿周歲,什麼都不懂的八皇子上位。

好在,九皇叔給皇上留了一個輔政大臣的名額,讓皇上不至於被人完全架空,只是這個輔政大臣必好好找,這是皇上唯一能控制、干涉朝政的人,要是有二心皇上就會雞飛蛋打。

皇上仔細思索他病重在床期間,眾位心腹的反應,挑來選去皇上最終還是選擇了符臨。

「皇上完敗。」鳳輕塵聽到輔政大臣的名單,默默地為皇上掬一把同情淚。

事情完全是按九皇叔定的調子走,皇上所有的反應都在九皇叔的算計中,不出三年九皇叔將會完全掌控東陵。

「他太自負了。」九皇叔冷漠地說道。

到這個地步,皇上還堅信他的心腹,仍舊會忠於他,為他賣命。

皇上也不想想,一個完全沒有自理能力,甚至說不出話的皇上,拿什麼保證屬下的命,拿什麼保證屬下想要的輝煌未來、高官厚裙,在命都無法保證,又看不到未來時,他的那些心腹還能忠於他?

現在唯一還會忠於皇上的,恐怕就是皇上親自訓練出來的死士,這些人見不得光,沒有皇上就只能死,只是這些人無法改變朝廷格局,他們只能呆在暗處。

徵得皇上同意,八皇子登基的事便提上議程,謝皇貴妃也母憑子貴,被封為皇太后,只不過她這個皇太后沒有參與政事的權利,她唯一的責任就是撫養八皇子長大。

九皇叔從來不小看女人,更不會認為女人就是沒有本事的,他不會讓謝皇貴妃有坐大的可能,坐在那個位置上,要沒有足夠的約束力,心就會大,會想要更多。

在群臣的配合下,皇上的不滿完全激不起半絲浪花,八皇子登基儀式順利舉行。

這一天各國各城的使者都帶上重禮,祝賀東陵新皇登基。遠在封地皇子無詔不得入京,九皇叔也沒有好心到,把人召回來給自己添堵。

登基儀式很隆重,只是站在萬人中央,光芒萬丈,受人跪拜的不是八皇子這個新君,而是站在八皇子身側的九皇叔。

天下人都知曉,東陵的大權很長一段時間,都會落在九皇叔手中,而不是那個還沒有長大的八皇子,八皇子能不能長大成人都難說,這個時候在八皇子身上投資實在不划算。

各國各城使者前來,一是為了恭祝東陵新君登基,另一則是打聽內幕,東陵太上皇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退位的。

眾城使者,遠遠地看到太上皇由宮人攙扶,在宮人的協助才完成儀式,只是因為隔得太遠,看不出皇上病得有多嚴重。

有幾個使臣便大子膽子,找人打聽皇上的情況,可惜九皇叔早已下了封口令,他們根本打聽不出什麼。

北陵的使者,仗著遠在北陵,不熟悉東陵文化背景,大大咧咧地問了一句:「九皇叔,怎麼不見太上皇。我等受安平公主所託求見太上皇,代安平公主給太上皇問好。」

「不必。」九皇叔冷冷地吐出兩個字,要是聰明人,這個時候定不會再言語,可偏偏這北陵使者,實在稱不上聰明,又說了一句:「怎麼能不必呢,九皇叔,安平公主一片孝心,你可不能阻礙安平公主盡孝。」

「本王不會。」九皇叔掃了一眼看熱鬧的使者們,眼中露出一抹譏諷的笑,不待北陵使者多言,九皇叔就道:「來人,護送北陵使者回北陵,接安平公主回國盡孝。」

「九皇叔,你不能,不能這麼做……」北陵使者這才知道事情大條了,連忙上前想要道歉,卻被禁衛軍給扣住了。

「大人,請……」禁衛軍說得是請,可動作卻一點也不溫柔。

「九皇叔,你不能這麼做,安平公主已嫁入我北陵,是我北陵皇室的兒媳,你不能把他接回來。」北陵使者大聲叫囂,九皇叔只平淡了說一句:「本王能。」

南陵和西陵的使者見狀,心裡明白這位九皇叔和太上皇不一樣,太上皇向來以禮儀之邦自稱,對待各國來使面子上都很客氣,可九皇叔不一樣,九皇叔很強硬,根本不在乎和各國撕破臉。

有北陵使者這個出頭的櫞子在,其他人就不敢再挑釁九皇叔的權威了,吉祥、奉承的話一框接一框地往外倒,九皇叔雖然很少接話,但時不時點個頭,表示他有在聽。

經過一天的接觸,各國、各城的使者,對這位東陵攝政王都有一個很全面的了解,那就是他和傳說中一樣冷傲狂妄,成為東陵實際掌權者後,就更加沒有顧忌。

各國、各城使者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和九皇叔打過交道後,他們越發懷念那個好說話的太上皇,可他們也明白,東陵的局勢他們說了沒用。

宴會結束,各國使者滿腹心事離去,這其中又以連城使者表現得最明顯,九皇叔召來心腹之人,讓他去盯著連城使者,一有動靜立馬告訴他。

沒有讓九皇叔失望,連城使者來東陵除了恭賀新帝登基外,還有就是把不肯回去的藍景陽帶回去。

連城使者私下和藍景陽碰過面,勸說藍景陽隨使者一同回連城,不要再留在東陵,東陵不安全。

藍景陽沒有立刻下決定,但也沒有否絕。

跟蹤的人繼續跟蹤,可惜藍景陽太狡猾了,最後把人跟丟了,沒有找到藍景陽落腳的地方。

跟蹤的人沒有辦法,只好打道回府,把消息整理好,上報到蘇文清的手上。

蘇文清看連城的人稱呼藍景陽少主,一拍桌子,大聲罵道:「藍景陽是少主,那九卿你是什麼?連城欺人太甚!」

九皇叔神色平靜,看著氣得不顧儀態,破口大罵的蘇文清,眼中閃過一抹欣慰。

他擁有朱僅僅是連城,沒有加城,他還有其他忠於他的人。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