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14章 離間,拒娶鳳輕塵

九皇叔從宮裡出來,周身散發著森冷的寒氣,一臉嚴肅地登上馬車,從頭到尾沒有說一句話。

車夫被九皇叔身上的寒氣,嚇得縮在角落裡,根本不敢上前問九皇叔要去哪,直接把九皇叔送到鳳府。

下了馬車,九皇叔才知車夫把他送到鳳府,九皇叔愣了一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身上的寒氣淡了一些,踏入鳳府時,已和平常無異。

得知鳳輕塵三人商量出來的方法,九皇叔將心中的事放一邊,很給面子的誇一句:「不錯。」

郭保濟還算矜持,谷主則毫不客氣把功勞搶了:「我們出馬,還能差得了。」

「最好快一點,本王沒有時間陪他耗。」九皇叔神色淡淡,語氣森冷。眾人只當他對皇上不滿,並沒有往深處想。

「要不著痕迹,還要快,這個有難度。」總得給皇上一點時間,縱慾過度也得先過度才能出事呀。

「要不,我們讓謝家背黑鍋?」郭保濟試探地說道。

醫治的過程出一點小意外,說是謝家驅動了蠱毒,也能解釋得過去,只是這事不經查,皇上一旦往深處查,他們幾個就暴露出來了。

「不行。」鳳輕塵第一個反對:「謝家那個空子不能鑽。我要是皇上,這個時候就會找謝家,給他一點小恩惠,讓他們放棄驅動蠱蟲。同樣,我要是謝家我肯定會答應,現在這個情況,皇上根本不受他們控制,而皇上要是死了,他們謝家也沒有活路,不如答應皇上的條件,求一點好處。」

「輕塵說得沒錯。」九皇叔一句話,就把鳳輕塵的功勞搶了:「沒有更好的法子,就按原計畫,其他的交給本王。」

九皇叔在桌面上輕敲了一下,露出一抹自信的笑,鳳輕塵想了一下,便試探地問道:「你要從後宮下手?」

「嗯。」九皇叔輕輕點頭:「謝皇貴妃是個聰明人。」

「那就成,謝皇貴妃再幫忙添把火,事情會快許多。」後宮之前有不少女子懷孕了,可前段時間禁宮被謝家把持了,那些宮妃腹中的孩子沒有一個保住了。

這個時候,那些后妃肯定著急了,謝皇貴妃再給她們一點機會,她們絕對會使出渾身解數,好求得皇上寵愛。

「我是不是要再進宮一趟,去各宮娘娘那裡走走呢?」鳳輕塵笑著問道。

事實上,她挺喜歡去後宮的,在後宮轉一圈,不用做什麼就能撈一大筆銀子,沒人嫌銀子多,她只嫌少。

「不用,你去了反倒讓皇上起疑。」九皇叔出聲否絕了,接著又和郭保濟、谷主商談了一些細節,確定計畫沒有破綻後,九皇叔才帶著鳳輕塵回房。

九皇叔這段時間幾乎把鳳府當家,白天黑夜都呆在鳳府,自己的府邸反到去得少了。

有御使彈劾,說九皇叔這等同入贅,丟子皇室顏面,皇上責備了兩句,試探地說一句,他可以為九皇叔和鳳輕塵賜婚。

九皇叔是不在乎皇上賜婚的事,可他擔心鳳輕塵在乎,要是鳳輕塵知道,皇上同意給他們二人賜婚,他卻拒絕了,不知輕塵會不會生氣。

看著鳳輕塵嬌美的側臉,九皇叔陷入深思。

這事,他是說還是不說?

「怎麼了?」九皇叔走神得太明顯了,鳳輕塵想裝作不知都不行。

「輕塵……」九皇叔目光深邃,眼中閃過抹掙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鳳輕塵很少見九皇叔這樣,擔心地問道:「發生什麼了事?」

「輕塵……」九皇叔深深地吸了口氣,想了半天還是決定把這件事說清楚,免得輕塵從別人嘴裡聽到,會更生氣。

「皇上今天說,要給我們賜婚。」

本以為鳳輕塵聽到這個消息會很高興,沒想到鳳輕塵卻是一臉震驚外加不解:「賜婚,他怎麼會給我們賜婚,他有什麼陰謀?」

不能怪鳳輕塵這麼想,她可不認為皇上此舉是為了她和九皇叔好。皇上不壞他們的事就成,怎麼可能會為他們好。

「皇上絕不是臨時決定的,只是他具體要做什麼,本王也想不明白。」他成不成婚,對他的權利並沒有衝擊,即使娶了鳳輕塵,他在東陵的地位依舊不會受衝擊。

「皇上此舉會不會是想爭取時間,好化解你在前朝的布局。要知道籌備婚禮,可是要耗費許多時間的。」鳳輕塵試著從這方面去猜測。

「不無可能。皇上此舉太突然,本王怕其中有詐便拒絕了。」

「是應該拒絕,我們的事不需要皇上插手。」鳳輕塵懷疑,皇上此舉是不是有意離間她和九皇叔,皇上應該算到九皇叔會拒絕。

「沒錯,我們的事情不需要皇上插手。」九皇叔一直看著鳳輕塵,就怕鳳輕塵生氣,好在鳳輕塵並無半點不滿,九皇叔這才放下心來。

不管皇上有什麼陰謀,都不會得逞,他和輕塵之間,不是一紙婚書的事。

是夜,兩人相擁而眠,睡了一個安穩覺。宮裡,皇上卻是半天睡不著,他腦子裡充斥著許多事情。

謝家的事、東陵九的事,還有朝中官員的安排……

謝家已不足為懼,他已派心腹去和謝家秘密談判,他可以放過謝家出逃在外的人,但謝家必須把下蠱之人交出來,絕不能再驅動蠱毒。

至於東陵九?皇上就不信,鳳輕塵得知東陵九拒絕娶她,還能一心向著東陵九,一心為東陵九做事。

只要東陵九和鳳輕塵之間出了間隙,那事情就好辦許多。鳳輕塵不是一個人,她身後還有愛慕她的王錦凌和遠在玄霄宮的暄少奇。

依王錦凌對鳳輕塵的深情,依暄少奇對鳳輕塵的重視,他們二人得知東陵九拒娶鳳輕塵,一定會站在鳳輕塵這邊,和東陵九打擂台。到時候他什麼都不用做,東陵九自己就忙不過來。

最最讓皇上頭痛的,是官員的安排。東陵的朝政已不是半年前朝政,甚至有很多官員,皇上都不認識。

謝家和九皇叔把持朝政期間,大肆排除異己,提拔自己人,皇上康復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洗牌,把懷有二心的人踢出去,把自己的人安排在重要職務上。

皇上把朝中官員的職位和名字,在腦中過一遍,然後又要想著,要用什麼理由把不屬於他的人踢下去。

越想皇上越頭痛,一次性清掉太多官員,很容易引起內亂,東陵可經不起再一次震蕩……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