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7章 進宮,別髒了我家的地

謝家幾個晚輩雖有不滿,可他們也知謝家主這話是為他們好,是為了整個謝家好。

憑他們謝家現在的處境,找王錦凌報仇無疑是自尋死路、自斷生機,毀了整個家族的後路。

有謝家主這句話,謝家後代子孫就不用背負仇恨而活,他們可以休養生息,重新開始……

大家族行事,雖然很多時候外人不能理解,但有一點卻可以明白,那就是無論何時,家族利益都高於一切。

在家族榮辱、昌盛面前,個人利益永遠不值得一提。

在謝家最後一批幼子安全離開時,一個黑沉的木箱,被抬到了王家王錦凌的面前:「大公子,謝家奉上薄禮一份,多謝大公子手下留情。」

這人話一說完,就拿出一把匕首,唰的一下拔了出來,朝自己脖子划去,王錦凌眼瞼微抬,冷聲道:「別髒了我家的地。」。

那人一震,知道王錦凌是收下這份禮了,雙手抱拳,低頭退下……

事實上,王錦凌一點也不想收這份禮,可謝家這排場,擺明了他不能不收。

看著那黑沉沉,毫無特色的木箱,王錦凌眉頭微蹙,一臉為難:「死到臨頭,還要讓本公子為難一下,謝家也算夠本了。」

王錦凌完全沒有打開木箱的意思,而是靜靜地坐在椅子上。一柱香,站起來說道:「天亮後送到鳳府,就說本公子給九皇叔的大禮。」

「是。」護衛一頭霧水,卻不敢多問,乖乖地把箱子抬起,卻發現這箱子根本不重,也不知裡面裝得是什麼。

王錦凌掐得很准,東西送到鳳府時九皇叔還在,王家的護衛放下東西,便轉身離去。

「送給你的東西,怎麼送到鳳府來了。」鳳輕塵對箱子里的東西並不好奇,反正不是給她的,是什麼都無所謂。

九皇叔只看了一眼,便猜了個七八分,眼帶同情地看向鳳輕塵:「事實上,這是王錦凌給你的,只不過……你想要拿到手,還要費一番周折。」

「給我的?」鳳輕塵歪著腦袋問道,表情有些扭曲:「別告訴我,這是謝家的財產?」

如果是的話,她會哭得……

「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九皇叔含笑地點頭。

謝家這事做得還真意思。

「不是吧……這個時候給我,我能要嗎?這東西可在抄家的範圍。」鳳輕塵淚流滿面……錦凌太陰險了。

借了殺手聯盟的人,卻給她一筆不能收的報酬。

錦凌不是正人君子嘛,怎麼做這樣的事,這是要鬧哪樣啊!

「是呀,所以才會送到本王面前。」這麼大一份財產,是個人都會心動,他也是凡人,而且還是個缺銀子的凡人,面對謝家巨額財產,要說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

謝家這一步棋還真是讓他為難了,熱騰騰的包子就在手中,他是咬還是不咬呢?

這一咬下去,肯定會燙嘴,嚴重點還會傷了舌頭;可要不咬,他又實在不甘心,要知道他這伙正餓著呢。

「皇上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謝家,謝家肯定是抄家滅族的大罪,這些東西收了下來,我們和謝家就脫不了干係。」鳳輕塵承認她很心動,真想把這個木箱留下來,可是理智告訴她,貪心沒有好下場。

「你說得沒錯,謝家的財產即使要,也不能這樣收下。」九皇叔點頭。

他最近要防備前朝舊部的人鬧事,沒法將全部精力都放在對付皇上身上,這個時候還是小心為上。

錢財雖好,可為此付出太大的代價,就不值得了。

「你打算怎麼處理?」鳳輕塵上前,敲了敲木箱。

對裡面的東西雖然好奇才,可鳳輕塵卻沒有打開看。

謝家的財產絕對不少,謝家主特意送上來,就表明這箱東西足已讓他們心動,為了保持冷靜,不被錢財沖昏腦袋,她還是不看得好,以免平添郁糾。

九皇叔閉目思索,最後還是說道:「送進宮吧。」

「給皇上?太便宜他了,也太便宜謝家了。」謝家太過分了,明明知道他們現在吃不下謝家這塊肉,還把這塊肥肉送到他們嘴邊,這不是白白饞死他們嘛。

「那你有什麼好法子?」九皇叔笑問,卻並沒有太過當真,只認為鳳輕塵不爽,言語上出口氣。

哪知,鳳輕塵這麼快就想到法子。

「你把這箱東西送進宮,就說是謝家托你送給八皇子的。」鳳輕塵漂亮的眼珠提溜一轉,說不出來的靈動。

雖說滿京城,甚至滿東陵都在傳謝家通敵叛國的事,可只要皇上沒開口,官府沒有給謝家定罪,那謝家就是無罪,謝家這個時候給八皇子送東西,自然是合情合理的。

到時候,皇上還能搶自己兒子的東西不成。

「小聰明。」鳳輕塵能想到的,九皇叔自是能想到,只是他的心思不在這個上面罷了。

鳳輕塵得意的笑道:「謝家讓我不高興,我就讓皇上不舒坦。你進宮後,順便把郭神醫的病情說重一點,還有谷主受了驚嚇,我也著了涼,躺在床上一時半刻起不來。讓皇上保重龍體,一定要撐到我們幾個進宮。」

哼,別以為大夫是好惹的,她今兒個要讓皇上明白,雖然大夫弄不死你,但要讓你多受點苦,那還是很容易的事。

是人都會有頭痛腦熱的時候,皇上也是人。以後,得罪誰也別得罪大夫,得罪哪個大夫也別得罪女大夫。她這個女大夫的心眼,就比針眼大那麼一眯。

「……」

這不是小壞了而是威脅了。九皇叔知道鳳輕塵有爪子,只是沒想到鳳輕塵的爪子露得這麼真接。

不過,讓皇上為自己的錯付出代價也是應該的,皇上既然做出劫人的事,就要為失敗而付出代價。

要知道,郭保濟和谷主真要被皇上劫走了,要頭痛的人可就是他了。

九皇叔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辦到。

鳳輕塵笑眯眯地送九皇叔出門,一個轉身臉上的笑就收起來,身後的門嘭的一聲關上,再配上鳳輕塵兇巴巴的樣子,守門的小廝差點嚇尿了。

鳳輕塵走到空曠的地方,大聲喊了一句:「歐陽豆豆,給我滾出來。」

別以為她睡了一天,就把正事給忘了。

豆豆這貨居然敢擅自離開軍營,活膩味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