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78章 殘忍,那就殘忍到底

王錦凌是個冷靜自持的人,初見時的激動與歡喜過後,王錦凌很快就恢複了大公子的翩翩風度。

「山野小地,沒有好東西可招待,輕塵可別介意。」王錦凌提起白玉茶壺,給鳳輕塵倒了一杯清水。

仔細看,會發現大公子握茶壺的手微微顫抖,可轉身將茶遞給鳳輕塵時,他卻沒有顯露半分,那溫潤如玉的眸子,只有淺淺的笑意和專註。

鳳輕塵確實渴了,一口將杯中的水飲盡,只是一杯水,入口卻是甘甜清香,帶著絲絲甜沁。鳳輕塵已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知的孩子,這一喝便明白這水大有來頭。

鳳輕塵放下杯子,感慨了一句:「玉山湖的泉水,倒是被我糟蹋了。」

玉山湖離皇城有數百里遠,這水想必是早上快馬加鞭送來的。

「泉水再好,也是給人喝的。」王錦凌又給鳳輕塵倒了一杯,白皙修長的手杯,握著瓷杯,倒顯得那瓷杯比平時更好看了。

鳳輕塵略一恍神,接過杯子一口喝盡,見王錦凌還要給她加水,鳳輕塵連連擺手不肯再喝了:「不能貪杯。」

「一杯水而已,何來貪杯之說。輕塵要是喜歡,我讓下人給你送一些去就是了。」玉山湖的水好,天下聞名。可玉山湖是王家的私產,皇上想要玉山泉水還得和王家人打招呼。

「不了,我一年有大半的時間不在京城。」鳳輕塵搖頭拒絕,她雖然也愛享受,可沒有錦凌這麼講究。

她終歸不是從小就接受世家教養的女子,對吃穿方面遠不如世家女子講究。

「怎的,輕塵又要出城?」王錦凌眼神一暗,察覺到自己失態了,連忙垂下眼眸,裝作去整理棋盤。

剛剛那盤棋被他毀了,他現在要復盤。復盤需要集中注意力,如此正好可以轉移他的注意力。

「嗯。」鳳輕塵點了點頭:「有些事情要安排,畢竟和以前不一樣了。」

藍九卿所說的武林大會即將召開,如果時間允許,她會盡量去旁觀,當然要是太忙了就另說。

她現在最關心的是山東那塊,如果佟珏和佟瑤那裡安排妥當,她肯定要親自去一趟,把山東陳家徹底掌握在手中,然後安排人把鳳離族人安頓在那裡。

山高皇地遠,當年三王爺能在那裡紮根,而不被皇上發現,她也可以。

更何況,現在東陵動蕩,注意山東那塊地的人肯定少,要錯過這個機會,日後可就難辦了。

雖有不舍,可王錦凌也知道鳳輕塵身份不同,身上的責任也大,小小一個東陵,怕是留不住鳳輕塵。

「會停留多久?」王錦凌將棋子一顆一顆,按原來的位置擺好,動作平和,可他的心卻不平靜。

「也許一個月,也許更短。」東陵鳳府是她的家,但她註定不可能一直守著鳳府。

王錦凌點了點頭表示了解,手上的黑子握了半天也沒有放下去。

王錦凌嘆了口氣,知道這盤棋無法復局,索性將棋子放到一邊,說道:「既然來了,就幫我把眼疾醫好。」

換言之,他要回城了。

「你……捨得?」鳳輕塵一頓。

王家完全可以置身世外,錦凌何必去趟這渾水。

「大半年了,一直呆在這裡也不像話。」王家就算願意避其鋒芒,謝家也不會允許。謝家想踩在王家頭上很多年了。

鳳輕塵低頭,沉默片刻說道:「不要勉強自己。」尤其是為我勉強你自己。

「輕塵,你想太多了。我王錦凌豈是會勉強自己的人。這半年來謝家蹦達得太歡了,王家再不出面,世人都快忘了,王謝、王謝,王在謝家前了。」世家的權威和地位不容挑釁,要不是謝家挾天子以令諸侯,他們王家也不會這麼被動。

藐視皇權的罪名,能不背就不背。他畢竟不是十六七歲的衝動少年,自是不會與謝家硬碰硬。

現在九皇叔回來了,有九皇叔衝鋒在前,他們王家自是不必正面與皇權對上。

「既然你心中有謀劃,我也不再多說了。對了,浩亭什麼時候會回來,這次在北陵多虧了你們。」鳳輕塵輕巧地將話題轉移。

王錦凌笑著配合:「下月浩亭就會回來。他與我妹妹的婚期定了下來。」

「定在什麼日子,到時候定要奉上在大禮一份。」至於出席就算了。

她要以鳳離嫡女的身份出席,肯定能高座首位。可要以鳳輕塵的身份出席,那些世家夫人恐怕不願意和她多說話。

世家重規矩、在乎名聲,她的名聲實在不算好。

「來年二月二。」隨著對崔浩亭的深入了解,王錦凌對這婚事,倒沒有最初那般不滿了。

他的妹妹,王家的嫡女。早晚要嫁入世大族當主母,不是崔家也是別家,世家子女的婚姻,從來不是考慮感情問題,而是兩個家族的聯繫。

「花朝節到是一個好日子。你……」鳳輕塵接話,順勢就想問,王錦凌什麼時候成親,卻被王錦凌快一步打斷了:「天色不早了,輕塵我們要進城的話,得儘早。不然天黑了這路便難走了。」

是她殘忍了。

鳳輕塵歉意地笑了笑:「錦凌想必還要收拾,我就先進城,你改日再進城吧。這般匆忙想必王家也沒有做好準備。」事實上,是她不想和錦凌共乘一車。

既然殘忍,那便殘忍到底罷。

王錦凌臉上的笑一僵,隨即輕輕點頭:「好。」

王錦凌不是九皇叔,如果是九皇叔,他根本不會顧忌鳳輕塵的意願,他開了口就一定要和鳳輕塵一同回去。

王錦凌終歸是王錦凌,他會為鳳輕塵著想,他不會讓鳳輕塵為難,哪怕他此刻心裡無比失望,也不會強求鳳輕塵。

鳳輕塵前腳回府,九皇叔後腳就收到了她和王錦凌的對話,包括鳳輕塵拒絕和王錦凌一同回城的事。

九皇叔心情很好,看到跪在下面的暗衛,大發慈悲的開口:「退下。」

暗衛一驚,以為自己聽錯,猛得抬頭,正好看到九皇叔來不及收回的笑,當下整個人都呆了。

一定是他抬頭的方式不對,他居然看到九皇叔在笑!

可下一秒,九皇叔就變臉了,一個冷眼掃過來:「精神這麼好,去一趟城外,告訴王錦凌,本王明天要見他。」

呃……暗衛愣了一下,隨即反射性的點頭,出了門才想明白,自己一個失神,生生把自己睡覺的時間給貢獻出來了。

後悔呀!

符臨過來時,就看到暗衛一臉苦逼地站在門外,連他靠近都沒有發現。

出事了?

符臨眼中閃過一抹不安……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