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9章 過繼,拿什麼相信你

鳳輕塵和鳳離族六位長老抗爭時,藍景陽也收到了他姑姑傳來的消息。

「少主。公主請你速回,不得干預東陵九的行動。」來人很恭敬,可言詞上卻不怎麼客氣。

藍景陽聽到這話並沒有生氣,而是溫和地點頭:「告訴姑姑我知道了,我不會再干涉他的事。兩天後我便會離開鳳離族。」

「少主英明。」來人誇了一句,便退了下去。

待到那人走後,藍景陽臉上的笑立馬收了起來,幾次試探下來,他終於可以死心了。

「親兒子就是親兒子。姑姑,你這樣讓我如何相信你?」連自己的親兒子都能算計,難保不會算計他,他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姑姑身上,他得多傻。

「我確實是很傻,要不是傻的,又怎麼會乖乖地在稷下學宮呆十多年,除了一身學識,我半點為君之道都不懂。姑姑,這樣的我,真能坐上那個位置,真能從東陵九手中,搶回屬於我的東西嗎?」啪……藍景陽將手中的筆折斷,溫和眸子如同深潭,詭異莫測。

東陵九,姑姑說他不近女色,卻能碰鳳輕塵。

東陵九,姑姑說他有心魔,可在禁地卻能不受幻象的影響。

東陵九,姑姑說他現在還沒有實力,可以爭奪天下,可事實呢?東陵九在四國九城,都有深厚的力量,而這些都不屬於藍氏。

姑姑甚至把代表藍氏權力的九州令牌給了東陵九,要不是看到鳳離王印的作用,他永遠都不會知道,九州令牌還有它的子令牌到底代表什麼。

沒有九州令牌,就算他是藍氏後人,也無法號令藍氏舊部。

「親兒子和親侄子。拿什麼讓我相信你,我的姑姑……」藍景陽雙眼沒有焦距地看著前方,唇角上揚,露出一抹詭異的笑。

藍家的人,他就算再傻也有自己的底牌;他就是再傻也不會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個不切實際的可能上;他就是再傻,也不會把自己真實的一面,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藍景陽收回視線,低頭看著桌上的白紙,笑了……

天真不懂世事,有點小聰明卻無大算計;自以為隱藏的很好,卻處處都是破綻,這樣的他哪裡像有能力爭奪天下的人。

幾番試探下來,東陵九你應該不會把我放在眼裡,把我當敵人吧?

姑姑,你應該相信我還是當年那個什麼都不懂,任你擺布的景陽吧?

藍景陽輕笑,提筆寫下一串數字……

東陵九做的事,他也會!

……

狹路相逢,狠者勝!

鳳輕塵和六位長老的對峙,最終以鳳輕塵勝利為終結,而鳳輕塵付出的代價是陸家的財富,她會為鳳離族奪得這筆財富,作為鳳離族東山再起的資本。

拿父親的死因,母親家族的財富,鳳輕塵終於說服這群頑固的老頭,讓他們同意開祠堂,允她單獨進去祭拜,給她最隆重的歡迎式。

九皇叔說得沒有錯,每個人都有價格,只要拿出足夠的利益,這世間就沒有說服不了的人。

七位長老,以簡單而隆重的禮儀,將鳳離宗祠的大門打開,待鳳輕塵換上鳳離嫡女的盛妝後,便可進入祠堂祭拜。

有人不滿,說太過隆重了,大長老只冷冷地說了一聲:「如果你能為族人做出巨大的貢獻,我們七人也可以讓你進祠堂。」

那人訥訥無語,其他不滿的人也只能低頭,怪自己沒有一個好父母。

鳳輕塵沐浴更衣,換上鳳離族為嫡女準備的衣服。

鳳離族有專門為嫡女準備的衣服,從一歲開始,每年春秋、夏冬各八套,滿滿的十大箱子,全是為鳳離嫡女準備的衣服。

「鳳離族的女兒個個嬌養,苦誰也不會苦了鳳離嫡女。這些衣服是族人大致推算出來的,我們不知道你的年紀這麼小,為你準備的衣服已經舊了,這些是為下一代嫡女準備的,去年做的衣服,正好你可以穿。」為鳳輕塵介紹衣服的,是一個年近四十的婦人,鳳輕塵叫她十三嫂。

鳳輕塵看著滿箱的衣服和珠寶,說不感動那是騙人的,這些人其實一直沒有忘記她,即使只是形式上的記住,可也代表有人還記得她。

「替我挑一件。」鳳輕塵閉上眼,不讓自己的情緒外露。

對鳳離族,她這才有了一點點歸屬感,至少她的出現是有人期盼的。

換上鳳離族的盛妝,鳳輕塵愣了……

開領寬袖,金色的腰帶,瑰麗繁雜的紋路……這樣的衣服她曾經穿過,那是孫正道夫婦為她準備的,難道他們是……

「大小姐,你沒事吧?」十三嫂小聲的叫了一句,鳳輕塵連忙回神:「我沒事,替我上妝。」

有些事情她不曾細想,現在想來才發現,很多事很早都露出了端倪,只不過她沒有往深處想罷了。

孫正道夫婦果真是為她而死。

唉……

鳳輕塵暗自嘆了口氣,等到十三嫂幫鳳輕塵上好妝時,鳳輕塵已收拾好了心情,對著鏡子看了兩眼。

果然是佛靠金裝,人靠衣裝。不過是換了件衣服,氣質便迥然不同。鏡中的她,高貴大方,眉眼間是凜然不可侵犯的傲氣。

這就是鳳離嫡女!

「也只有大小姐,才能壓得住這身衣服。」十三嫂忍不住贊道。

沒有接受過嫡女的教養,卻有不凡的氣派,王族後人果然不凡。

鳳輕塵笑了笑沒有說話,穩步朝外走去。

鳳離宗祠堂前,七位長老和他們兒子孫們,早已在門外等候,殺手聯盟的七個老怪物只能在外圍。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族人,粗粗看去絕對不少於千人。

這些人看到鳳輕塵緩緩走人,沒有過多的情緒,他們大多是好奇。鳳離王族和鳳離嫡女於普通族人來說太遙遠了。

果然,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呢,那些在路口熱情迎接她的人,並不代表整個鳳離族。不過,她一步已經邁開了,這就足夠了。

鳳輕塵粗略看了眾人一眼,便不再亂看,端正地看著前方,緩步朝祠堂走去。

七位長老見到鳳輕塵,微微欠身,行了個禮,然後就見大長老對祠堂里的眾牌位,介紹了鳳輕塵的身份,同時亦將鳳輕塵的名字記在祖譜上。

鳳離輕塵!

這是鳳輕塵在鳳離族名字,也是鳳離族這一代的嫡女。

鳳輕塵走進祠堂,看著密密麻麻地牌位,第一次明白什麼叫世家大族。

這裡,至少有上千塊牌位,而這裡每一個名字,當年都是九州大陸能叫得出名號的人物。

難怪鳳離清歌為自己是風離女而驕傲,傳承千年的家族,他的底蘊、他的莊重、他所代表的意義,絕不是那些新興的權貴世家可以比的,甚至王謝等世家在鳳離族面前也會黯然失色。

鳳輕塵沒有半絲勉強,恭敬地跪了下去,給祠堂里鳳離族先人跪下,鄭重地磕頭。

從此,她就是鳳離嫡女,她會代替父親,守護鳳離族。

她會做鳳離族出色的嫡女,帶鳳離族走出雪地,讓鳳離族得以延續,讓鳳離族後人以她為傲。

鳳輕塵一連磕了九個響頭,連同她父母的那一份。

七位長老站在一旁,不管他們內心怎麼想,又有怎樣的盤算,面對鳳離族列祖列宗,他們都是恭敬的。

在宗祠,他們會把所有不滿都收起來,他們以身為鳳離族人為傲。

畢竟不是正式的開宗祠的日子,祭拜的儀式很簡單,大長老和鳳輕塵說,等到今年祭祖時,會把她父母的牌位也放進去。

鳳離王族人死後,牌位都會供奉在宗祠,受鳳離族世代香火供奉。

依陸以沫的出身,鳳離族是不願意承認的,可是……鳳離族需要陸家的財富,這個時候自然要為陸以沫破例。

鳳輕塵知道這是大長老給她面子,當下也客氣地點頭:「多謝大長老。」

「這是我身為長老該做的。」大長老看鳳輕塵神色平靜,心中暗贊她沉穩。

一行人出了宗祠後,便是家宴。

家宴的菜色並不特別奢侈,但有很多東西是鳳輕塵沒有吃過的,據說是鳳離族世代流傳下來的方子,放眼九州大陸,只有鳳離族做得出來。

雖然退隱雪峰,鳳離族人卻依舊保有世家的驕傲,一舉一動都透著良好的氣度與教養。

要不是錦凌替她普及過世家的知識,為她講解過世家的規矩,她肯定會在家宴中出醜。

她之前所學的規矩,在鳳離族面前根本不夠看,如果沒有王錦凌時不時的提點,她肯定會被她那些侄女襯得粗鄙不堪。

一頓飯吃下來,賓主盡歡,幾位長老對鳳輕塵都很滿意。

依鳳輕塵的人品和教養,走出去絕不會讓人說,鳳離嫡女粗俗不堪。

滿意歸滿意,該談的正事眾位長老絕不會忘……

「過繼?」鳳輕塵聽到大長老的話,臉色立馬變了,想也不想就否絕:「我不同意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