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1章 雪盲,北陵的計畫

東陵和北陵的交界處已經很冷了,可踏入北陵境內,鳳輕塵才知道邊關的那點冷實在不算什麼,因為北陵還是大雪漫天,讓鳳輕塵有一種瞬間穿越的感覺。

官道上積了厚厚一層積雪,兩邊極少有山巒樹木,地勢一樣高,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刺得人眼睛睜不開。

官道上,走在最前方的是北陵大將軍司徒,他領著五千人開路,中間則是安平公主的嫁妝和陪嫁人員,多達兩千人。

這兩千人除了九皇叔和司家十八騎,按理都是要留在北陵,不能再回東陵,包括鳳輕塵。

最後還是北陵的兵馬,有三千多人。北陵是不會允許東陵的兵馬,進入北陵境內,更不用說去北陵皇都了。

護送九皇叔的五千人馬,暫時留在邊關,等九皇叔返回東陵時,他們再護送九皇叔回東陵皇城。

九皇叔和鳳輕塵一行人在雪地走了三天,陪嫁的當中有好幾個人眼睛不適。北陵大軍中有隨行的軍醫,軍醫診治的結果是水土不服,休息兩天就好了。

鳳輕塵卻知道,這些人應該看久了雪,得了雪盲症,可她卻沒有機會和九皇叔說話,更不用提去給那幾個醫治了。

這幾天,不僅僅是鳳輕塵,就是九皇叔也一直被北陵人盯著,走到哪都有北陵的人跟在身後,很多事都不方便做。

雖然不滿,可也是沒有別的辦法,到了人家的地盤,就得受人管。他們手上沒有兵,北陵卻有八千個人高馬大的漢子。

實力決定一切,對方表面上對他們也足夠尊敬,私底下的小動作,他們也只能私下反擊,不然撕破臉動起手,吃虧的就是他們。

是夜,眾人入城時,鳳輕塵終於找到機會,把雪盲症的事情和癥狀告訴九皇叔。

雪盲症發現得早不嚴重,休息兩天就能好,但要是再次看雪,依舊會再度患上雪盲症,到時候會越來越嚴重,甚至會瞎。

「你是說,北陵人知道卻故意不告訴我們?」九皇叔畢竟是習武之人,再加上他沒有一直盯著雪地看,倒是沒有什麼影響。

鳳輕塵點了點頭:「北陵人沒道理不知,你看他們帶的帽子,帽沿前有一層黑紗,那塊黑紗就是用來阻隔雪面亮光用的。」

「北陵人想要做什麼?」弄瞎他們所有人,或者弄瞎他?

從邊關到北陵皇都要走一個半月的路,他們要是不了解那雪盲的癥狀,的確有很多人會瞎,包括他自己。

「不知道,不過肯定沒有什麼好事。」鳳輕塵覺得這事針對九皇叔的可能性很高,因為只有九皇叔有那個價值。

北陵很缺糧,如果有人拿糧食換九皇叔的命,他們絕對會冒險。

北陵人擅戰,卻因為所處的環境極難種植糧食,糧食一直都是從三國九城購買。

為了防止北陵壯大,東陵聯合西陵、南陵、九城,嚴格控制賣給北陵的糧食,讓北陵人勉強能活下去,人一多便會餓死。

北陵的人口不可能不增漲,可賣給北陵的糧食卻不肯往上漲,這幾年,北陵一直靠走私才能買到糧食,勉強維持生存。

可是,走私來的糧食價格極高,北陵人要用命去打獵、採藥,才能換到勉強可以過活的糧食。

為了買糧食,北陵越來越窮,年輕的漢子每年也要死上萬,再這麼下去,不需要三國九城出兵,北陵就會活活困死在這片雪地里。

顯然,九皇叔也認為,北陵這次應該是針對他。安平公主和鳳輕塵坐在馬車裡,得雪盲症的可能性極低,那些陪嫁的人沒有什麼價值,最有價值的就是他。

「想要弄瞎本王?」九皇叔哼了一聲:「本王成全他們,倒要看看這群人要做什麼。」

又走了兩日,九皇叔也喊起眼睛痛,軍醫來看發現九皇叔果然患了雪盲症。不過,軍醫依舊是那套說詞,讓九皇叔休息兩天,也別一直悶在馬車裡,時不時看看外面,多多習慣就好。

讓雪盲症患者看白茫茫的雪地,對方不是庸醫就是想要謀財害命,明顯對方是第二種。

九皇叔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像是接受了對方的意見,一回到馬車內,十八騎就把鳳輕塵準備好的冷牛乳給九皇叔滴上。

一旦得了雪盲症,可用鮮人乳或鮮牛奶滴眼,每次5—6滴,每隔3—5分鐘滴一次,使用的牛奶要煮沸冷透才可用。

要不是有對策,鳳輕塵也不會讓九皇叔去冒險,因為九皇叔是真得患了雪盲症,不過沒有那麼嚴重罷了。

為了不讓北陵的人起疑,九皇叔時不時就看向外面,不過眼睛卻沒有盯著雪看,而是盯著馬車的車輪。

他可不想真瞎。

暗中監視的人,不知九皇叔早已知道他們的計畫,正在盤算九皇叔的眼睛,什麼時候看不到。

又走了七八天,東陵又有不少人眼睛刺痛看不見,十八騎也輪流裝了一回,總之就是要打消北陵人的戒心。

北陵人一路上沒有表現出一絲異常,直到某一天九皇叔說眼睛看不見了,北陵人才有反應,不過這反應也是擔心九皇叔,要求擇近道儘快到皇都,讓太醫給九皇叔醫治。

作為一個眼睛突然看不到的人,九皇叔當然沒有理由拒絕,於是鳳輕塵一行人便改走小道。

小道兩旁不再是空曠平原,望不到邊際的雪地,道路兩邊不缺山巒樹木,偶爾還能看到樹枝。

自從改走小道後,東陵的人再也沒有叫眼睛疼。

司徒將軍雖說不用擔心路上的安危,但卻沒有保證他們每天晚上,能和走官道一樣找到城鎮入住。

這一天,雪越下越大,天也漸漸黑了下來,前面卻沒一絲人煙,眾人沒法繼續往前,只能在林中尋塊空地,搭起臨時的營帳避風雪。

北陵的兵馬自是不怕,這麼點風雪對他們造成不了半點影響,只是苦了東陵的人,哪怕是十八騎,也沒有見過這樣的風雪。

「真不是一般人。」十八騎集體望天,第一次發現自己如此無能。

幸虧有北陵的人,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不然他連在雪地生火,都要廢上半天功夫,能在北陵活下來的,都是真漢子!

他們佩服北陵軍人的堅毅,如果這群北陵軍人不暗算九皇叔,也許他們能成為朋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