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4章 挾持,九皇叔不會來的

縱觀整件事,不用想也知道獲利最大的就是九皇叔,可是……

鳳輕塵想也不想就否絕:「不可能。淳王是九皇叔的侄子,九皇叔絕不會對他下手。」

如果九皇叔真這麼冷血,當初就不會一再包容太子,太子幾次挑釁九皇叔的底線,要是換作另一個人,怕是墳上都長草了。

可因為那人是太子,是和他有血緣關係的人,所以九皇叔一再給他機會。

九皇叔要取淳王的命,在皇城就可以殺他了,何必大費周章的,把淳王送離這是非地。

「侄子?」洛王不以為然的說道:「鳳輕塵你太高看九皇叔了,別說侄子,就是親生父親擋了九皇叔的路,九皇叔也能下殺手,九皇叔的眼中什麼時候有我們這些侄子了。淳王是九皇叔的侄子,我也是他的侄子,可他是怎麼對我們這些侄子的。」

「我相信九皇叔,他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淳王的死和他無關。」明知這樣會激怒洛王,鳳輕塵還是堅定的為九皇叔說話。

淳王死時,九皇叔都不在皇城,後續的一切是他們看到機會,朝洛王和舟王發起攻起,和九皇叔一點關係也沒有。

「無關?既然你這麼相信九皇叔,要不我們打一個賭如何?」洛王勾唇一笑,在昏暗不明的燈光下,看上去異常邪惡。

鳳輕塵的心突的一跳,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洛王今天的目標是她,活著的她。

她不能被洛王挾持了!

鳳輕塵想也不想,舉刀就像東陵子洛刺去,可是……

洛王比鳳輕塵快了一步,在鳳輕塵剛動時,便飛快地起身、抬手打掉鳳輕塵手上的匕首。

啪的一聲,匕首落地。

洛王不給鳳輕塵反應的時間,如同閃電一般躥到鳳輕塵身後,捏住她的手腕,一個反手扣在鳳輕塵的身後。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不過須臾,鳳輕塵便落到洛王手裡,可見洛王在鳳輕塵手上吃過一次虧後學乖了。

如此順利就拿下鳳輕塵,讓洛王心輕塵大好,洛王附在鳳輕塵的耳邊,輕聲說道:「輕塵,你說,我現在把你的手摺斷會如何?沒有這雙手,無法為九皇叔分憂,他還會要你?」

鼻息間噴出來的熱氣,灑在鳳輕塵的脖子處,讓鳳輕塵分外難受,略一動卻換來洛王更過分的騷擾,鳳輕塵便咬著唇一動不動。

甚至當洛王的右手橫在她的腰間時,鳳輕塵也只是身子一僵,隨即便不再理會。

在絕對的武力面前,她那些小心思都是紙老虎,她不是洛王的對手,別說現在落到洛王手裡,就是單打獨鬥,她也打不過洛王。

洛王現在是豁出去了,她動之以情、曉之以禮在洛王面前,根本沒用,與其浪費體力,不如靜看事情的發展,只要沒死就有轉機。

「呵呵……你果然識實務,聰明的讓人想要永遠地收藏起來。」洛王很滿意鳳輕塵的溫馴,含住鳳輕塵的耳垂,鳳輕塵身子一顫,眼中閃過一抹羞憤之色,可惜洛王看不到。

洛王在鳳輕塵的耳垂輕輕咬了一口,舌尖從鳳輕塵頸間滑過:「你說,九皇叔要是知道你在我手上,會來救你嗎?」

洛王根本不需要鳳輕塵回答,自問自答道:「我賭他不會來。」

「既然洛王知道了,還說什麼。」鳳輕塵厭惡的別過臉,她雖不像九皇叔一樣有潔癖,可也不喜歡洛王如此親密的舉動。

「嘖嘖嘖,你真可憐。為九皇叔付出那麼多,到頭來他還是棄你如敝屣。」洛王一手摟住鳳輕塵的腰,一手捏住鳳輕塵的手,把鳳輕塵牢牢地固定在懷裡,看上去就像鳳輕塵依靠在洛王的懷裡,兩人之間一點縫隙也沒有。

洛王推著鳳輕塵往外走:「即使明知九皇叔不會來,我還是要把你帶走。」

出門前,洛王特意將身後黑色有帽子帶上,整個人都陷入黑暗中,有夜色做遮掩,根本沒有人看得出他是誰。

「何必呢?直接動手殺了我不是更好。」鳳輕塵踉蹌了一步,便配合著往外走,洛王的心思越發的深沉,她真的猜不透。

「殺你?你要死了我拿什麼做籌碼和大公子談判,讓他擁立我為帝。」洛王深沉的眸子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江山和美人,他東陵子洛都要了!

原來洛王打這個主意,看樣子她暫時沒有生命危險。鳳輕塵鬆了口氣,配合著洛王的步伐,乖乖地往外走。

洛王帶著鳳輕塵,大大咧咧地往外走,很快就引來護院的注意,可當他們衝過來時,鳳輕塵已在洛王手上,護衛根本不敢動。

「輕塵……」洛王這一聲,就像是昵喃,聽地鳳輕塵寒毛豎起,不等他多說,鳳輕塵就說道:「你們都退下,不用管我。」

「小姐。」護院猶豫不絕,即不敢上前,也不敢退下。

「退下,我不會有事。」鳳輕塵重複了一句,護衛面面相覷,最終還是後退一步。

「你府上的下人,調教的很好,等我繼位了,我也好好調教你。」前一個調教還沒有什麼,後一個調教就意味深長了。

鳳輕塵忍著惡寒,繼續往外走,腦子裡想著如何逃離洛王的魔掌。可惜,今天晚上洛王做足了準備工作,鳳輕塵想要脫身絕不容易。

一切都安排得恰當好處,洛王和鳳輕塵一出鳳府,就有一輛馬車從暗處駛了過來,在洛王面前略停了一下,洛王拎著鳳輕塵跳上了馬車。

「駕!」不等洛王坐穩,馬車就急速往前沖。

洛王一上馬車,街角就衝出一批黑衣人,攔住了鳳府的護衛,鳳府護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馬車絕塵而去。

作為被人綁架的肉票,鳳輕塵沒有人權,洛王一上馬車,便把鳳輕塵抱在懷裡,就像抱小狗那樣。

鳳輕塵趴在洛王的大腿上,雙腿彎曲,左手被反扭在身後,右手則壓在身下,這個姿勢很彆扭,趴久了四肢絕對僵硬,再加上馬車一路顛簸,鳳輕塵更覺得腦子不清醒。

鳳輕塵暗暗咬著舌尖保持清醒,等待機會。

馬車一路往前,很快就駛出城外,到了城外路更顛簸,鳳輕塵胃裡難受得要死,洛王似乎也覺得到鳳輕塵的虛弱,稍稍放鬆了警惕。

鳳輕塵眼睛倏得一亮,她知道機會快到了,趁洛王閉目養神時,鳳輕塵借著馬車的顛簸,右手抽出一點,悄悄往上翻轉。

不知何時,鳳輕塵的右手多出一把小手術刀,不過鳳輕塵的右手一直被壓在身下,洛王根本看不到……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