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05章 動亂,出事之前

有些事,即使明知會有危險、明知九皇叔會擔心,可鳳輕塵還是會做,還是會去冒險,哪怕重來一次,她亦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遵從自己的心,這是鳳輕塵行事的法則,不可能為誰改變,就如同九皇叔也不會因為鳳輕塵擔心,就不去爭奪這天下。

「明知去奪那個位置有危險,可我也沒有想過,要你放棄,要你陪我一起歸隱田園,你以為我就不擔心你嗎?

九皇叔,我從來不干涉你的事,我從來不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你身上,我從來不將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強加在你身上,讓你按照我的意願行事,因為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行事準則,不過對與錯我都尊重你的選擇,也請你給我一點尊重,讓我不至於活得像一個傀儡。」鳳輕塵很認真和九皇叔說了這番話。

鳳輕塵直接又鮮明的點出,九皇叔現在的狀態,讓九皇叔不得不認真思索,他所做的一切,是不是讓鳳輕塵也沒有安全感。

九皇叔沒有立刻應承諾,只是說:「本王需要好好想一想。」

他只知道自己擔心鳳輕塵出事,卻從來沒有想過,鳳輕塵在無人知道的時候,有多擔心他,要知道他所做的可是殺頭的事。

鳳輕塵從來沒有因為擔心他,就干涉他的事、給他臉色看。鳳輕塵總是在他受傷後,提著藥箱走到他身邊,給他是好的照顧,而他……

天之驕子習慣了,所有人都必須聽他的,按他的意志辦事,卻沒有想過鳳輕塵不是他的屬下。

夫妻沒有隔夜仇,有些事情說開了,即使鳳輕塵心裡依舊還有一些膈應,可也不會給九皇叔臉色看,畢竟兩人還是深厚的感情,只是……

有些事,需要時間去磨合,他們兩人生長的背景不同,價值觀和行事準則都不同,他們必須慢慢磨合,彼此包容對方。

不過,兩人雖然沒有因此大吵大鬧,可發生這樣的事,哪可能立刻就回到蜜裡調油的狀態。

鳳輕塵沒有和九皇叔計較,可也沒有和以往一樣,九皇叔一哄就沒有原則的臣服,鳳輕塵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九皇叔的求歡,卻沒有拒絕與九皇叔同床。

有些事,教訓不深便學不乖。她是個成年人,她有自己的思考能力,對事情也有一定的判斷能力,她希望九皇叔以後能尊重他,一如她尊重他。

第二天,鳳輕塵依舊如顧的替九皇叔穿戴,可卻少了平日的親密,主要是鳳輕塵不鬧九皇叔了。

九皇叔坐在一旁,看著鳳輕塵旁若無人的梳洗,心裡說不出來的失落,他倒是想要主動上前,可他真不知道說什麼。

他們兩人吵架,大多數時候都是鳳輕塵哄他,他就是哄也做不到放低身段。

兩人之間詭異的氣氛,就連護衛都看出來了,司家十八家與文淵先生出來時,當然也發現這兩人的不對勁,不過礙於九皇叔的冷臉沒有人敢問,只有明微公主上馬車前,意味深長地看了鳳輕塵一眼。

鳳輕塵大方地回了明微公主一個笑,什麼都沒有說,見九皇叔坐進馬車,鳳輕塵轉身朝身後的馬走去,不顧侍衛的勸阻,執意騎馬前行。

九皇叔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鳳輕塵上車,正準備尋問時,幕僚卻先一步道:「王爺,一切準備就緒,可以出發了。」

這個時候,九皇叔就是想要換馬也不行,更不用提他今天一大早特別吩咐,他不騎馬要坐馬車了。

九皇叔將滿腔的鬱悶噎了下去,冷聲道:「走。」

幕僚一個激靈,忍不住拉了拉身上的衣服,默默地退下去,當然,他不忘哀怨地看鳳輕塵一眼。

主子冷戰什麼的最討厭了,明明他們都是無辜的,為什麼倒霉的總是他們。

有一肚子的話想說,對方卻不給你說得機會,那種感覺很好吧!

鳳輕塵抬頭望天,發現這天真是特別的藍,雲特別的白,果然和九皇叔在一起,看什麼都是明媚的。

「準備出發,各自將防雨的器具的背好,看這天怕是要下雨了。」幕僚板著臉說道,看著這灰暗的天,他覺得接下來的路也特別的灰暗。

接下來的路確實很灰暗,九皇叔一直找不到機會,好好和鳳輕塵說話,總是他坐馬時鳳輕塵就騎馬,好不容易他憋了半天,說坐馬車煩了要騎馬,鳳輕塵卻說騎馬累了,躲進馬車了。

司家十八騎,找了機會鄭重給鳳輕塵道歉,鳳輕塵也大方的不計較,可九皇叔硬是找不到機會講和。

倒不是鳳輕塵不和他說話,只是他們身邊的人來多,兩人根本沒有私人空間,想要說些親密的話、做些親密的事也不行,平時客客氣氣的交流,根本無法促進感情升溫。

好不容易,九皇叔排除萬難找到了機會,明微公主卻笑眯眯的上前,無視九皇叔的冷眼,拿兩人在南陵的事說事。

明明沒有什麼事,可經明微公主說出來,卻感覺兩人很親密。

每每遇上這情況,鳳輕塵也不和以前一樣,醋意衝天,而是很大方的讓開,把空間留給兩人,九皇叔氣得快要內傷。

「輕塵太聰明了,就應該這麼做。」展顏和文淵先生樂得看戲,展顏更是躲在一旁拍手叫好,至於明微公主……

展顏和她說的話越來越少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文淵先生看九皇叔的眼神,也是充滿戲謔,時不時的點頭,表示鳳輕塵做得很好,鳳輕塵回來那天發生的事,文淵先生和展顏也聽說了。

不管九皇叔出於什麼原因,那般冷待換了誰都受不了,要知道鳳輕塵可不是外出遊玩,她能脫離險境,這一路上想必是吃了不少苦。

不管怎麼說,鳳輕塵也是一個女子,遇險回來後正需要人安慰時,九皇叔卻端架子給人下馬威,要是修養差一點的女子,怕是氣得破口大罵了。

至於說什麼氣鳳輕塵冒險,不拿自己的安危當回事,文淵先生更是嗤之以鼻。

要是可以,誰也不願意冒險,鳳輕塵又不是有自虐傾向,好好地拿自己的身體冒險,人很多情況下,都是迫不得已……

人在很多情況下,都是迫不得已。這話用在北陵也沒有錯。北陵一點也不想和南陵打仗,可事情卻由不得他們,因為……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