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94章 祈禱,去黃泉路上等我

等你被成千上百個男人輪暴後,九皇叔還會要你嘛!

廢話,肯定是……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鳳輕塵就算再無能,也不至於淪落到那種地步。

被南陵錦凡冰冷的唇堵住,鳳輕塵說不出來的噁心,可她卻沒有掙扎,木然地任南陵錦凡吻著她,眼神冰冷,殺氣凜然,憤怒地瞪著南陵錦凡。

南陵錦凡很享受鳳輕塵無助的樣子,用力地咬著鳳輕塵的唇,血腥味刺激的他想要更進一步,大手托住鳳輕塵臀部,用力一捏。

鳳輕塵又羞又怒,握刀的手已經對準了南陵錦凡的後背,之所以沒有下手,是因為她要找,找准位置一擊而中,絕不給南陵錦凡再出手的機會。

南陵錦凡的雙手順著鳳輕塵的腰往上,鳳輕塵握著刀在南陵錦凡背後比劃,停在南陵錦凡的脊柱,暗暗積蓄力量,準備刺下去。

這一刀下去,只要刺穿脊管,攪爛脊髓,南陵錦凡不死也得廢。

當南陵錦凡的手,來到鳳輕塵的胸前時,鳳輕塵眼中凶光一閃而逝,握刀的手飛速提起,又狠狠地落下。

「南陵錦凡,你去死。」

噗……刀子狠狠扎進南陵錦凡的脊柱,南陵錦凡慘叫一聲,鳳輕塵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握刀的手用力一攪,鳳輕塵似乎聽到骨髓流出來的聲音。

鳳輕塵露出一抹嗜血的血。

很好,南陵錦凡就算死不了,也終生癱瘓。

「鳳輕塵,你找死。」南陵錦凡吃痛,身子一僵,兇狠地看向鳳輕塵,抬手就掐住鳳輕塵的脖子,可是他卻發現,自己的身子不受控制。

怎麼會這樣?

南陵錦凡驚恐地看著鳳輕塵,鳳輕塵冷笑一聲,抽出刀子,又在原地狠狠地扎了一刀。

手術刀太小了,為防意外,多扎幾刀比較安全。

「啊……」南陵錦凡痛悶一聲,一把將鳳輕塵甩開。

鳳輕塵跌至一旁,南陵錦凡抽劍就要殺了鳳輕塵,可還來不及動作,就聽到咚的一聲,南陵錦凡一頭栽倒在地,全身癱軟無力。

怎麼會這樣?

南陵錦凡驚恐地睜大眼,不甘心,掙扎著想要起來,卻發現自己有心無力。

「鳳輕塵,你做了什麼?」南陵錦凡這一刻真的怕了,身體不受控制的感覺,太無力了。

「給你一點小小的懲罰。」鳳輕塵從地上爬了起來,擦掉嘴角的血,又狠狠地唾了一口,將嘴裡的血水吐了出來:「真他媽臟。」

想到剛剛被南陵錦凡吻住,鳳輕塵就恨不得拿消毒水洗牙,也不知道會不會中毒。

「鳳輕塵,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你最好識相一點放開我。」南陵錦凡摸了摸自己身後的傷。

傷口不大也不深,按理他不應該會這樣,難道是鳳輕塵下了毒?

「鳳輕塵,把解毒給我?」南陵錦凡試探地問道。

「解毒?那是什麼東西?能吃嗎?」這一次,換鳳輕塵居高臨下地看著南陵錦凡,雖然一身是血很狼狽,可氣勢卻有增無減,冷冷地看著南陵錦凡,帶著上位者特有高傲與輕蔑。

「別說你沒中毒,就算你毒發死在我面前,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更別說給你解藥。」鳳輕塵冷冷地看南陵錦凡一眼後,便拖著受傷的腳,朝南陵錦凡走去,邊走邊想著要怎麼才能殺了南陵錦凡。

南陵錦凡雖然不能動,可他手中還有一把劍,要是她靠得太近,自己就有危險了,到時候別說殺南陵錦凡了,就是保命都難。

南陵錦凡聽到自己沒有中毒,底氣也足了,他還不知鳳輕塵剛剛兩刀已經廢了他,只當無法動彈是暫時的。

南陵錦凡將手中的劍指向鳳輕塵,一臉狷狂的道:「鳳輕塵,今天的事我記住了,你最好祈禱我死在這裡,不然……我定要讓你變成千人騎萬人枕的技女。」

「放心,我不需要祈禱,你今天必須死在這裡。」她今天算是把南陵錦凡得罪死了,要是不弄死他,她以後可就麻煩。

她以前不敢拿南陵錦凡怎麼樣,一是考慮他身邊一直有高手保護,另一則是他的身份。

殺死一個皇子,這個罪名她背不起,她就算再傲也明白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和一國為敵,無疑是找死,可現在不一樣……

南陵錦凡隱藏身份出現在這裡,身邊也沒有護衛,就算殺了他,也沒有人知道是她做的。

這麼好的機會,鳳輕塵怎麼會錯過,只是要不近身的殺死南陵錦凡,這個有難度。

直接用飛虎爪對準他的心臟?

這個不好,南陵錦凡手上還有一把,憑他的本事可以擋得住,一擊未中她想要再動手就難了。

直接用手術刀,射她眉心?

這個不科學,她雖然槍法准,可並不表示她會有飛刀。

鳳輕塵想了半天,終於想到一個好法子。鳳輕塵沒有理會南陵錦凡的叫囂,走到南陵錦凡身側,比了比高度,鳳輕塵蹲了下來,雙眼看向前方的樹木,尋找目標。

南陵錦凡眉頭微皺,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鳳輕塵這個時候不逃,恐怕是要取他性命,這舉動他不得不防。

可他此時根本無法動,要如何防?

啪……鳳輕塵按了一下手腕,一道銀光從鳳輕塵手中射出,咄的一聲射入不過處的樹上,這個時候南陵錦凡才知道,鳳輕塵從手腕處射出一根線。

「你身上怎麼會有這個東西?你之前的刀是哪裡來的?」南陵錦凡心中的不安擴大,他明明讓人檢查了,把鳳輕塵身上東西都取了下來,她此刻不應該會有這些東西才是。

鳳輕塵朝南陵錦凡露出一個笑,沒有解釋。

拉了拉繩子,確定另一頭卡緊後,鳳輕塵站了起來,笑得如同惡魔:「錦凡皇子,我現在就送你上路。」

鳳輕塵繞著南陵錦凡走了一圈,銀線雖然落地上,可一旦拉起來,就正好能勒住他的脖子,這下就算是南陵錦凡再笨,也知道鳳輕塵要做什麼。

「鳳輕塵,你以為這樣就能殺我嗎?」南陵錦凡的臉色很難看,要不是身體無法動彈,他肯定會撲上前,把鳳輕塵掐死。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鳳輕塵繞到南陵錦凡背後,輕輕地按了一下手中的飛虎爪,只聽見嗖的一聲,銀線往裡收,很快就綳直,來到南陵錦凡的面前。

南陵錦凡想也不想,伸手就去抓面前的銀線。

他絕不能被這個鬼東西纏住,一旦纏住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