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2章 差距,出身決定生活方式

王錦凌的心思,鳳輕塵半點不知,不是鳳輕塵太呆,而是王錦凌掩飾得太好。

不等鳳輕塵走出來,王錦凌就大步走了過去,看到鳳輕塵額頭沁出汗珠,王錦凌儘力克制自己,想要給鳳輕塵擦汗的動作,只取了一條手帕,遞到鳳輕塵面前:「看看你,熱得滿頭大汗,怎麼?府上沒有存冰?」

「有的,只不過我不愛用,寒氣太重。」鳳輕塵自然地接過帕子,幫亂擦了兩下:「外面曬得很,進去再說。」

「你知道曬還走出來,就不怕晒傷自己。」看鳳輕塵那紅撲撲的臉蛋,王錦凌在心中嘆了一句:看到輕塵健康紅潤,終於能安心了。

「哪有那麼嬌氣。」鳳輕塵不以為意的道。

王錦凌也不多言,只與鳳輕塵並排往裡走,兩人步子相仿,站在一起極其養眼,陽光灑在身上,似有淡淡的光暈。

鳳府的下人痴痴地站在原地,雙眼放光:大公子和姑娘好配合,站在一起就是金童玉女。

一個溫文爾雅,一個明艷高貴,怎麼看都像是一對。

暗衛心中警鈴大響,恨不得衝上前,站在兩人中意,把兩人隔開。

鳳姑娘是他們家王爺的,大公子和姑娘再相配也沒用!

花廳里擺了好幾個冰盆,一走進來便是冰涼舒適,懂眼色的下人將茶水送上來後,便乖乖地退到門口,不敢打擾這兩人。

王錦凌捧著茶杯,喝了小半杯後,才道:「一直想著來看輕塵你,奈何俗事纏身,今天總算是得空。」

鳳輕塵自是知王錦凌在忙什麼,只裝作不知曉,笑著接話:「難以想像大公子處理俗事的樣子,我一直以大公子該是飲仙露食仙果,不問世俗塵事,卻不想居然有人膽敢拿世俗之事大擾大公子。」

這話是打趣了,王錦凌哭笑不得,只說鳳輕塵小孩兒心性,隨即又道:「以後莫叫我大公子,生生把人叫陌生了。」

「僅遵大公子命令。」鳳輕塵一本正的起身作揖,把王錦凌逗得真笑。

這般孩子氣的鳳輕塵,王錦凌好久沒有見到了,也再次肯定,收起自己的小心思,只與鳳輕塵作好友的做法是對的。

王錦凌把心中對鳳輕塵的愛意深深隱藏,只和初相識那般,與鳳輕塵無話不談,偶爾言詞親近一些,也是一片坦蕩,毫無扭捏之意。

如此一來,不僅是鳳輕塵就是王錦凌自己也察覺到了,這是他和鳳輕塵相地最好方式,兩人都可以肆無忌憚說自己想說的話,把自己不願意隱藏的一面,在對方面前展露。

王錦凌與鳳輕塵瞎聊了一陣後,便說起鳳輕塵愛吃葡萄一事,說是讓鳳輕塵別準備,他有一個莊子盛產葡萄,已經讓人送進城了,過兩天就能送到鳳府。

鳳輕塵聽到後,心中又是高興又是感動,都過去這麼久了,王錦凌始終記得,她愛吃葡萄一事。

鳳輕塵沒有拒絕的王錦凌的好意,反倒說讓王錦凌多送一點過來,她好釀成葡萄酒,到時候請王錦凌來喝。

「知道輕塵會釀酒,卻沒想到輕塵還會釀葡萄酒。這次你可得多釀一些,前些日子宇文元化還給我寫信,說你欠他全軍上下一頓酒。」說到葡萄一事,瞬間就勾起了王錦凌的回憶。

王錦凌在心中想,如果那一日,他說的不是納輕塵為妾,而是娶輕塵為妻,輕塵是否會應?

可惜,這個答案他永遠也不會知曉,因為他永遠也不可能問出來。

有些人,一旦錯過便是一輩子。

呃……鳳輕塵滿頭黑線:「宇文元化現在手下有多少人?」當日,宇文元化帶進京的只有數千人,現在他在北陵邊境,手上至少幾十萬人,請他們喝酒可真會讓她破產。

王錦凌看鳳輕塵苦著一張臉,心中那點遺憾也放下了,笑道:「名面上是三十萬人,實際上在五十萬以上。」

「嗯……那我得破產了。」鳳輕塵這下真想哭了,請五十萬當兵的喝酒,那得多少酒才行呀,不知蘇文清那有這麼多酒賣不。

王錦凌哪裡捨得鳳輕塵如此,當下就替鳳輕塵想了辦法:「別擔心,軍中不許飲酒,只有將領偶爾可以小酌兩杯。輕塵的葡萄酒釀好後,留下三五壇,我派人替你送到宇文元化手中。」

「這樣行嗎?宇文元化會不會覺得我太小氣了?」鳳輕塵猶豫道。

原本答應請全軍的,現在就三五壇打發了,這也敷衍了。

「葡萄酒可是千金一壇,何來小氣一說。」宇文元化有得喝就該偷笑了,他要敢嫌棄,便讓他一口也喝不著。

鳳輕塵的雙眼倏地一亮:「葡萄酒這麼值錢?你說我們釀酒賣怎麼樣?」

這下換王錦凌傻眼了,小心地問道:「輕塵,鳳府缺銀子嗎?」

按理不應該呀,先不說和雲家合作的事情,單說與南陵蘇家比試,鳳輕塵下注贏得銀子,就夠鳳輕塵揮霍數十年了。

鳳家就鳳輕塵一個主子,再怎麼奢侈也花不了多少銀子。

「不缺呀,只是沒有人會嫌銀子多吧?」鳳輕塵一臉坦然,絲毫不認為自己想賺銀子有什麼錯。

雖說她現在衣食不愁,可也是窮過的人。

「話是這樣說沒有錯,但我們沒有必要為了銀子,累著自己。」他們這種人家,沒有必要為了一點銀子,把自己弄得累死累活,他們根本不缺那種東西。

好吧,王錦凌承認,他是擔心鳳輕塵把自己給累著了,也不樂意讓那些亂七八糟的人,喝到鳳輕塵親手釀的酒。

鳳輕塵熟識的人他管不到,其他人他總能管得到吧。

鳳輕塵認真想了一想也是:「釀酒確實很麻煩,釀幾壇自己喝還行,真要靠這個賺錢,估計真會累死。」

王錦凌見鳳輕塵打消了這個念頭,暗鬆了口氣:「你能這樣想就好了,輕塵要是想要經商,可以讓管家去找王家的掌事,王家有幾個管事,是做生意的好手。」

無農不穩,無商不富。王錦凌不會瞧不起經商之事,但不會在這種事上,浪費太多的時間,他也不希望鳳輕塵本末倒置,放下自己的醫術,把精力放在這種瑣事上。

這些瑣事,自有下人出面打理,作為主子不需要親自參與……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