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3章 帝怒,皇上很著急

九皇叔不僅平安抵達了山東,還迅速打開了局面,可是戶部的事情卻沒有任何進展。

戶部曹尚書始終不肯出面,朝政亂成一鍋粥,大臣人人自危,局勢越演越烈,隨著查賬的人員越來越深入的了解,一些地方上的官員也沒能幸免於難,皇上的臉色也越發得難看了。

再這麼下去,大家都不用做政事,就光關心戶部查賬一事了。

皇上知道這事必須要有一個結果,不然朝政不得安定,他空不出手對付隱藏在皇城的神秘組織,更沒法管遠在山東的九皇叔。

天子一言九鼎,當初是皇上下令要求徹查戶部一事,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皇上不能說終止就終止。

那麼多證據擺在面前,皇上現在不追究,那些個大臣也擔心皇上日後會深究,戶部的事情必須要找人出來背黑鍋,把這件事徹底的了斷。

曹尚書一直是皇上屬意的背黑鍋人選,可惜曹尚書陰險,一直稱病不出面,皇上看在曹尚書是兩朝元老的份上,耐心地陪他耗著,可在九皇叔平安到達山東後,皇上的耐心告罄,再加上手上正好又有可用的證據,皇上便不再給曹尚書留臉面。

第二天早朝,皇上在朝上斥責戶部,把國庫空虛,六部貪污的事通通推到戶部的上頭,並且要戶部限期將賬實對好。

經過洛王這段時間的查證,戶部確確實實少了三百萬兩銀子,只是這筆銀子並不是九皇叔拿走了,而是到了江南治理水患的賬上。

當然,這筆銀子並不是貪污侵佔,只是戶部違規操作,在帝王沒有批紅之前,先一步將銀子調了過去,以至於造成賬實不符。

洛王揪出戶部這個大錯,皇上就藉此指責戶部行事無章,要戶部出來認罪,戶部尚書不在,倒霉的副尚書只能站出來,被皇上罵了個狗血淋頭,幾次想要開口解釋,奈何皇上根本不給他機會。

皇上出夠了氣,宣布退朝,眾大臣面面相覷。

「曹尚書這事做的……雖說違規,可也是為民著想。」某個文官小聲的道,心中為曹尚書惋惜,作為兩朝元老,曹尚書一直盡忠職守,把東陵國庫打理得極好,可偏偏不得帝王心。

「唉,這種事戶部經常做,以前也沒有什麼,江南治理水患的銀子,每一年都是三百萬兩,皇上每一年都批。只不過等到皇上批下去,再走程序,這筆銀子到時,江南的水災已經發了。往年戶部都是這樣,提前把銀子調過去治理水患,以免影響耕種,等到皇上的硃批下來,再把程序補上,這事也就結了,半點錯都不會有,可偏偏今年皇上在這個時候查賬,曹尚書真是倒霉。」

「曹尚書他這次是栽了。」一些個官員三三兩兩結成一隊,言詞中無不惋惜,不過是這份惋惜中又帶著一絲慶幸,慶幸皇上讓曹尚書出來背黑鍋,這樣他們那些糟心的事皇上就不會追究了。

皇上已經認定是戶部的錯,一事不罰二主,到時候所有的錯,只要推到戶部頭上就行了。

作為臣子,就要學會揣摩帝王心思,這一次皇上將他的想法表露的這麼明顯,這些個人精的官員又怎麼會不明白,幾個與曹尚書私交比較好的官員一下朝,便去找曹尚書,勸說曹尚書辭官。

皇上擺明了要曹尚書辭官,把戶部尚書的位置空出來。

可惜,這些人卻一一吃了閉門羹,曹尚書根不見他們,皇上得知此事,冷哼了一聲,殺氣十足。

第二天上早朝,皇上話里話外都透著對戶部的不滿,眾位大臣明白,皇上對曹尚書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要是曹尚書再不出來,就別怪他下狠手。

眾位官員無奈,一個個搖頭嘆息,為曹尚書不值,曹尚書在戶部並無大的過錯,最大的過錯不過是太過為民著想了,可皇上偏偏容不下曹尚書,而曹尚書又是一個死硬的,怎麼也不肯出來認錯。

退朝後,皇上下旨召王家大公子王錦凌進宮,沒有人知道皇上和王錦凌說了什麼,只知道王錦凌從皇宮出去後,便去了曹府。

曹尚書不見官員,卻沒有拒絕王錦凌的到訪。

「大公子可真是稀客。」曹尚書雖然沒有重病,可精神很差,看上去還真有一點大病初癒的樣子。

可見,這段時間曹尚書也不好過。

「曹大人這話讓錦凌羞愧,曹大人貴為朝中重臣,錦凌實在不敢叨嘮曹大人。」王錦凌忽視曹尚書話中的深意,語帶笑意,溫潤的眸子帶著淺淺的暖意,讓人無法再冷然以對。

曹尚書呵呵一笑,眼上的摺子皺成一團:「大公子說得是,依大公子的身份確實不宜與朝臣交往甚密。大公子想必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可大公子是為了那件事,曹某勸大公子不要浪費口舌了。」

「錦凌受陛下所託,還望曹大人三思。」王錦凌並不在意曹尚書話中的嘲諷,大大方方地將自己的來意說明。

「要我辭官?」曹尚書臉上的笑瞬間凝結,沉痛的說道:「請大公子轉告陛下,我是不會辭官的。」

王錦凌搖頭:「大人這是何苦呢,都已經這個時候,你還能撐多久?」

皇上已擺明不待見戶部,要曹尚書出來頂所有的罪,並且暗示只要曹尚書出面,這事便就此打住。

這個時候,不管是保皇派、洛王派、太子拍還是九皇叔派,為了自身的安全,都會抱著犧牲戶部保全他們的想法,如果曹尚書再不出面,就會成為眾矢之的。

「大公子的好意曹某心領了,曹某心意已決。」曹尚書搖了搖頭,面容哀凄,意興索然,好似存了死志。

王錦凌見狀,心下不安,再次勸說道:「大人,陛下這次是下了決心要把戶部攏在手中,您執意擋在這裡,惹來陛下的不滿,您不退也得退,到那個時候,說不定還得牽連家人。」

現在曹尚書退下來,皇上不會要他的命,六部的官員也會替他說話,畢竟是犧牲了他才保全大家,可要再拖下去,到時候別說皇上對曹尚書心生厭惡,就是六部的人也會落井下石。

到那時候,曹尚書也就慘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