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3章 本王當然也可以

九王府固若金湯,等閑人進不了,可並不表示九王府就安全,九王府外,各方人馬不知埋了多少探子,皇城裡有多少人盯著九王府的動向。

當夜,九王府的馬車出去時,雖低調但並不是毫無痕迹,而有痕迹就表示會有人知曉,皇上能知道,其他人當然也可以了。

陸少霖聽到這個消息後,半刻也沒有停留,當下召集心腹在城外埋伏,一定要將馬車內的人帶回來,屍體也行。

馬車內的是誰陸少霖沒有看到,不過用膝蓋想也知道,九皇叔這個時候秘密送出府的人,除了孫思行還能有誰,就算不是思行,他壞了九皇叔的計畫,於他也有好處。

皇宮暗衛出動,血衣衛精銳齊出,西陵天磊近侍亦隨時侯命,崔家的高手也早早埋伏在城外,他們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把孫思行帶回來,死活都沒關係。

只要血衣衛找到了孫思行,血衣衛就算是將功折罪,到時候受責罰的最多是相關人士,皇上要對血衣衛下狠手,還得另尋一個機會,而有個時間他們能夠從容布局,將自己摘乾淨。

皇城幾方勢力,今夜都是為了孫思行而出動,但目的完全不一樣,皇上是要孫思行永遠的消失,消失在這個世界,不讓任何人找到,也就是屍骨無存。

皇上絕不會允許孫思行在這個當口回到皇城,壞他的計畫,國家最神秘的探子機關,卻布滿各方姦細,皇上絕不能容忍,雖然他亦在其他三國、九城布了不少探子,可他不容許血衣衛有別的人。

王家在血衣衛也有暗探,得知孫思行的下落,也想出一份力,在王錦凌的高壓下,生生打消了這個念頭,王家安份的沒有動半分。

這些人在出城的剎那,皇上便收到了秘報,想到白日九皇叔所說的引蛇出洞,皇上眼中露出了一抹笑。

王家很聰明,今夜,很熱鬧!

城外刀光劍影,離城門十里,九王府的馬車被一批不明人士圍攻,領頭的護衛連忙拔刀高喊:「保護馬車。」

來者人多勢眾,又武功高超,九王府的侍衛很快就抵擋不住了,就在此時,又有一披黑衣人涌了出來,九王府的侍衛如臨大敵,卻不想這些居然是來助他們的,當下鬆了口氣,士氣再起。

城外風寒刺骨、腥風血雨;九王府內一片寧靜,春意濃濃。

在鳳輕塵的賣力下,九皇叔迎來一波一波的高潮,快感襲卷了全身,九皇叔無力反抗,全身布滿了情慾的緋紅,黑色的長髮纏在他的身上,要說玉體橫陳也不為過,那雙含情的黑眸,真正是媚眼如絲,一眼便能讓人心動。

可鳳輕塵此時卻無暇他顧,甚至沒有心情觀看這美景,嗚嗚嗚……她腮幫子疼,早知道這麼麻煩,她就不玩了。

「怎麼還沒有釋放出來。」鳳輕塵將巨大吐了出來,氣喘吁吁,臉頰霞紅,那風情與媚色,絲毫不比九皇叔差。

兩人的身體因為情慾而變得敏感瑰姿,在這煙霧縈繞下,讓人垂涎欲滴,忍不住想要壓下去。

「讓我進去,就可以了,你也可以主動。」九皇叔也被折騰的不行,慾望被高高調起,卻久久得不到釋放,嗓子都嘶啞了。

「不……我要繼續。」

鳳輕塵喘了兩口氣,再次含了上去,不知是鳳輕塵太賣力了,還是九皇叔終於到了點,鳳輕塵只吞吐了兩下,九皇叔便釋放了出來,幸好鳳輕塵反應快,才沒有被了灑一嘴,可即便如此她的身上,還是被沾上了滴滴的精液。

呼……九皇叔盡興了,鳳輕塵也累了,懶得動手清理身上的液體,鳳輕塵直接往後一仰跌入水中。

「輕塵……」九皇叔剛剛吃飽,全身都舒暢,釋放後的快感、還有鳳輕塵的主動,讓他回味無窮,正想好好回味一番,哪知一眨眼,就看到鳳輕塵往水裡倒了。

九皇叔驚了一跳,什麼情慾、慾望呀,通通丟到腦後,九皇叔以超乎尋常的敏捷跳了起來,一把撈住鳳輕塵,卻不想被鳳輕塵摟住脖子,往水中一帶。

撲通……兩人同時跌入水中,水花飛濺,要慶幸水池夠大,不然這樣往池子邊上一撞,不死也得傻。

咕嚕……咕嚕,兩人往水下沉,長發在水壓的作用下往後散去,兩人抱著對方,下一秒雙唇緊貼。

當鳳輕塵的舌靈敏的滑入他的唇中時,九皇叔就知道鳳輕塵沒事,放下了高懸的心,抱著鳳輕塵在水裡纏綿了起來。

伸手,將鳳輕塵摟住,四肢交纏,軟下來的玉柱則抵在鳳輕塵的小穴處,雖然沒有什麼威脅力,但在水波的衝擊下,卻讓人酥酥麻麻,絲絲快感通過那裡傳遍全身。

兩人似乎忘了此時的處境,緊緊的交纏在一起,直到無法呼吸了,九皇叔才抱著鳳輕塵,嘩啦一聲,破水而出……

衝出水面,兩人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氣息平定後,兩人如同約好,同時看向對方,在對方的眼中,看到濃濃的笑意。

剛剛真是瘋狂,那種瀕臨死亡、快要窒息時的糾纏,讓兩人心有餘悸。

「你啊,嚇我。」九皇叔伸手颳了刮鳳輕塵的鼻子。

「我哪知道你這麼誇張,我不過想要清理一下。」鳳輕塵歪著腦袋靠在九皇叔的肩膀上,笑得幸福。

「你身上乾乾淨淨的,哪裡需要清理,我看你就是嚇我。」

「哪有,明明是你弄我身上了,還惡人先告狀。」

「是嘛,在哪,我看看……」九皇叔一邊說,一邊在鳳輕塵身上摸來摸去,美其名曰找證據。

「哈哈,哈哈……你別碰我,別……」鳳輕塵被九皇叔瘙到了癢處,一邊笑一邊閃躲。

「你不是說我弄到你身上了嘛,我要找出來才行,不然你就是誣衊,誣衊是要受懲罰的。」九皇叔可沒有打算這樣放過鳳輕塵,兩人在水裡嬉鬧起來,像是兩個孩子一般,你追我躲……

無論是鳳輕塵還是九皇叔,都是沒有童年的人,今天倒是好好的過一把孩子的隱,打打鬧鬧,池子里的水又被潑出去大半,兩人卻絲毫不在意,依舊玩得高興。

直到鳳輕塵躲無可躲,被九皇叔一把抱住,就如同中了魔咒一般,嬉鬧的聲音停了下來,兩人同時陷入沉默,互相凝視,然後擁吻,愛撫……

「嗯……」

兩人的身體交纏在一塊,玉池的溫度再次升高,吻著吻著,九皇叔便不滿足了,將鳳輕塵抱了起來,朝池邊走去。

鳳輕塵本以為九皇叔會去玉榻,或者在地上,卻不想九皇叔直接將她放在岸邊,而他自己沒有從池子里出來的打算。

「嗯?」鳳輕塵不解的輕嚀了一聲,下一秒,鳳輕塵就明白了,九皇叔是故意了。

九皇叔將鳳輕塵的雙腿分開,讓身下的完整的露在他的面前。

轟……

鳳輕塵承認,她還是很保守的,因九皇叔這個動作,她腦袋充血了,而九皇叔接下來的動作,讓她完全無法思考。

九皇叔低下頭,埋在她的身下,吻住了她的小穴。

「嗯啊……」鳳輕塵連忙併攏雙腿:「不要,不要這樣。」

「本王要……」九皇叔知道鳳輕塵說得不是真話,因為這話他不愛聽。

九皇叔再次分開鳳輕塵的雙腿:「乖,很快就好了。」

舌,將外面每一片花核都不放過,輕舔著每一片花瓣,引得鳳輕塵全身顫慄。

「不要,不要……」鳳輕塵哭喊著,陌生的觸摸,極致的快感,將她整個人淹沒了,她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停嗎?放心,本王不會停。」九皇叔邪邪笑道,整個頭都在埋在鳳輕塵身下,時吻時舔,舌頭還努力往裡探,和鳳輕塵一樣,用唇取代雙手,將鳳輕塵的寶貝塗上自己的痕迹。

「嗯,啊,你別這樣,別這樣。」鳳輕塵伸手,想要將九皇叔的頭推開,可無力的雙手,撫摸在九皇叔臉上,只如同愛撫。

身子越來越熱了,涓涓暖流從身下流出,快感傳遍全身,鳳輕塵再次發出或高或低的叫聲,眼神漸漸迷茫,推開九皇叔的動作,變成了抱著九皇叔的頭。

想要更多,想要更多,她想要更多。

雙腿好像有意識一般,自發的纏在九皇叔的頸脖上,身子自發的往上抬,配合九皇叔的動作,想要讓九皇叔給她更多。

「貪心的小東西。」九皇叔伸出舌尖,在鳳輕塵內側輕舔,鳳輕塵一陣痙攣,只聽見噗的一聲,那暖熱的液體一股腦的流了出來,然後全部被九皇叔含住……

同一時刻,城外也亂成一團,數方人馬互不相識,卻為同一個目標而動手,一片混戰,他們分不清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符臨站在暗處,冷眼旁觀,皇上的暗衛厲害,可架不住對方人多,還有,那些來幫九王府侍衛的人,最後真的會幫他們嗎?

符臨不置可否的一笑,他期待這一場戰鬥的結果,到底誰會是最後的勝利者……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