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9章 民意,皇上也不能失了民心

鳳輕塵要暗衛潛入順寧侯府與血及衛,去偷順寧侯府和血衣衛的筆墨紙硯,然後讓暗衛分別在上面寫上,順寧侯府的陰私和血衣衛的陰暗。

至於這些陰私和陰暗的東西,鳳輕塵從來沒有想過寫真實的,怎麼能引起混亂怎麼寫。

順寧侯府不是說她徒弟姦汙順寧侯府小姐嘛,那她就用血衣衛的紙,寫順寧侯府的小姐與下人私通,順寧侯府的少爺與姨娘私通,順寧侯府了夫人養面首,與京中權貴私通,順寧侯府亂得很,全府上下沒有一個乾淨的人。

順寧侯府的小姐與下人私通,事情敗露後,栽臟給去順寧侯府醫病的孫小神醫,孫小神醫被人污陷入獄,順寧侯府買通血衣衛,意圖屈打成招逼孫小神醫認罪。

孫小神醫不肯認這莫須有的罪,血衣衛就威脅恐嚇,用各種手段迫害孫小神醫,家人求見血衣衛卻拿不出人,自從從入血衣衛大牢後,孫小神醫生死不明、下落不明。

至於血衣衛的陰暗,這個完全不需要鳳輕塵說,暗衛就能寫出成千上百條,血衣衛這個陰暗的特務部門,這幾年做的壞事,可是罄竹難書。

血衣衛身負監察百官的職責,卻與官員勾結,互相包庇,草菅人命,不顧律法濫用私刑,以滿足那些牢頭虐殺的心裡。

兩張紙,每張紙上不過百餘字,上面表露出來的事情,卻能讓見者變臉,暗衛將文字潤色後,遞給了鳳輕塵。

按鳳輕塵的話,寫的很白話、很直接,這上面的字念出來,就是普通百姓也能聽明白,鳳輕塵看了一遍,滿意的點了點頭。

她是要製造輿論導向,不是印教科書,當然是怎麼利於傳播怎麼寫了。

「按上面的內容,分別抄寫一千份,天亮前我要看到。」鳳輕塵再三叮囑,這散播順寧侯府和血衣衛罪裝的紙條,只能由暗衛寫,絕不能讓府上其他人知曉。

她不能讓血衣衛查出字跡,至於紙張的來源,她就不用擔心了,查來查去,只能查到血衣衛和順寧侯府。

暗衛也知事情的嚴重性,要是讓人知道,散播這些謠言的人是鳳輕塵,皇上第一個不會放過鳳輕塵,只是……

「姑娘,這辦法有效嗎?」暗衛不打折扣的執行鳳輕塵的命令,可同時又擔心這個辦法的可行性。

他們不怕多做事,就怕沒有效果,到最後倒霉的還是鳳輕塵,要知道鳳輕塵這種發小傳單的手段,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效果他們實在不敢保證。

「有沒有效果試一試就好了,民意不可為,這件事上我們有錯有先,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利用民意,讓民意為我們所用。」國情有差異,鳳輕塵也不能肯定這個辦法是否可行,但做了總比不做的好。

「民意?皇上會在意這種東西嗎?」暗衛吸了吸鼻子,對此表示不認同。

民意這種東西,他們從來就沒有見過。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當民意達到一個高度時,皇上就是不想重視也不行,一如當初雪災的事情,那神秘賑災人被東陵百姓惦記在心,讓皇上對神秘賑災人來頗為忌憚,你說民意有沒有用?」雪災,還有五座山爆炸的事情,九皇叔無不是利用民意,逼皇上退步,她現在為何不能用。

暗衛略一思索,點頭就繼續去做抄寫的工作,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明白了,鳳輕塵也不再多問,交待清楚後就匆匆朝手術室走去,一邊走一邊將智能醫療包啟動。

鳳輕塵推開手術室的門,發現左岸居然在幫孫思行清理傷口,那動作、那態度,專業、認真堪比大夫。

鳳輕塵在門口愣了一下,鼻子酸酸的,朝左岸重重鞠了個躬:「左岸謝謝你,思行醒了,我讓他向你道謝,他這條命是你救回來的。」

沒有左岸,一切也不會這麼順利,左岸是孫思行的救命恩人這話鳳輕塵並不是隨便說說,她是真心的。

「假惺惺,我只是拿錢辦事,什麼救不救的,我左岸從來不會救人,你既然來了,人就交給你了。」左岸傲氣的將手中的布條一丟,傲慢的離去,這刻意做出來的姿態,顯露了他此時的真性情。

被鳳輕塵撞到他在給孫思行清理傷口,他不好意思,他可是一直表現出,對孫思行很討厭的樣子,怎麼可以幫他清理傷口。

雖然有點兒小擔心,那個小綿羊一樣的少年,可左岸還是堅決的離去,走到門口左岸猶豫了一下,還是停了下來了,轉身道:「對了,你不用為他擔心,他沒有受到侵犯,他受的只是刑罰。」

說完這話,左岸才真正的離去,這話別人也許不明白,但鳳輕塵卻明白,在牢里對犯人來說,最可怕的不是身體上的傷害,而是心裡上的傷害。

犯人在監牢里,被關在同一間的犯人侵犯是常有的事情,別說古代了就是現代這事也是常有。

鳳輕塵之前就擔心思行會不會遇到這樣的問題,現在聽到左岸這麼說,鳳輕塵心頭最後一塊大石也落下了。

她真不想思行這麼乾淨的孩子,見到這些陰暗的事情,相比受辱,她寧可思行受刑,身體上的痛可以鍛煉一個人心志,可心裡上的傷害,卻容易毀了一個人。

思行沒有受辱實在是太好了,鳳輕塵無比慶幸,同時希望思行經此事後,還能保持他原來的品性,而在此之上,他的心志能更成熟一些。

「謝謝。」看著左岸那高傲又孤寂的背影,鳳輕塵突然笑了起來,思行出事能遇到左岸出手,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哼……左岸聽到了,沒有回頭,而是冷哼了一聲,聲音不大,卻足夠鳳輕塵聽到。

「真是一個彆扭的孩子,你不知道自己這樣的性格很不討喜嘛。」可偏偏鳳輕塵喜歡左岸這種性格。

左岸這種性格很好、很真實,他對一個人好時就是真的好,而他對一個好只憑自己喜歡,從來沒想過要對方回報。

一臉欣慰的目送左岸離去,看著留在手術室內的佟珏,鳳輕塵皺了皺眉:「佟珏,這裡不需要你了,你去照顧左公子。」

瞬間,鳳輕塵恢複了一個大夫該有的冷靜和嚴謹,冷冰冰地向佟珏下令。

「是。」佟珏被鳳輕塵的冷臉嚇住了,委屈的應了一句,悄悄地看了鳳輕塵一眼,見鳳輕塵沒有看她,佟珏落寞的退了下去。

她知道,小姐對她們不滿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