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0章 同房,就愛你儂我儂

在王錦凌鬱悶地連夜趕回本家時,九皇叔與鳳輕塵就顯得份外愜意,一路無人打擾,兩人共乘一騎,縱馬飛揚,說不出來的瀟洒與恣意,偶有不長眼的殺手想要動手,也被九皇叔的人提前處理了乾淨。

天黑後,兩人走了半個時辰的夜路,找到了一家還算乾淨的客棧,出門在外九皇叔也沒法要求太高。

「一間房。」搶在鳳輕塵之前,九皇叔很無恥、很淡定的要了一間房。

「一間夠嗎?萬一錦凌晚點過來,沒房間怎麼辦?」鳳輕塵並不排斥與九皇叔同睡一間,有九皇叔在她完全不用擔心,只管睡覺。

再說了,出門在外九皇叔想做什麼,也做不成。

聽到前一句九皇叔臉色微沉,直到鳳輕塵說出,另一間是給王錦凌的,九皇叔面色稍霽,很淡然的道:「一間就夠,王錦凌回東陵了。」

「回東陵?你怎麼肯定他一定會回東陵?」鳳輕塵與九皇叔往二樓的客房走去,領路的小二低頭哈腰,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沒辦法,這一男一女氣勢太強了,這大冷天的,硬是嚇得他冒熱汗。

「他趕著回去成親。」九皇叔面不改色的撒謊。

「啥?成親?」鳳輕塵一腳踏空,差點摔倒,幸虧九皇叔眼疾手快,將人抱住:「這麼大的人,走路也不知道看著一點。」

說完,就理直氣壯的拉起鳳輕塵的手,以免她再次摔倒,鳳輕塵掙扎了一下,沒掙開便任九皇叔拉著。

小二一回頭,就看到這一對氣質不凡的男人,毫不顧忌在人眼表現得如此親昵,差點沒把眼珠子給瞪出來,這一對男女也太太太開放了。

「我這不是被你的話嚇倒了嘛。」鳳輕塵嬌嗔了一聲,她不認為錯在自己,很霸道地將錯誤推到九皇叔身上。

九皇叔挑眉:「我的話有什麼嚇人的?王錦凌不該成親嘛,他老大不小了。」

九皇叔掃了小二一眼,嚇得小二差點從樓梯上滾了下來,再也不敢盯著鳳輕塵和九皇叔瞧。

小二悶頭走路,直到咚的一聲,撞上門才回過神,連忙推開門,點頭哈腰的道:「兩位客倌,這是你們的房間。」

「出去。」九皇叔隨手丟出幾枚銅板,打發了小二,繼續問鳳輕塵:「怎麼?你認為王錦凌不該娶妻?」

「當然不。」鳳輕塵很堅定的搖頭:「王錦凌已經正式接手王家了,他的確應該成親了,成親後才能讓人信服。」

先成家後立業,就連皇上也得大婚後才能親政,成親對一個男子來說,代表成年,代表他有能力養家。

「你說得沒錯,王錦凌早該成親了,王錦凌的父親已經替他選好了妻子,他一回去就可以成婚了。」九皇叔眼都不眨一下,說得那叫一個自然呀,鳳輕塵想懷疑都不行。

「哪家的小姐?」鳳輕塵好奇的問了一句。

「你很關心?」

「我就好奇這天下有哪個女人,嫁給大公子而不自卑。」天天對著一張比自己還要美的臉,那多鬱悶呀,長得不好的女人,絕沒有嫁英俊丈夫的勇氣了。

「有什麼好奇的,回東陵你就知道了。」實際上,九皇叔也不知道王錦凌的妻子會是誰,事實上他不認為王錦凌會乖乖地娶妻,他只是把王錦凌弄回東陵罷了。

「那等回東陵吧。」九皇叔不說,鳳輕塵也不願意多問,趕了一條的路,她也累了,鳳輕塵轉過身去鋪床。

咳咳……她其實也有輕微的潔癖,她實在沒有勇氣睡這種,不知道多少人睡過的被子和床單,所以……

鳳輕塵把床單和被子都抱了下來,換上自己帶來的睡袋,至於為什麼要自己動手,而不是指揮九皇叔呢?

你能想像尊貴無比的九皇叔做這些粗活的樣子嗎?所以,鳳輕塵認命的自己來。

唉……找個英俊的男人自卑了,可找個尊貴無雙的男人又好嗎?

咳咳……九皇叔雖然很欣賞鳳輕塵幹活身的身影,但一個男人一直看著自己的女人幹活,而不動手,他實在不好意思。

九皇叔起身,掃了一眼屋內的銅盆和灰色的毛巾,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不擦手了,他實在受不了那髒兮兮的毛巾。

嬌氣!

鳳輕塵撲好床,一轉身就看到九皇叔嫌棄的表情,沒好氣的嘟囔了一聲,轉頭拿出自己一早就準備好的白毛巾。

毛巾用袋子封好了,沒用前還是濕的:「過來,我幫你擦。」

朝九皇叔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九皇叔挑眉,眼中閃過一抹笑,乖乖的坐下,任鳳輕塵替他擦臉、擦手。

說實話,鳳輕塵根本不懂得服侍人,力道很大,動作很粗魯,九皇叔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痛,可他忍了。

這種氛圍,讓他想到普通人家的夫妻,有那麼一剎那,九皇叔覺得自己的心溫溫的,眼睛酸酸的。

鳳輕塵,他選的女人上得了戰場,下得了廚房;斗得過權臣,打得過紈絝,左手能救人,右手亦能殺人。

在他眼中,鳳輕塵沒有缺點,偶爾一點小彆扭、小任性,他也看得歡喜。

擦完臉後,鳳輕塵又往九皇叔臉上塗一層潤膚乳,粘膩膩的,讓九皇叔覺得很不舒服:「難受。」

那意思就是說,讓鳳輕塵給他擦乾淨,他受不臉上油膩膩的樣子,要不是不想破壞這、氣氛,九皇叔自己就動手了。

可這一次鳳輕塵卻沒有縱容九皇叔,在他臉上拍了拍:「乖,忍一忍就好了,你的臉吹了一天的寒風,都快乾裂了。」

寒風刺骨,九皇叔卻將她護得很好,而他自己的雙手和臉頰,卻紅腫開裂了,沒有誰做的多,誰做的少,他們都在用自己的辦法,默默地為對方付出。

「呃……」九皇叔滿頭黑線,一臉不爽地瞪著鳳輕塵,剛剛還覺得她好,怎麼這麼不經誇,這姑娘越來越不著調了。

「呵呵……好了,好了,再忍忍,很快就幹了,獎勵你一下。」鳳輕塵「啾啾」兩下,在九皇叔的臉頰上各落下一個吻,那語氣、那動作,讓九皇叔覺得,鳳輕塵這是在哄小孩。

九皇叔伸手,將鳳輕塵抱了個滿懷,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伸手捏住鳳輕塵的臉頰,用力一拉,鳳輕塵好好一張臉,就被他拉變形了。

鳳輕塵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拍掉九皇叔:「我一臉的灰,別亂碰。」

這男人越來越小氣,不就是把他當孩子哄了一下嘛,至於孩子氣的捏她臉嘛。

「嗯。」九皇叔高抬貴手放過了鳳輕塵,轉而拿起桌上未用的毛巾子,優雅的展開,在鳳輕塵的注視下,一臉自若的拿起毛巾,細細地給鳳輕塵擦了起來。

動作輕柔,眼神專註,好似在擦什麼絕世珍寶,讓鳳輕塵忍不住閉上眼,倒在九皇叔的懷裡。

套王錦凌那句話,這兩隻無不無聊呀,用得著你幫我擦,我幫你擦嘛,各自動手收拾自己,效率更高。

可這兩隻高興,你有什麼辦法,人家樂意你儂我儂。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