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5章 酒,保不住

宮裡來人了?

這大雪天的,宮裡來人做什麼?

「去看看。」鳳輕塵朝元希先生歉意的一點頭,便大步朝前院走去,留下元希先生一個人,氣了個半死。

「鳳輕塵,你……個冷血的女人。」

可再罵也沒有用,鳳輕塵根本聽不到,元希先生沒有辦法,只得等了,他總不能跟皇上搶人。

這個時候宮裡來人,不是安撫鳳輕塵,就是警告鳳輕塵,鳳輕塵父母屍骨找到一事,皇上肯定知道了,三天過去了,皇上的旨意也該到了,畢竟鳳家夫婦可都是為國而死。

如元希先生所料,皇上確實是下旨說鳳父鳳母的事,不過是安撫和警告各一半。

皇上誇了鳳將軍英勇擅戰,為國捐軀;又誇鳳夫人有大義,算是給鳳父鳳母的事定了調子,警告鳳輕塵不要生事,然後賜下一些東西,安慰鳳輕塵。

念及鳳輕塵一個弱女子,沒有辦葬禮的經驗,皇上特意讓禮部協助鳳輕塵,辦理鳳將軍和鳳夫人的後事,末了,還說了一句,夜葉找到鳳將軍和鳳夫人屍骨有功,夜葉上摺子,請求參加鳳將軍和鳳夫人的葬禮,皇上允許了,讓鳳輕塵配合。

「臣女遵旨!」鳳輕塵低著頭,咬牙說出這句話。

前面的安撫她都認了,當皇帝的哪個不是這樣,臣子為他而死那是應該的,他沒有什麼愧疚的,這些她都不說,皇上的想法不是她能扭轉的,可是……

最後一句,卻能讓鳳輕塵生生咬碎銀牙。

讓夜葉參加她父母的葬禮,虧得皇上做得出來,以為這樣就能消除她和夜葉之間的仇嗎?

做夢!

她可不認為,夜葉會心甘情願的來參加她父母的葬禮,在她父母面前磕頭下跪。

咳咳,鳳輕塵猜得沒有錯,這最後一條並不是夜葉求的,而是夜城主。

夜城主比夜葉看得更透徹,夜葉污辱鳳輕塵父母屍骨一事,讓夜城在大義上落了下風,更是得罪了王家、崔家、東陵九皇叔和太子等人。

這個時候夜城絕不能倔,必須低頭像鳳輕塵示好,絕不能讓東陵有發兵夜城的理由,所以夜城主請求皇上,允許夜葉參加鳳父鳳母的葬禮,希望能藉此平息鳳輕塵的怒火,和對夜城不利的輿論,讓東陵沒有出兵的理由。

可惜,夜城主的想法是美好的,現實確很殘酷,兩個當事人半點也不配合,先不說鳳輕塵願不願意,夜葉就不肯,夜葉說了,打死他也不在鳳輕塵面前低頭,他丟不起這個人。

打死他!

夜城主當天就怒了,掄起鞭子就打。

不低頭等著夜城被滅,到時候你就是想低頭,都找不到門路。夜城主恨鐵不成鋼,他聰明了一生,怎麼就生一個這麼拎不清的兒子。

都是蘇綰,都是那個蘇家女人,他兒子之前還好好的,自從遇到這蘇綰後,就像是失了魂一般,做事完全不著調,被人利用了還沾沾自喜,以為賺了什麼大便宜。

夜城主越想越氣,越打越狠……

夜葉被打得多慘,這都與鳳輕塵無關,鳳輕塵接了旨,站起來時臉上已不見怒容,一副感恩的模樣,給宣旨太監的打賞也比平時多:「大雪天麻煩公公跑一套,請公公喝杯熱茶。」

「鳳姑娘客氣了。」太監不客氣的接了過來,掂了掂荷包,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了,這鳳姑娘果然是個出手大方的主,不枉費他大雪天跑一趟。

說完正事,太監沒有忘記另一件大事,一臉笑意的道:「鳳姑娘,聖上聽聞鳳姑娘府上佳釀醇香獨特,讓奴才回去時,帶兩壇進宮。」

「我府上的酒?」鳳輕塵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一臉的不解。

皇上這是唱得那一出,皇宮會缺兩壇酒,巴巴的來她這裡要。

「沒錯,就是鳳姑娘你府上的酒,鳳姑娘你趕緊地,挑最好的送上來,皇上要是喜歡了,少不了鳳姑娘的好。」太監得了銀子,笑呵呵的提點道。

一般情況下,被皇上要走的東西,這賞賜絕對是不會少的,他這是告訴鳳輕塵,要抓住機會。

「多謝公公提點,輕塵這就去酒窖,把最好的酒拿來。」鳳輕塵眸子微閃,隱約覺得這事有不對勁。

她家的酒,就算比一般酒純一點,也不可能傳到皇上耳朵里去,不過……皇上都開口了,她還能說不給嘛。

鳳輕塵朝佟珏和佟瑤使了個眼色,讓她們套套話,自己則朝酒窯走去。

剛走沒幾步,就撞上了一個侍衛,那侍衛也不知道怎麼混進了內院,將鳳輕塵撞得後退數步,卻頭也不回就往前走了。

鳳輕塵一驚,待到她反應過來,發現手上多了一個紙團,鳳輕塵穩定心神,四處查看了一下,發現沒有外人,打開紙團一看,上面寫著:「磊太子在聖上面前誇鳳府的酒好。」

原來……

鳳輕塵將手中的紙團揉成團,繼續朝酒窖走去,好似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

數了數酒窖里的酒,確定沒有少後,鳳輕塵鬆了口氣,從酒窖里取了兩壇未開封的酒,又拿了一壇小的,這才折回。

鳳輕塵回到大殿,鄭重地將酒交給太監,至於小壇的則是孝敬太監的,讓他在皇上面前,替她美言幾句。

太監笑容滿面的離去,直誇鳳輕塵是個有福的。

太監走後,鳳輕塵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佟珏和佟瑤不知發生了什麼,上前,輕聲的尋問:「小姐?」

「啊……」鳳輕塵無意識的應了一聲,回神時,看到兩個丫鬟眼中的擔憂,笑著道:「我沒事,對了,元希先生呢?」

她只是累了!

什麼叫如履薄冰,她現在是明白了,一壇酒都能被人惦記,這讓人怎麼活呀。

九皇叔的提醒沒有錯,她必須小心謹慎,絕不能和之前那樣,恣意狂妄,一個不好,就會萬劫不復。

「元希先生在後面等你。」佟珏和佟瑤見鳳輕塵不說,也不再追問,這幾天鳳輕塵一直是這樣,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鳳輕塵點了點頭,直接去找元希先生,元希先生一見鳳輕塵出現,就問道:「宮裡的人走了?」

「走了,帶了兩壇酒走。對了,元希先生你要不要酒,我酒窖里的酒全送你了,你晚上派人來運走。」那些酒留在她手上,只會惹麻煩,她根本沒有能力保得住,與其便宜皇上,她寧可送給元希先生。

呵呵……很可悲是不是,可在這個世界卻是正常的,誰讓她擁有美酒,卻沒有保護美酒的能力。

鳳輕塵笑得明媚,可元希先生卻明白,鳳輕塵笑容下的酸澀……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