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7章 真相,鳳輕塵心寒了

南陵錦凡和西陵天磊這兩句話,作用可不小,這話換做東陵的官員說只是小事,可兩個他國皇子提起,皇上卻備感丟人,而且丟人丟到國外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這個皇上小氣,好東西不拿出招待南陵和西陵的皇子,卻不知他手上根本沒有鳳府的佳釀。

皇上面上雖然沒有說什麼,可大太監卻注意到他耳根微動,這是皇上生氣的徵兆,鳳輕塵府上的東西,比皇上用得還要好,這可是大不敬之罪,皇上心裡要不膈應,他就不是皇上了。

做奴才的,要明白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有些話點到即止就行了,他這也算是對得起夜城主給得五萬兩銀子了。

沒錯是五萬兩,皇上是英明沒有錯,可伺候英明皇上的奴才,哪個不是人精,皇上喜歡掌控一切、英明睿智,他們當然要露出馬腳,讓皇上「洞悉」,一個無欲無求的奴才,皇上也不敢用。

大太監不再多言,扶著皇上慢慢地後宮方向走,來了這麼多鮮嫩的女子,皇上怎麼可能不去雨露均沾一下。

皇上走了兩步,已將怒火壓下,作為帝王他就算和鳳輕塵計較,也不會流於表面:「能得兩位皇子相贊,可見鳳府的酒確實不凡,回頭取兩壇來,朕要倒嘗嘗,這比御釀還要好喝的酒是什麼樣。」

這話就是說,他要喝鳳府的酒,喝過後他才能確定西陵天磊說得是不是真的,至於怎麼弄來,就不是皇上要擔心的事。

「奴才這就去準備。」鳳府又不是皇宮,要取兩壇酒,極其容易,大太監似乎能看到鳳輕塵倒霉的樣子。

皇上滿意的點了點頭,對付鳳輕塵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九皇叔:「朕的九弟還不知鳳輕塵找到父母的屍骨,回頭讓人告訴他,這可是一件大好事。」

皇上這話中的意思,就是讓太監把鳳輕塵說得慘一些,好讓九皇叔憤怒。

人,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才容易出昏招,這段時間九皇叔按兵不動,他根本無從下手,要激怒九皇叔,鳳輕塵是一枚好棋子。

「皇上英明。」大太監一張臉,笑得如同盛開的菊花。

給九皇叔說時鳳輕塵的情況,完全不需要添油加醋,只要實話實說便行,只要說鳳輕塵當場流向一滴血淚,就足已讓九皇叔心疼。

他可是聽說,這麼冷的天,鳳輕塵卻一直趴在玉棺時,整個人都凍僵了,想到鳳輕塵當時那悲痛欲絕的樣子,就是他這個無根的人聽了,都忍不住動容。

可憐的孩子!

當然,大太監也僅僅只是可憐一下罷了,鳳輕塵的死活與他何干,來到後宮的岔路口,大太監謹記自己的職責,諂媚的建議道:「皇上,如嬪娘娘前些日子編了一隻新舞,說要跳給皇上看;良嬪娘娘做了新詩,想請皇上點評;珍妃娘娘這些日子迷上做糕點,聽說做了一道叫白雪紛飛的糕點,連皇后娘娘都說好。」

前面都是輔助,後面才是重點,皇上一聽當然是去珍妃那裡,皇貴妃聽到這個消息後,險些把手帕給撕碎了。

珍妃是皇后扶出來的人,珍妃得寵皇后自然好處多多,可偏偏她大著肚子也無法侍寢,只能幹著急,眼見皇上就要被那些新人給吸引走了,謝皇貴妃心裡那叫一個恨。

「娘娘,您和那些小妖精計較什麼,您只要平安生下皇子,就什麼都不怕了。」謝皇貴妃的貼身老嬤嬤適時提醒謝皇貴妃,別忘了重點。

為妃之道,在於固寵,想要固寵就要拿出能讓帝王寵一輩子的東西,一個流著皇帝血脈的孩子,無疑是最好的固寵工具。

沒錯,就是工具,在後宮的女人眼中,孩子不過是她們爭寵、爭權的工具罷了,要不是這樣,她們怎麼可能會冒著一年半不能侍寢的機會懷孕生子。

謝皇貴妃吐了口氣,點了點頭:「你說得沒有錯,本宮只要平安生下皇子就行,要生下這個皇子還需要鳳輕塵,鳳輕塵現在還不能死,你去給鳳輕塵提個醒,就說磊太子誇鳳府的酒好,皇上都想喝了,讓她好好準備。」

這個準備,當然不是把最好的酒獻給皇上,而是……逃開這次危機,鳳輕塵這麼聰明的人,又怎麼可能不知。

「奴婢明白。」老嬤嬤低著頭,沒人看到她眼中的亮光。

鳳輕塵換上了乾淨的衣服,絞乾了頭髮,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飯桌上,吃著她的一菜三湯,吃完後鳳輕塵便去靈堂,給父母上了三柱香,在那裡跪了一夥才回到書房,讓佟珏和佟瑤把收集到的情報給她看。

鳳輕塵會速讀,可這一次她卻是一個字一個字的看下去,當她看完後,臉上已全是淚水。

她知道真相肯定很不堪,可沒有想到,真相儘是如此難讓人接受,鳳輕塵緊緊的攢著手中發黃的紙張,眼淚怎麼也止不住,卻一點聲音都沒有。

佟珏和佟瑤心疼得不行,這種無聲落淚最是傷人,她們寧可鳳輕塵像那天一樣,趴在玉棺上放聲大哭,哭出心中所有傷痛,也比這樣好。

佟珏和佟瑤想要安慰鳳輕塵,可發現這個時候無論說什麼都是沒用的,她們再怎麼安慰也改變不了事實。

那一對高高在上的夫妻,毀了她家小姐的家,毀了她家小姐的一生,如果不是那兩人,她們家小姐還是鳳將軍和鳳夫人捧在手心裡的寶貝,可以平平順順過一生,根本不用承擔些重任。

「這些消息是從哪裡來的?」鳳輕塵閉上眼,微微抬頭,把眼淚眨了回去。

她沒有問消息準不準確,只問從哪裡來的,敢把這個消息露給她,就表示這消息經得起查。

「小姐,我們派人出去查了,目前只查到這消息和太子府有關,具體有多少人在背後推動這件事下,我們還沒有查出來。」一個下午的時間,她們能查到這些,還是因為太子沒有顧忌,根本沒有清理乾淨,不然她們什麼都查不到。

「太子?他還真是不死心,就那麼一個破身體還想斗,就算我如他的願,把皇后毀了又如何,他沒有母親還能坐穩太子之位,東陵子洛沒有母親,一樣可以得皇寵。」鳳輕塵鬆開手心,任手心裡的紙飄下去。

「去,把你們找到的那個老嬤嬤帶來,我有話要問她。」不僅物證,連人證都找到了,鳳輕塵不得不說,太子有心了!

只是,她的心已被東陵皇室給寒了,太子再有心,她也不會放在心上。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