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6章 笨蛋,是害羞了還是害羞了

鳳輕塵想過一千種可能,甚至在馬車上,想好了不同情況下的應對措施。

如果九皇叔逼她當暖床丫鬟,她就表面順從,暗中謀劃退路,早晚把九皇叔給甩了。

如果九皇叔虛情假意,說讓她相信他,他早晚會給她名份,她就欲迎還休,嬌羞的說相信他。

如果九皇叔冷冷的警告她,別以為爬上他的床,就能為所欲為,成為九王府的女主人,她就傷心欲絕,強忍著淚水說,她不會……

如果九皇叔說一切維持原狀,昨晚的事情當做沒有發生,她就含淚點頭,表示自己會做到。

可獨獨沒有想到,九皇叔會隔著屏風見她。

九皇叔這是害羞?還是害羞呢?

鳳輕塵盯著面前的屏風發獃,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樣子。

要說害羞也應該是她害羞,九皇叔害什麼羞呀,九皇叔這麼一弄,她都不好意思害羞了。

「咳咳……」久久不見鳳輕塵開口,九皇叔輕咳一聲提醒道。

屏風後,九皇叔半躺在矮塌上,一張臉白如紙,深邃沉靜的眸子布滿了紅色的血絲,腹部的白布沾了血。

這就是縱慾的代價!

身側燃了兩個香爐,白煙裊裊升起,散發著清雅的竹香,將血腥味壓下。

隔著屏風,近在咫尺,卻給人一種遠天涯的感覺,這屏風生生將兩人的距離拉開。

「輕塵見過九皇叔,千歲千歲千千歲。」鳳輕塵連忙回神,一整衣袍,福身行禮。

九皇叔鬱悶地吐血,誰讓她行禮了:「免禮。」

「謝九皇叔。」鳳輕塵默默地站在身側,打定主意,只要九皇叔不開口,她就絕不會開口提昨晚的事。

這屏風可以說是九皇叔害羞,也可以說是九皇叔不想見她,橫豎她小心一點好了,畢竟經過昨晚,他們之間的關係有點詭異,一個不好,就落得恃寵而嬌了。

一夜風流後,女人死纏著男人,要男人負責,男人討厭、厭惡,可同樣……當這個女人連提都不提時,那個男人會更鬱悶。

他昨晚表現真的很差嗎?差到鳳輕塵再見了,連點兒表示都沒有?

九皇叔發現自己心口悶得厲害,他這伙不僅外傷,還要內傷,他快被鳳輕塵給氣死了,就沒見過鳳輕塵這般無情的女人。

怎麼說,他也是她男人。

鳳輕塵半點表示沒有,九皇叔惱怒,這種事他沒有處理過,實在不知如何說,索性也不提,直接說正事:「輕塵,今天的醫術比試,本王已知曉,你不必擔心,這件事本王定會給你一個交待。」

南陵錦凡越來越張狂,為了一場比試的勝負,居然在背後使這種陰招,真當他病重得快死了。

咳咳,九皇叔忘了,鳳輕塵能在琴書畫三項比試中贏蘇綰,也算是使了手段,好吧就算九皇叔記起來,也只會為鳳輕塵鼓掌,說鳳輕塵做的好。

「多謝九皇叔,不必了。」鳳輕塵完全沒有受寵若驚的樣子,很平靜的拒絕。

「嗯?」九皇叔不滿的道,到現在鳳輕塵還把他當外人,看樣子昨天晚上,她的確不滿意。

九皇叔鬱悶了,決定回頭找幾本教材好好學習一下閨房之術,務必保證讓鳳輕塵滿意。

鳳輕塵沉吟了一刻解釋道:「不是輕塵不識好歹,實在是沒有必要。輕塵已經贏了蘇綰三局,沒有意外,還能平一局,接下來的比試中,即使全輸也沒有關係,於我的名聲沒有損傷,可蘇家不一樣,蘇綰要是再輸,蘇家就會名聲掃地,蘇家定不會善罷干休。

再說,三皇子做事向來狠辣,肯定不會留下痕迹和證據,即使大家都知道此事是他做的,也不一定能找到可以指證他的人證和物證,一場比試而已,輕塵又不是輸不起,沒有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蘇家重名聲,她把蘇家的名聲弄臭了,到時候蘇家不管不顧的來個魚死網破,她就慘了。

她一個人再能幹也無法和一個家族的力量抗衡。

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蘇家輸紅眼了,哪裡會管那麼多,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凡事都不能做得太絕了。

「你倒是看得明白,本王以為你很在乎輸贏。」九皇叔發現他真看不透鳳輕塵,原本以為她不在乎輸贏,可她卻處心積慮、使盡小手段也要贏蘇綰,認為她在乎輸贏吧,這又放過一個穩勝的機會。

女人的心思真複雜,鳳輕塵又是個中翹楚,九皇叔發現猜鳳輕塵的心思,比籌軍糧和糧響還要累。

「九皇叔,輕塵在乎的只有生死,一時的贏輸算什麼。」鳳輕塵懶得告訴九皇叔,她壓根就不在乎這樣的虛名。

算來,琴棋書畫她都贏了蘇綰,足夠給東陵爭臉了,即使接下來的比試全輸,她也毫無壓力,作為東陵最大賭局的莊家之一,無論誰輸誰贏,她都是贏家。

九皇叔點頭,想到鳳輕塵的種種表現,確實,鳳輕塵更在乎的是生死,其他的事情在生死面前,都可以排到後面:「是本王想左了。」九皇叔變相道歉。

鳳輕塵撇了撇嘴,沒有接話,隨即想到九王妃正服,還有那些價值不菲的首飾,她都帶來,於是鳳輕塵開口,說要把那套衣服還給九皇叔。

那套衣服不僅僅是值錢那麼簡單,還是身份的代表,要是丟了,她就慘了。

卻不想,鳳輕塵才開了一個頭,就被九皇叔打斷了:「本王送出去的東西,絕不會再收回來,輕塵不想要就丟了。」

這個死女人,要是沒有昨晚的事情,送回來他還能接受,可經過昨夜後,她居然還想著把衣服送回來,這是要和他劃清界限嗎?

真是……該死!

鳳輕塵,你怎麼就不能和其他的女人一樣,纏上本王呢?

要不是有傷在身不好露面,九皇叔真想衝上前,掐住鳳輕塵的脖子,好好問一問她,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丟了?

她就是怕丟了才想還給九皇叔,那套衣服放在九王府更安全,無論如何她都要勸九皇叔把衣服收下,她才不要帶一個累贅回去。

鳳輕塵知道九皇叔生氣了,當下放低身份,柔聲道:「九皇叔,那套衣服太過貴重,放在小院我實在不放心,如果可以,肯請九皇叔代輕塵保管一段時日。」

這樣總不會有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