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7章 裝才女,重要的是我贏了

虛榮和驕傲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驕傲是自己怎樣看自己,而虛榮則是在意別人怎樣看自己。

鳳輕塵不知道蘇綰是前者還是後者,鳳輕塵只知道自己雖然有點小虛榮,但還是更在意自己如何看自己。

所以當太子說:「要不要派人去找九皇叔時。」鳳輕塵搖頭拒絕了:「不用了,沒有必要為一場比試的輸贏驚動九皇叔。」

她自己知道自己畫的人體骨骼圖是標準的,完美的就行了,不是不在乎輸贏,而是不值得。

九皇叔的病一次不容易,她可不想因為自己的事,破壞九皇叔的棋局,到時候自己要付出的代價,說不定會更高昻。

還是那句話,走到這一步輸不起的人是蘇綰,不是她鳳輕塵,她輸一局不影響大局。

讓鳳輕塵不解的是,皇上怎麼會想著把她和蘇綰召見宮,如果是為了那副人體骨骼圖,比試結束後,皇上直接取走就行了。

要知道,她和蘇綰與的比試,說來說去也只是小女兒之間的較量,皇上第一天關注一下,已經算是給面子了,畢竟皇上哪有閑功夫盯這種小事。

汗……鳳輕塵不知道,皇上插手這件事,還真得和她那副人體骨骼圖有關。

南陵錦凡收到皇家學院傳來的消息,連忙進宮,希望皇上把蘇綰與鳳輕塵召進宮,好當面評判。

南陵錦凡不相信鳳輕塵能畫出人體骨骼圖,當然如果是真的,他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一副人體骨骼圖,對他來說也是有好處的,在戰場上士兵耗損最嚴重的不是戰死,而是救治不當,因傷而死或者致殘。

這副人體骨骼圖如果是真實的,那麼無論如何他都要弄一份回去,最好還能多問出一些有用的東西,把這些東西拿去給那些軍醫,那群人總能減少將士因殘退伍的人數。

不得不說南陵錦凡是個聰明的人,皇上也是將命令下達後,才想到這個事,不過皇上不氣南陵錦凡,他氣得是鳳輕塵,這種好東西她就不能低調的獻上來嘛,搞這麼高調,害得他都沒有優勢了。

可事已至此,皇上也沒辦法改變,只能提前做好準備。

宣旨的太監帶著一位柳姓太醫前來,柳太醫擅長醫治外傷,在接骨方面是當之無愧的國手。

柳太醫一來就將鳳輕塵的畫拿走了,皇上要他在進宮前,鑒定鳳輕塵所畫的骨骼位置是否正確完整,同時將把這副畫臨摹下來。

鳳輕塵很清楚,一副完整的人體骨骼圖意味著什麼,明知柳太醫的打算,鳳輕塵也沒有拒絕,這副圖能造福病患最好了,這又不是她的東西,她心疼什麼。

因為柳太醫要在馬車臨摹畫,又要核准畫的真實性,所以他們一行人走得特別慢,也特別的招搖。

現在流言已經變成,太醫趕到時,已經野外了,蘇綰被鳳輕塵活活打死了,現在皇上要拿鳳輕塵治罪,一個不好東陵和南陵就要打仗了。

為什麼沒人說是鳳輕塵被蘇綰打死了呢?

很簡單,鳳輕塵在城門口,一個人挑了嚴公子家丁,踢爆嚴公子命根子一事,可是有不少人看到,打死他們也不會相信,與蘇綰打架,鳳輕塵會吃虧。

來到皇宮,皇上把蘇綰與鳳輕塵晾在一邊,直接拿了畫,宣太子、西陵天磊、顏老、元希先生和三位大畫家覲見。

蘇綰與鳳輕塵都明白,他們這是要去商量勝負的問題,同時亦是商討鳳輕塵那副人體骨骼圖的用處,這個時候評判勝負的已經不是畫功,而是利益。

南陵錦凡與皇上能想到的問題,西陵天磊回過神來後也想到了,就算他沒有想到,看到皇上派來的太醫,單獨將鳳輕塵的畫拿走,他也想明白了。

皇上一群人關在裡面討論什麼,鳳輕塵不知道,但鳳輕塵明白,討論的越久對蘇綰越不利。

時間悄然流逝,鳳輕塵半點不急,只是有點小愧疚,她還是耽誤了顏老他們用午膳。

蘇綰卻越是越來越不安,她想要保持冷靜,可她做不到,鳳輕塵可以清高的說不在乎輸贏,她蘇綰不行。

看到鳳輕塵那嘴角那抹雲淡風輕的笑,蘇綰就特別想上前,把鳳輕塵臉上的笑給打掉,鳳輕塵笑得太欠扁了。

「鳳輕塵,你果然是一次比一次讓人驚艷,今天繪畫的比試,你可真是讓我開了眼界。」蘇綰不想這麼惡聲惡氣的說話,她只想找個人隨便說說,好緩解一下等待的壓力,可話一出口,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蘇綰知道,她這輩子都沒有辦法心平氣和的與鳳輕塵說話,鳳輕塵這人實在太討厭,蘇綰這一輩子都不會喜歡鳳輕塵。

明明是一隻醜小鴨,卻沒有絲毫的自覺,闖入天鵝圈中,不謙卑討好就算,居然傲慢無禮,處處與她們爭鋒,搶她們的鋒頭,這樣人早就該死。

「能入蘇小姐的眼就好了,輕塵說了不會讓你失望,當然不好失言。」如果可以,鳳輕塵寧可站在殿門口看風景,也不願意和蘇綰在這裡兩看相厭。

可惜不能,這是皇宮,不能由她的性子行事。

「哼,鳳輕塵,別以為你投機取巧贏了我,就認為自己是才女,顏老和元希先生對你另眼相看,是認為你有才學,可實際上你有沒有才,你應該很清楚,你這個才女不過是裝出來的,早晚有一天會被人識破,到時候我看你如何面對世人。」

蘇綰最氣鳳輕塵這一點,明明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草胞,居然能裝成大才女,連顏老和元希先生這等大儒都被她騙了。

「裝才女又如何,你連我這個裝出來的才女都贏不過。」鳳輕塵真覺得好笑,蘇綰和蘇家很在意才女的名聲,可她鳳輕塵並不在意。

裝才女又如何,雖說她投機取巧了,可別忘了她可是憑真本事贏了蘇綰,要不是她拿出這兩下子,蘇綰又怎麼會認輸。

世人怎麼看她重要嗎?世人從來沒有正眼看過她,流言她聽多了,再多幾句也死不了。

「你……」蘇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而像是為了驗證鳳輕塵的話一般,太監剛好在這個時候走了進來,面對鳳輕塵與蘇綰之間的劍拔弩張,太監很淡定裝作沒有看到,平板地對鳳輕塵道:「鳳小姐,恭喜你,你贏了。」

哈哈哈……鳳輕塵猖狂的笑了一聲,傲慢的掃一眼呆愣的蘇綰,落井下石的道:「蘇小姐,承認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