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3章 重建,鳳府可能有地圖

夜城比蘇家的作用大,所以就不管蘇家,只管拉攏夜城,九卿還真是……有理!

步驚雲沒好氣地白了藍九卿一眼,明明是因為鳳輕塵這個女人,而做出了錯誤的決定,不承認就算了,事後還能說得如此冠冕堂皇,這天下也只有藍九卿能做了,這臉皮之厚還真是讓嘆為觀止。

「藍九卿,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步驚雲沒好氣的道,蘇家和夜城並不相衝突,明明可以一起拉攏。

「無恥的是九皇叔,我從來做無恥的事情。」藍九卿很淡定地道。

「有事就推給九皇叔,沒擔當的男人。」步驚雲別過臉,一副我看不起你的樣子。

「這和擔當有什麼關係,這是事實。」藍九卿才不在乎呢。

「事實?虧你能說出口,得,我不和你說這個,是不是事實你自己心裡比我更明白。想要藉此拉攏夜城,九皇叔不會是要撮合蘇綰與夜葉吧?」步驚雲懷疑地看著藍九卿,九皇叔那人可沒有這麼好心,讓夜葉得嘗所願。

「你和寶兒呆久了,也和寶兒一樣變得天真了?」藍九卿刻薄道,嫌棄地拍了拍被步驚雲碰過的衣袖。

「九皇叔拒娶蘇綰,害蘇綰顏面盡失,她這伙肯定恨死九皇叔了,要是讓蘇綰嫁給夜葉,依夜葉對她的喜歡,蘇綰只要吹吹枕邊風,就能讓夜葉與九皇叔為敵,九皇叔是傻了才會把蘇綰送給夜葉。」

「夜葉就算不娶蘇綰,也不會幫九皇叔。」步驚雲沒有好氣道,想到夜葉,他就想到自己赤身羅體的被人綁在轉盤上的恥辱,如果可以他真想殺了夜葉。

嗚嗚嗚,可他不能,因為夜葉是夜城少主,殺了夜葉,夜城定不會放過他,這個時候聽到夜葉娶不到他心心念念的蘇綰,步驚雲心裡暗爽。

藍九卿高深莫測的一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九皇叔不需要夜葉幫,只需要他與九皇叔合作就行了,蘇綰的事情你們就不用擔心,我會解決好,現在我比較擔心的是鳳輕塵的安危。

南陵錦凡那個傢伙陰柔卑鄙,心眼小愛記仇,上次因為鳳輕塵,在東陵吃了一個大虧,是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逃回南陵。

再加上,在南陵和他爭權的南陵錦行,又是被鳳輕塵救下來的,新仇加舊恨,南陵錦凡肯定不會放過鳳輕塵,他這次來東陵,明面上是談和親一事,實際上卻是來報仇的,他不能拿九皇叔怎麼樣,但鳳輕塵就不好了。」

藍九卿邊說邊看向步驚雲,那意圖不言而喻,步驚雲想要裝不知都不行,只能沒好氣的道:「說了這麼一大堆,你就是要我暗中保護鳳輕塵啥?放心,我不會讓鳳輕塵死於暗殺,再說這是皇城,刺客那有那麼容易進來。」

步驚雲真想問藍九卿,鳳輕塵有什麼好的,值得你為他謀算這麼多,好吧,步驚雲忘了,他初見鳳輕塵時,也是對鳳輕塵極有好感。

孫家,正在與王錦凌商量重建鳳府的鳳輕塵,突然打了一個哈啾,心中暗道:九皇叔不會又在算計我吧!

「有你在一旁看著,我就放心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藍九卿不再糾纏,轉而對蘇文清道:「文清,今天你製造祥瑞的那東西,別暴露出去,我有用。」

語氣平靜,但卻不容拒絕與商量。

「什麼?不能暴露?為什麼呀?我都命人大批量打造了,不能賣出去,我砸進去的錢不是全部沒了。」蘇文清習慣聽藍九卿的命令行事,但還是忍不住哀嚎,他很清楚那鏡子的價值,只要一轉手,他就可以賺取大筆的財富,現在不僅不能賺錢,連本都要虧。

「別掉錢眼裡了,那東西未來的價值很大。」藍九卿的眼中閃過一抹冷冽的寒光,蘇文清沒由來的一寒,但還是忍不住嘀咕:「我不掉錢眼裡,你哪來那麼多錢養探子、養軍隊、收買細作。」

錢錢錢,打仗離不開錢,沒錢他們什麼也做不了。

藍九卿當然也明白,當下放緩了語氣:「我知道錢很重要,但為了錢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暴露出去不值得,我今天看著,估摸著這東西今後在戰場上大有用處,要賺錢以後有得是機會。」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會把這件事情捂住,當初在造這批鏡子時,我就特別挑了偏僻的地方。」蘇文清知道藍九卿是為大事著想,雖然心裡還有一點點肉痛,但可以忍受,了不起他想辦法,從鳳輕塵身上再榨點東西出來,能說出鏡子的配方,肯定也能拿出其他的奇怪的東西。

藍九卿滿意地點了點頭,蘇文清辦事他一向放心,所以另一件事情,他也打算交給蘇文清去辦:「鳳府被燒了,鳳輕塵之前很忙,現在閑下來肯定會籌備重建的問題,文清你想辦法攬下替鳳輕塵重建鳳府的事情。」

「替鳳輕塵重建鳳府?九卿,你要對她這麼好嗎?」蘇文清哀怨至極,公事私事全丟給他辦,九卿太過分。

只一個眼神,藍九卿就明白蘇文清在想什麼,沒好氣的道:「誰說這是為了鳳輕塵,這是公事。」

「公事?九卿,你就騙鬼吧。」步驚雲很不客氣的吐槽:「替鳳輕塵重建鳳府也叫公事?你怎麼不讓九皇叔去做,皇叔可以動用工部的人,要假公濟私這個更好,假皇帝老頭的公,濟鳳輕塵這個私。」

這兩人,這是對鳳輕塵不滿了嗎?還是對他最近的行為不滿了?藍九卿猜應該是後者,想了想決定解釋一下。

「鳳輕塵是鳳離一族的後人,當年九州龍脈地圖一分為九,鳳離族就持有一分,也許鳳離族手上那份龍脈地圖就在鳳府鳳,只是鳳輕塵自己不知道,這次一場大火將鳳府燒光了,也許會將一些隱秘的東西暴露出來。不管如何,有這個可能擺在我們面前,就不能放過。」

「九卿這話有道理,只是那九州龍脈地圖會在鳳府嗎?」蘇文清一臉嚴肅,隱含期待。

他們這些年一直在尋找九州龍脈地圖,可啟今為止,也只從西陵天磊那弄到一塊,其餘八塊下落不明,要是鳳府真有九州龍脈地圖,那就賺大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