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3章 哭啥,不過是以牙還牙

九皇叔這個荷塘的美,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傍晚看它如同瑤池仙境,清晨則又是一番風味。

有別於夜班晚的朦朧與靜美,當太陽從荷塘的另一頭升起時,陽光灑在荷葉葉上,整個荷塘如同鍍上一層金光,露珠在荷葉上來回滾動,如同嬉戲的孩子,每每落到荷葉的邊緣又晃了回去,讓人有一種伸手將荷葉拖住的衝動,此時的荷塘就好像是仙子們遊玩的場所,散發著蓬勃的生機。

九皇叔和鳳輕塵站在別院最高的一個亭子上,站在這個亭子上,可以將整個別院的景色盡收眼底,而這才是真正的觀景台。

觀景台建起後,鳳輕塵是第二個上來的人,第一個是九皇叔。

兩人隔著半個人的距離,陽光灑在兩人的身上,遠遠看上去,就好像站在畫中一般,誰也沒有說話的打算。

九皇叔一派悠閑欣賞著日出,鳳輕塵則因為震天雷的事情而憂心忡忡,九皇叔實在是太壞了,看似沒有逼她,卻將她逼到絕境。

鳳輕塵可不會天真的以為,九皇叔要震天雷只是為了好玩,這震天雷必定會用在戰場上,成為這個男人登臨高位的利器。

這種害人的東西,鳳輕塵打從心底不願意讓它出現,可是她想要九皇叔說,九皇叔卻不給她機會。

自從在密室說了一句話,便不再說話九皇叔,靜靜地看著東方,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平靜和安寧的氣息,看上去單純而美好,可鳳輕塵卻知道,這都是假象,這個男人冷酷又狠厲,真正的殺人不見血。

「啊……」

這個想法剛剛落下,東方的院子就傳來一道尖銳的叫聲,鳳輕塵嚇了一跳,以眼神尋問九皇叔:「開始了嗎?」

隔得太遠,除了這尖叫聲外什麼也聽不清,不過鳳輕塵看到一個衣衫凌亂的女子,驚惶失措的從寢室沖了出來,看那身形好像是……

「瑤華公主?」從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來持,鳳輕塵一直以為,九皇叔會對蘇綰出手,畢竟蘇綰對九皇叔的糾纏,是個人都知道了。

「怎麼?很意外嗎?本王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手段雖然老套但勝在有用。」九皇叔轉身朝台下走去:「要看熱鬧,就走快一點。」

「以牙還牙?」鳳輕塵三步並做兩步跟了上去:「當初,我大婚當天在郊外醒來,是瑤華公主的手筆?」

雖然她早就猜到,可聽到九皇叔如此肯定的說,還是相當的震驚。

「不然,你以為還有誰想到用那麼卑劣的手法對法你?皇后就是再不想東陵子洛娶你,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丟臉的不僅僅是你一個人。」九皇叔停下腳步轉身道:「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嗎?」

如果不是猜到了,又怎麼會逼東陵子洛保她。

「是猜到了,只是不太確定,她是西陵的公主,我總認為她來東陵不方便。」就算來東陵,也不可能為這種小事費時間,鳳輕塵一直認為自己這樣的小人物,怎麼可能讓這麼多大人物惦記。

「你太小看她了,走吧。難得將人湊這麼齊,今天這齣戲不唱下去,啟不是辜負了本王的好意。」九皇叔踩著水珠,一本正經、不急不緩的邁著正步,如果不是知道這一切都是九皇叔安排的,鳳輕塵真會認為這個男人是無辜的。

鳳輕塵默默地在心中,將九皇叔列入一級危險人物,提起裙子追上九皇叔。

原諒她如此急切,瑤華出事是她在九皇叔別院聽到的,最好的消息,這一趟總算不是白來了。

九皇叔和鳳輕塵來得晚,因這動靜院門外早就被侍衛把守了起來,只不過沒有人敢攔九皇叔,剛走近就聽到西陵瑤華低低的哭泣聲:「皇兄,你要為我做主,我不要活了,他們害我,他們害我。」

「瑤華公主,你先別哭了,我們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說。」太子出言勸道。

「弄清楚?還要清什麼?事實擺在眼前,吃虧的是我西陵的公主,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太子殿下,你最好給我們一個交待,我西陵的公主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西陵天磊氣極,哪個男人不好,偏偏是無權無勢,只有所謂皇寵的淳于郡王,這樣的男人配不上瑤華。

西陵天大不高興,太子也不高興,他脾氣好是因為他的身子承受不了太大的情緒波動,可並不表示他是軟柿子,任人拿捏。

「磊太子,你說事實擺在面前,可本宮看到的事實卻是,瑤華公主鑽入淳于郡王的房間,別忘了這是本宮、洛王和淳于郡王住的院子,你說瑤華公主吃虧,本宮還要問瑤華公主半夜不睡,跑來這個院子是何居心。」太子的聲音不大,但卻擲地有聲,尤其是最後一句,更是直指西陵瑤華,居心叵測。

「你什麼意思?」西陵天磊雙眼通紅,一副要吃人的樣子,瑤華是他親妹妹,就算他再不滿瑤華,也不能任人欺負。

西陵皇室丟不起這個臉。

「本宮是什麼意思並不重要嗎,重要的是瑤華公主你是什麼意思?別忘了淳于郡王的隔壁可是住了洛王,瑤華公主你愛慕洛王一事,可是天下皆知。」太子說完這話,似笑非笑的看向東陵子洛:「七弟,本宮說得可有錯?」

西陵瑤華與東陵子洛那點事,兩國皇室都清楚,雖然沒有人出面阻止,可並不表示樂見其成。

皇后會允許鳳輕塵與東陵子洛的婚禮如期舉行,很大一部原因就是為了斷東陵子洛的念想,娶一個孤女總比娶人居心不良的公主好,只要東陵子洛娶了鳳輕塵,他和瑤華就不可能。

西陵的公主不會為妾!

「皇兄說得是。」東陵子洛黑著一張臉,地站在西陵瑤華的對面,聽到太子的話,咬著牙道。

他比任何人更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瑤華怎麼會從子淳的房間里跑出來,看她的樣子……

衣衫凌亂,脖子處還有吻痕,再看子淳,同樣的衣衫不整,那浮腫的雙眼說明他昨晚沒有睡好。

一男一女,在房裡一個晚上能做什麼,還需要人說嗎?面對這樣的情況,他想要說服自己相信瑤華,相信昨天晚上什麼都沒有發生,可是他做不到……

「瑤華,你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東陵子洛眼中滿是被背叛的憤怒。

他的堂弟和他心愛的女人……

哈哈哈……這天下還有比他更可悲的人嗎?

為了瑤華,他違逆母后,拋棄未婚妻,可結果……

他得到了什麼?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