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9章 放血,先病再醫

鳳輕塵心中所想,完全沒有表露在臉上,一本正經的答道:「回皇上的話,當日蘇二公子之所以會假死,是因為他被一珠子堵住了喉嚨,無法呼吸,輕塵擊打他,最後將體內的珠子打出來,才得以活下來。

可李公子卻不是這個情況,李公子因為爆炸受傷,依輕塵的診斷,李公子雖然沒有被炸傷,可卻因為爆炸的衝擊力,堵住了血脈。」這個有點無法理解,奈何鳳輕塵說得一本正經。

「這話怎麼說?」皇上也頗為懷疑,但在沒有更好的結論前,他選擇相信鳳輕塵。

「皇上,輕塵白天經歷了那場爆炸,爆炸是瞬間的力量,輕塵懷疑,就是那一瞬間的力量,擊中李公子某一種血脈,以至於堵住了血脈,造成了李公子假死。

白天,也有不少百姓,沒有受傷卻因為爆炸而暈了過去,輕塵懷疑李公子和那些百姓的情況很像,只不過李公子這情況似乎嚴重了一些。」

在場當的人中,經歷了白天那場爆炸的只有太子與鳳輕塵,太子不懂醫所以他沒有發言權,這裡能說得上話只有鳳輕塵一人。

「父皇,輕塵說得沒有錯,白天確實有不少人因為爆炸而暈了過去,兒臣在爆炸響起時,也感覺眼前一黑,好在兒臣離爆炸中心遠,沒有受多大的影響。」太子這話明顯是幫鳳輕塵。

有太子為證,皇上已信了七分:「既然找出原因,輕塵可有辦法?」

「有。」鳳輕塵用力點頭。

「什麼辦法?」

「放血!」

皇上略有猶豫:「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不會,但醒來後需要一段時間恢複。」作為一個大夫,她只會醫病人,不會醫好人,李想既然要她醫治,那她只好先把李想變成病人,並且是自己擅長醫治的那一類。

「鳳輕塵記住,朕要他活著。」對於鳳輕塵皇上總是無法做到全然的信任。

因為鳳將軍與鳳母的關心,他對鳳輕塵有一分憐惜,但也有三分防備,當年那兩個人的身份,他怎麼也查不到。

鳳輕塵單膝蓋跪下:「輕塵定不負皇上厚望。」活著,殘疾也是活著。

鳳輕塵與孫正道等人再次回到李想的寢室:「孫太醫,人太多會影響救治的效果,輕塵斗膽請眾位大人先在外面守侯,請孫太醫與輕塵一道,如果李公子出了事,便是輕塵一個人的責任。」反之,李想要是醒了,就是大家的功勞,這話不用輕塵說,眾位太醫也能明白。

如此好事,當然沒有人推辭了,眾位太醫點頭應下。

「輕塵,你要做什麼?」孫正道見鳳輕塵將人打發走,頗為不解。

鳳輕塵一掃剛剛的嚴肅,唇角微揚附在孫正道的耳邊:「孫太醫,請你相信我,我絕不會害你。」

孫正道點了點頭,這一點他信,鳳輕塵雖然有些小自私,但為人卻講義氣。

「孫太醫,幫我一個忙,用銀針扎那位李公子的暈穴,先讓他暈過去,之後我再給你解釋。」隔著層層的紗縵,再加上鳳輕塵刻意放低聲音,李想就是豎起耳朵也聽不到。

要說,李想真不是一般的白痴,居然在皇宮裝病,真以為眾目睽睽之下,她就不能動手腳嗎?要知道大夫殺人可是無形的,大夫害人也可以讓人找不出半點證據。

你既然裝病,我就打著醫治你的旗號,看最後誰倒霉。

孫正道雖然不解,但還是點了點頭,從藥盒中取出銀針。

「孫太醫,動作一定要快,絕不要給他說話的機會。」鳳輕塵又叮囑了一遍,上前將床縵撩起,緊張又不安的道:「孫太醫,掐李公子的人中穴,真的能醒嗎?萬一醒不來輕塵如何給皇上交待呀。」

孫正道不知道鳳輕塵這又是玩哪一套,可還是配合的點頭:「應該可以,你試試。」

「可是,人中是哪個位置呀?」鳳輕塵一副不安的要子,李想聽了卻是感覺沒趣。

之前聽鳳輕塵說話,還頗有大夫的樣子,怎麼人一走就一副孬樣,難不成都是裝的。

「你呀,平日讓你好好學,你就是不肯聽,這下裝不下去了吧,人中穴就在這裡。」孫正道邊說邊上前。

李想在心中冷笑,心中暗想等孫正道一動手,他就「活」過來,然後拆穿鳳輕塵,給容十小姐報仇。

哈哈哈……這鳳輕塵肯定不知道他裝「假死」,果然是愚昧的古人,和他的女人做對,簡直是自尋死路,略施小計就將鳳輕塵的底給騙了出來。

因為太高興了,李想忘了控制呼吸與心跳,甚至得意忘形的動了動身子,孫正道連忙抬頭看向鳳輕塵,以眼神尋問:這人裝的?

鳳輕塵含笑點頭,這下孫正道更不客氣,完全不給李想機會,一針扎了下去,李想吃痛猛得睜開眼,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想要從床上跳起來,孫正道又給他來了一紮,李想只覺得眼皮一重,這下真的暈了過去。

「這小子,居然耍著我們這些太醫玩。」孫正道氣得鬍子都豎了起來。

清衍殿爆炸,雖說死了一堆侍衛、太監和宮女,可受傷的人更多,那些人還在太醫院正等著太醫去救治,卻因為李想受傷,皇上讓太醫院醫術最好的人都守在這裡,卻沒有想到這個李想根本沒有事。

「這個混蛋知不知道,他害死多少人。」如果有刀在手,孫正道肯定直接捅了這個傢伙,太過份了!

見孫正道這樣,鳳輕塵就明白自己的猜測不假,孫正道也是一個,看不過沒病的人佔用醫療資源的好大夫,這樣的人才留在太醫院,真正是浪費。

「我們現在就給他一點教訓,大夫只會醫病人,既然他要大夫醫治,那就先讓他『病』,沒病大夫可不會治。」鳳輕塵在自己的葯相找了半天,發現沒有可以傷人的利器,便打開孫正道的藥箱,從裡面找出一把小刀。

「鳳輕塵,你要做什麼?」孫正道還沒有反應過來。

鳳輕塵揚了揚手中的刀,笑的純真良善:「我不是和皇上說了,要放血醫治嘛。」

話落,鳳輕塵舉起刀子,對準李想右手腕,刀尖用力一划,劃至一半時突然停了一下,又繼續划過去,看上去就只有一道極淺極淺的傷口,可血卻瞬間就飆出來,流了一地……

這是殺人嗎?

孫正道目瞪口呆地看著鳳輕塵,可不想鳳輕塵要做的遠不止這個,染了血的刀子,在燭火的照射下,閃著妖冶的光芒,鳳輕塵再次舉起刀子……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