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2章 打臉,鳳輕塵不是軟妹子

她等這一刻很久了!

之前這兩個宮女怎麼嘲諷她,她都不吭聲,那是因為她明白四周沒人,她和對方吵起來,或者打了對方,倒霉的一定是她。

可現在不一樣了,她到了昭燕殿,這殿里有謝貴妃的人,也有別人的眼睛。

這兩個宮女這番做派想必是得了謝貴妃首肯,謝貴妃請她醫病,卻還任由宮女作賤她,那就別怪她不客氣。

「兩位姐姐……」鳳輕塵聲音冰冷,拖著長長的尾音,臉上帶著笑,可眼中卻沒有一絲的溫度。

兩個宮女一驚,不由得往後一退:「你,你要做什麼?」

在宮裡,張狂肆意的女人不可怕,脾氣火爆的女人也不可怕,宮裡最可怕的女人,就是鳳輕塵這種隱忍不發、臉上帶著笑,一副很好相處沒有脾氣的女人。

「兩位姐姐說笑了,我能做什麼,不過是想問問兩位姐姐,在宮亂嚼舌根該當何罪?在宮中妄議官家千金該當何罪?」最後兩句話,音量猛得拔高,兩個宮女嚇了一跳,上前想要捂著鳳輕塵的嘴巴:「你給我小聲一點,這可是娘娘的寢殿外,你要是驚了娘娘的駕,可別怪我們不救你。」

這話完全是恐嚇鳳輕塵的,實際上是她們怕了。

雖然娘娘說要給鳳輕塵一個下馬威,讓她明白什麼叫主、什麼叫仆,可鳳輕塵早已不是那個可以任人拿捏的孤女。

她現在是忠義侯府的大小姐,是救王家大公子的恩人,真要鬧起來就算貴妃娘娘願意保她們,別人也不會同意。

「什麼人在外面大吵大鬧的,不知道娘娘正在休息嗎,一點規矩也沒有,你們第一天進宮?」昭燕殿的大宮女走了出來,一雙凌厲的眸子將鳳輕塵看了個遍。

眼中有輕蔑、有不屑,還有警告。

鳳輕塵大方的站著,任對方打量,完全沒有一絲的局促,也沒有之前那種被富貴晃花眼的虛榮。

昭燕殿確實奢華,確實富貴,可這些與她何干。

謝貴妃難不成以為,她住在昭燕殿里,昭燕殿就是她的?

要知道,在皇宮裡可是鐵打的宮殿流水的女人,謝貴妃以住在這裡為榮,可她鳳輕塵卻不覺得這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

昭燕殿雖奢望但卻可以有很多女主人,而她的鳳府雖簡陋,卻只會有她一個主子。

「文竹姑姑,是鳳小姐,鳳小姐不懂宮中規矩,進了昭燕殿便大呼小叫,奴婢提醒了鳳小姐,可鳳小姐不停勸。」什麼叫睜眼說瞎話,這就是了,一個宮女說完,另一個宮女連連附和,人家連人證都準備好了。

文竹一聽,帶著近乎飄渺的笑道:「鳳小姐,這是皇宮可不是什麼市井之地,還請鳳小姐收起在外面的性子,進了皇宮就得守宮裡的規矩。」

完全是不給鳳輕塵辯解的機會,直接定罪了。

「這是給輕塵定罪了?既然如此輕塵也沒有什麼好說的。」鳳輕塵也不辯解。

辯解什麼呀,那太掉身份了。

今天是謝貴妃求她,不是她求謝貴妃,說句不好聽的,她鳳輕塵無父無母無兄弟姐妹,這一輩子要求到謝貴妃的可能幾乎是零。

再說,有事她也不會求謝貴妃這麼一個女人,再得寵又如何,後宮不得干政,她能有什麼權利,不就是仗著謝家嗎,謝家她都不怕,還怕一個謝貴妃。

文竹被鳳輕塵噎了個半死,心中暗惱這鳳輕塵完全不按理出牌,正常人不應該解釋幾句,說這兩個侍女誣衊她,趁機再告個狀,這樣她才能繼續給鳳輕塵下馬威,可偏偏對方蹦出這麼一句。

文竹吸了口氣,要笑不笑的道:「鳳姑娘說笑,什麼叫沒有什麼好說的,這兩個侍女要是胡言亂語,衝撞了鳳小姐,鳳小姐說一句,我這仗斃她們給鳳小姐出氣。」

「既然如此,那就動手吧,我看著。」鳳輕塵完全不懂客氣兩個怎麼寫,袖手一甩站到一邊,見文竹半天不動手,鳳輕塵緩緩的道:「怎麼,還不動手。」

「姑姑,饒命呀,姑姑奴婢沒有,沒有衝撞鳳小姐,是鳳小姐她在宮裡大聲喧嘩,見到昭燕殿的東西問個不停,奴婢只是提醒鳳小姐,姑姑,姑姑……」兩個宮女完全搞不懂怎麼一回事,就聽到一個假意說仗斃,一個當真應下來,兩人心知不妙,當下哭求,順口將鳳輕塵的惡行說了一遍。

文竹也不阻止,只任這兩個宮女說,鳳輕塵也不出聲,只站在一邊看戲。

跟九皇叔接觸多了,別得沒學會,九皇叔那不說話,一臉冷清裝深沉、裝高深的樣子,鳳輕塵可是學了個十成十。

鳳輕塵的長相本就明艷,再加上那刻意擺出來的清冷與淡漠,無端的高貴了起來,遠遠看上去儘是有幾分九皇叔的樣子。

而被鳳輕塵那雙沒有一絲感情的眸子一掃,就感覺全身冰冷。

文竹此時就有這樣的感覺,心中那份篤定似乎一點一點在消失,待到兩個宮女告完狀,文竹才一臉為難的看向鳳輕塵:「鳳小姐您看這事?」

那意思就是錯的明明是你,總不至於讓我罰宮女吧,這也太不懂事。

「事情真相如何,想必你比我更明白,我要求不多,你隨便給我一個交待就好了。」鳳輕塵雲淡風輕的道,撣了撣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塵,轉個身看向一邊的屏風。

九皇叔說,她現在是忠義侯府的大小姐,身份不同行事說話也自當不同,以後不需要在不重要的人面前,壓抑自己的性子。

在皇上、太子、洛王、肅王等人面前不能張狂,但對其他身份不如她的就不用在意。

越是恣意越好,不用害怕報復什麼的,有時候強硬的態度與手段,可以讓明裡暗裡的人明白,鳳輕塵不是好惹的,鳳輕塵不是沒有倚仗的……

忠義侯府大小姐的身份,她從來沒有用過,今天謝貴妃不走運了,正好撞槍口上,所以別怪她鳳輕塵心狠了。

做賊的人總是心虛,文竹聽鳳輕塵這麼一說,就認為鳳輕塵已經知道,貴妃故意作賤鳳輕塵,給鳳輕塵下馬威的事情,當下猶豫著要如何處理這事。

文竹明白,這鳳輕塵今非昔比,絕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今天這事要是不給鳳輕塵一個滿意的答覆,鳳輕塵絕不會善罷干休,可要是打殺了這兩個宮女,那不是讓後宮的女人都明白,謝貴妃在鳳輕塵手中吃癟了嗎?

文竹心中那叫一個氣呀。

誰能想到,半年前狼狽跪在宮殿外,是個人就能奚落的鳳輕塵,一夕之間會變得如此強勢,談笑間就能決定一個宮女的生死。

就在文竹猶豫間,謝貴妃的寢殿走出一個年歲頗大的太監,直接走到文竹的身邊,在她耳邊小聲的交待了幾句……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