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 誤會

「鳳輕塵,你這個無恥的女人,居然算計本王,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東陵子洛眼中的怒火可以殺人,可當他垂下眼時,卻發現……

怎麼回事?

他衣衫完好,一身是血。

鳳輕塵也樣穿得整整齊齊,只是整個人就像從血水裡撈出來的一般,一身的血。

這可不像是生米煮成熟飯的樣子,這應該是遇害吧!

這是什麼情況?

東陵子洛的眼珠又一動不動。

好像,這一眼顛覆了他所有的認知一般。

東陵子洛的眼神閃了閃,又打量一下四周的環境,發現是自己未分府前住的長思殿。

東陵子洛眼眼一眨,他記起來了。

他出宮時,剛好看到九皇叔也往宮外走,想到九皇叔將母后誣陷鳳輕塵的證人與證據全部交給了他,便準備上前向九皇叔道謝,卻不想……

九皇叔遇到刺殺。

而不知為什麼,那個時候九皇叔身邊除了一個太監外,就沒有旁人,宮中的侍衛也沒有發現。

他是皇子,有父皇特許,哪怕入宮也可以配劍,他拔劍相助,印象中那些刺客的實力一般,並沒有傷到的他,可不知怎麼地,他的身子突然一個不穩,就朝右倒去,然後……

他的腿中了箭!

「我的腿。」

東陵子洛張了張嘴,依舊是說不出話來,想要伸手去碰一碰,卻發現他根本動不了,好似沒有知覺一般。

怎麼會這樣?難道他的傷很嚴重?

心裡不些不安,東陵子洛強壓下,不能動,只能再次用眼去看鳳輕塵,卻發現……他和鳳輕塵之間相連那個血管。

「鳳輕塵會醫術。」

東陵子洛突然明白了,這是皇宮,依鳳輕塵的身份,根本進不來,她此時在這裡,就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

鳳輕塵救了他!

哈……哈。

東陵子洛無法接受,眼睛一眨一眨。

鳳輕塵救了他,他最不屑的女人救了他。

東陵的太醫都死光了?

不對……其他人呢?這室內怎麼只有他和鳳輕塵兩人?

東陵子洛雖然剛剛清醒,可他的腦子卻想著各種可能。

閉目養神的鳳輕塵沒有發現,東陵子洛已經醒了。

畢竟,東陵子洛的身體有多虛弱,鳳輕塵是知道的。

東陵子洛這個時候醒來,和他自己的意志力有關。

默算了一下時間,再加上血液的飛速流逝,讓鳳輕塵感覺全身都冰涼,隱約有頭暈的感覺襲來。

鳳輕塵連忙睜開眼,果斷的拔出自己左手上的針,用膠布壓了一下,也不管血是不是還會冒出來,便將東陵子洛那頭的針也拔了下來,用力的按住,以免血再流出來。

她可沒有血再輸給東陵子洛了。

東陵子洛的反應很快,在鳳輕塵動的剎那,他已經閉上了雙眼。

微弱的呼吸,即使是略有變動,也聽不出來。

鳳輕塵從東陵子洛的身上爬了過去,翻身下床,可剛一落地,鳳輕塵就感覺眼前一黑,整個人似乎了要往前栽倒一般。

貧血!

這麼嚴重?

鳳輕塵反手扶著床柱了,好半天才平復下來,雖然不至於眼前一黑的倒下,但整個人卻虛弱的緊。

「我太高估自己了,這破身體抽400CC估計就要命,600CC,我虧大了,早知道就不要這麼有犧牲精神了,為了洛王,我把半條命都搭進去了。」

鳳輕塵後悔死了,轉身就瞪了一眼東陵子洛。

反正東陵子洛看不到,她不怕。

當然,鳳輕塵也只敢瞪東陵子洛出氣,真正動手什麼的,卻是不敢。

怎麼說這也是皇宮,東陵子洛是皇子呀。

忍著一波強過一波的眩暈感,鳳輕塵手腳麻利的將室內可疑的東西,全部收了起來,包括那把槍。

不知為何,東陵子洛明明醒了,卻不想讓鳳輕塵知道,他一直閉著眼,任鳳輕塵悉悉嗦嗦的收拾的東西。

沒辦法,東陵子洛還沒有從鳳輕塵救他的事實中回神。

他怎麼也不明白,鳳輕塵怎麼可能會救他?鳳輕塵有多恨他,他是知道的。

鳳輕塵今天的慘狀,全是他一手造成的,就算不是他做的,也是他身邊的人做的。

這樣的情況下,鳳輕塵居然會救他?

皇命?

可聽鳳輕塵那句話,還有他看到的情景,鳳輕塵應該是用她自己的血來救他吧。

這不僅僅是皇命吧!

東陵子洛想起,以前的鳳輕塵總是躲在角落裡,用一雙深情的眸子,偷偷的看著他。

直到後來出來婚前失貞的醜聞,鳳輕塵才性情大變,看他的眼神充滿厭惡。

難道,鳳輕塵還喜歡著他?

肯定是的,如果不是喜歡他,鳳輕塵怎麼會性情大變,又怎麼會為他做這麼大的犧牲呢。

鳳輕塵,鳳將軍的女兒,還有她那個出身神秘的母親,東陵子洛猜鳳輕塵可能和她那個神秘的母親有關,她的血應該有什麼特殊的效果。

東陵子洛知道鳳輕塵會醫術,但太醫都醫不好的,她一個弱女子又怎麼可能做得到。

血,一定是他開始看到的那般,鳳輕塵用她的血救了自己。

東陵子洛心底升起一股暖意與心疼。

為救他去掉了半條命,這份深情與厚愛,我東陵子洛記下了,鳳輕塵,你為了救我差點暴露自己的秘密,你放心,我東陵子洛絕不是忘恩負義的人。

我會替你保守秘密,我會保護你!

就算不能娶你為妻,但我可以娶你為側妃。

東陵子洛默默的在心中決定……

鳳輕塵將東西全部收拾好後,再次查看了一下東陵子洛的傷口,沒有裂開出血,很好。

又碰了碰他的額頭。

沒有發燒,也不錯。

消炎藥也吃了。

血也輸了。

抗生素也打了。

小腿因為太醫處理的好,也沒有廢。

暫時度過危險期了,剩下的交給太醫們就行了,除了給傷口換藥外,後期的調養與恢複,太醫肯定做的比她好。

鳳輕塵提起藥箱,就準備往外走,腳步有些虛浮,頭有些暈,鳳輕塵停了下來,拍了拍腦袋。

「鳳輕塵,不能倒下,你還要把注意事項和太醫說。」

東陵子洛聽到這話,心中的憐惜又起。

鳳輕塵,就是這個時候,你還如此關心我嗎?

人總是這樣,一旦認定某個人好,她做什麼都能往好一面上扯,一旦認定某個人壞,做什麼都是壞的。

東陵子洛此時就是這樣的情況!

可惜,鳳輕塵完全不知他的自做多情,鳳輕塵將門拉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