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 輸血

鳳輕塵雙眼通紅似血,卻平靜如常,眼眸中閃著堅定的光芒,半跪在地上,一身是血的她沒有半分的狼狽。

低頭看了一眼手中血管,鳳輕塵下了決定:「天無絕人之路,我鳳輕塵今天就不信這個邪了,不就是外翻縫合嘛,我一個人也可以做好。」

想也不想,鳳輕塵拉下口罩,低下頭,不顧刺鼻的血腥味,張嘴將血管咬住,左臉側靠在東陵子洛的腿上,一動不動。

嘴裡滿是血腥味,鳳輕塵卻連牙關都不動一下,保持著不緊不松的力道。

太緊了血管會破,太鬆了又固定不了,這個力度極難掌控,更難的是保持這個力度不變。

不過五秒的時間,鳳輕塵已感覺到嘴巴酸了,不是想要再用點力,就是想要再放手了。

鳳輕塵用鼻腔呼了口氣,生生的忍住了。

快,她的動作必須要快。

她堅持不了太久,東陵子洛也支撐不了太久。

醫生,就是和死神賽跑的人,這樣的比賽的有輸有贏,只不過這一次輸的話,後果不是鳳輕塵可以承受地……

鳳輕塵側著頭,左手將血管外翻,右手取過扎在東陵子洛腿上的針線,略微調整一個合適的姿勢,鳳輕塵就開始將縫合血管。

側著身子,歪著頭,貼在東陵子洛的腿上,這個姿勢彆扭至極,手上的力道也不太好控制,再加上嘴巴咬著血管,又不能亂動,鳳輕塵整個人難受死了。

前後不過二十秒的時間,可鳳輕塵卻酸的不行……

堅持,緊持,還剩下半圈了。

右手飛快的移走,這個時候在戰場上,緊急處理外傷的優勢就顯現了出來。

她的速度,遠不是一般的外科醫生可以比擬的。

線與針來回穿梭……

吱!

最後一針,收線。

不到三十秒的時間,一個人成功縫合好動脈的血管。

雖然過程,相當的不符合程序要求,但特事特辦嘛。

「成功了。」鳳輕塵高興的想要跳起來。

做好這一步,就成功了一半。

「超出了正常的水平。」

果然,人的潛能是無限的,她之前一點也不敢,一個人可以完成動脈縫合手術,可在生死關頭,她被逼的沒有辦法。

做不到也要做到。

鳳輕塵的眼睛一亮,鬥志十足。

這一下,她又多了一份把握。

嘴巴和胳膊都酸到不行,可鳳輕塵卻沒有空去理會,縫合好血管後,鳳輕塵便將東陵子洛的腿架高,將傷口另一端移到她正面,一刀劃開,將兩條極細的血管給找出來。

「太細了,剛剛的辦法不行,看樣子只能用顯微鏡了。」

顯微鏡是專門用來縫合細小血管用的,上面有可以卡住細小血管的工具,也只適合用於縫合細小血管。

可是,顯微鏡拿出來後,放哪呢?

鳳輕塵的眼睛嘀溜的轉了一圈,卻沒找到一個能用的。

沒有的選擇,鳳輕塵坐上床,將腿伸平,上面再墊上一個鐵盤,確定平穩和平衡後,鳳輕塵便將顯微鏡放在腿上。

試著移了移,確定顯微鏡不會晃動也不會移動,鳳輕塵才開始動手,取出更細小的針線,低下頭專註的看著顯微鏡,雙手在血管上穿梭著。

這是一個細緻的活,容不得半點閃失。

鳳輕塵下半身是一動不敢動,她只要輕輕一動,顯微鏡就會移位,顯微鏡一動她肯定會失手。

東陵子洛好似在夢中,恍惚間似乎看到有一個女子,極認真、極專註的看著他。

那種認真與專註,讓他覺得,在這個女子眼中,天地間似乎只有他一人,只有他一個,可以入她的眼。

他很想看清楚那個女子的長相,可卻怎麼也看不清,那張臉在一片紅色之中,模模糊糊……

鳳輕塵的專註,讓她忽略了外界的一切。

一銀面黑衣的男子,在窗外一閃而過,將鳳輕塵在顯微鏡下縫合血管一幕,盡收眼底。

不過,他的眼神大多落在鳳輕塵的身上。染血的臉,因為那份不尋常的專註與認真,而顯得特別的聖潔與美麗。

藍九卿看痴了,以至於忽略了鳳輕塵腿上的顯微鏡。

藍九卿很想多看一眼,可他知道這是皇宮,不是他可以多呆的地方,不舍地收回眼,縱身離去……

而在他轉身的剎那,眼中的震驚被好奇取代了。

鳳輕塵,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你身上滿是迷團。

我對你,越來越好奇了。

藍九卿不知,當一個男人對女人好奇時,那便意味著他即有可以動心了。

動心從好奇開始,再因了解而確定。

藍九卿更不知,如果他再晚一秒走,他就可以看到鳳輕塵,將顯微鏡憑空放入手臂中的畫面。

幸虧他沒有看到,不然的話他肯定會把鳳輕塵當成妖女,就算不離她遠遠的,也會防備她。

……

「成功了。」

鳳輕塵眼中的光芒越發的熾熱。

這一個手術,讓她受益頗多,她感覺自己的雙手更加的靈活了。

將東西收好,鳳輕塵翻身下床。血管處理好後,東陵子洛的傷口終於不再往外冒血了,可這並不表示鳳輕塵可以鬆一口氣,也不表示東陵子洛脫離的危險期望。

她只是縫合好血管罷了,別的不說,她還要清理傷口,將傷口上的爛肉除去,再消毒、上藥、縫合。

呼……

不過一分多鐘,卻將她的精力耗去三分之二。

鳳輕塵很累,身心俱疲,一身是血,再加上汗水,讓她整個人,看上去就如同從血水裡的撈出來的一般。

她的雙手像是灌了鉛一般,重的抬不起,雙腿也泛著酸,嘴裡的血腥味直入咽喉,讓她想吐。

她習慣血腥味,並不表示她喜歡血腥味,能生飲人血,要知道她只是大夫,可不是血族人。

鳳輕塵想要倒一杯水,先清一清口中的異味,卻發現……

除了一大盆一大盆的血水外,這裡根本沒有清水。

好,我忍。

鳳輕塵也沒空去智能包中,找可以清理嘴裡血腥味的東西,再說了,習慣這種東西很可怕……

當她拖著疲累的身體,將東陵子洛的傷口包紮好後,她已經習慣了嘴裡的血腥味,並且將其忽視的徹底。

傷口處理好了,並不表示東陵子洛脫離了危險,失血過多,身體各項機能又開始下降,鳳輕塵先是替他輸液,補充身體所需要的營養,還有水份。

又翻出幾瓶特效藥,撬開東陵子洛的嘴巴,將藥丸給塞了進去。

不用擔心東陵子洛吞不下去,醫生喂葯都是好手,別說昏死了,就是死人鳳輕塵也能讓他把藥丸給「咽」下去。

這些都是鳳輕塵可以做到的,最最難辦的是東陵子洛失血過多,急需補血,而最快的補血辦法是輸血,可她哪裡有血給他用呀。

沒有庫存的血,就只能從活人身上抽了,可這裡的活人只有她一個。

鳳輕塵無奈的伸出自己的左手。

「拼死拼活,擔驚受怕的做到了這一步,就此放棄我實在不甘心,索性再多做一點吧,總不能因為這最後一步,而前功盡棄吧,別說你不同意,就是我也不同意。

O型血是吧?東陵子洛你命真大,看樣子老天爺也不收你,我好死不死就是O型血,便宜你了。」

鳳輕塵沒好氣爬上床,坐到東陵子洛的左側,她沒閑情,將血抽到血袋裡,索性直接抽給東陵子洛。

兩人的左手並排放在,一根透明的管子將兩人的手連了起來,血紅色的液體從鳳輕塵的體內流出,緩緩流入東陵子洛的體內。

躺在床上,鳳輕塵才發現自己真的很累,精神極度繃緊,造成身體加倍的疲勞,這個時候稍稍放鬆,鳳輕塵就累得不想動了。

呼……

鳳輕塵掐了掐自己的臉,提醒自己打起精神,現在還不是休息的時候。

不過,不能睡,她卻是可以閉目養神,同時估算抽了多少血。

她可不想把東陵子洛給救回來了,自己卻倒下了。

按理她的身體,抽400CC的血不會受什麼影響,可東陵子洛這個情況,400CC的血遠遠不夠,再來一個400CC還差不多。

不過,鳳輕塵是不會一次從自己的體內抽800CC血的,她好不容易撿回來的小命,可不能因為東陵子洛給丟了。

鳳輕塵默算了一下,600CC的血,她的身體應該可以承受,就是虛弱了一點,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東陵子洛這個情況,容不得她為自己考慮太多。

鳳輕塵閉上眼睛,開始掐算時間……

鳳輕塵剛剛閉上眼,東陵子洛就睜開了雙眼,抬頭看著床頂,東陵子洛的眼間,有一刻的空洞。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