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

時間前幕後半個多月,晚。

地點同前幕。

人物

高永義

高大嫂

馮鐵匠

高秀才

牛大海丁雙喜

賀天庚

吳七於鐵子

丘二頭田富貴〔幕啟:新月欲落,鴉雀無聲。高永義夾著一件衣服,內藏東西,聽了聽,湊至窗前。

高永義(輕叫)大嫂!大嫂!

高大嫂誰?

高永義我,老二!

高大嫂等我點上燈!(燈點好)老二,進來!(開門)

高永義(入,見大姓帶孝,哭叫)大嫂!

高大嫂老二!(強忍著淚)我已經把眼淚流幹了,不會再哭!

我知道你必定會回來!要不然我早跟你哥哥、侄女去了!

高永義他們都……

高大嫂那天,菊香碰了磨盤,登時斷了氣!

高永義好姑娘,死的豪橫!哥哥呢?

高大嫂死了人,事情並沒完!張飛龍說,你欠教堂的錢,必得交地還債!你哥哥跟秀才要主意,秀才一言不發!

高永義秀才總是秀才!

高大娘饒那樣,秀才還叫知縣傳了去,叫他證明咱們不對,教堂對!

高永義秀才點了頭?

高大嫂他沒有!

高永義還算有點骨氣!

高大嫂秀才怕洋人跟二毛子,可也恨他們!縣裡把你哥哥傳了去,你哥哥老實了一輩子,這回可橫了心:他說地是他的,甭想由他嘴裡讓給教堂,惡霸!

高永義大哥有根!

高大嫂有根?知縣還是把咱們的五畝地斷給了教堂!你哥哥吐了血!忠厚老實了一輩子,就這麼委委屈屈地完了!臨死,他的末一句話是:菊香的媽,等著老二,叫老二殺他們!(泣)

高永義(跪下,磕了一個頭)大哥,你的陰魂不散,保佑老二吧!我要不砍了喬神甫、張飛龍,死後沒臉見你!

(立)大嫂,你不怪我在大難當頭的時候,跑了出去?

高大嫂是你哥哥叫你走的,你走的對!我把你等回來了,說吧,該怎麼辦!

高永義有辦法!我在外邊入了義和團!

高大嫂好!我算計對了!你帶來多少人?

高永義我一個人回來的!

高大嫂一個人?那怎麼幹得起來呢?

高永義我自己開壇,馬上動手!(打開衣卷,抽出鋼刀)大嫂,看,(掄刀)殺!

高大嫂好!殺!現在我不怕這樣的傢伙了!這是咱們的主心骨!

高永義(又拿出兩面旗子)還有這兩面神旗,神旗高掛,我就開壇傳道!

高大嫂上面是什麼字?

高永義「天兵天將,扶明滅洋!」

高大嫂天兵天將?老二,真有天兵天將?

高永義大嫂,你怎麼啦?你忘了頭上有天,天上有天兵天將?

高大嫂唉!我給財神爺、灶王爺燒了一輩子香啊,怎麼你哥哥、侄女會死得那麼冤,那麼慘呢?

高永義(急)大嫂,你敢不信神團?我走了半個多月,四五百里,到處有團,殺洋人,滅洋教,到處得人心,這能是假的嗎?

高大嫂別急!別急!我信!我信!

高永義假事騙得了幾個人,騙不了成千上萬的人!時候到了,該叫洋人看看咱們的厲害了!咱們的錢,咱們的地,咱們的命,咱們的國,都叫洋人攥在手心兒里,咱們還能避貓鼠兒似的不幹點什麼嗎?

高大嫂只要殺張飛龍,報仇,你說什麼我都信!

高永義張飛龍不過是老虎尾巴,洋人是虎頭虎口!滅了那些洋人,張飛龍還能跑得了嗎?

高大嫂這麼一說,事情可就鬧大了去啦?

高永義要闖禍,就闖大著點!糖豆大酸棗什麼的成不了氣候!

高大嫂好吧,一不作,二不休!說吧,叫我幹什麼?你敢闖,我就敢闖,別看我是個女人!

高永義可壞就壞在你是女的!大嫂!

高大嫂怎麼?屈死的是我的老伴兒,孩子,我怎麼就不該報仇?

高永義我們練團,得躲著女的,女人是陰氣!陰氣一衝,法術就不靈了!

高大嫂陰氣?哪個男人不是媽媽生的?說!自從我到高家門兒來,屋裡地里,哪兒沒有我動手幹活兒?陰氣?怎麼我種的地一樣長莊稼呢?說!

高永義大嫂!這麼說,你真敢幹?

高大嫂敢!一塊兒干!

高永義好!有辦法!天津有紅燈照,都是女的,紅衣紅襪,一念咒就飛上天去!

高大嫂我身帶重孝,不能穿紅的,這麼著吧:我穿黑的,來個青燈照!

高永義沒有聖母的傳授,怎麼辦呢?

高大嫂我開個頭兒吧!為替夫報仇,大概聖母也不會怪我!

誰敢開頭兒,誰敢造反!就這麼辦!說吧,我幹什麼去?你哥哥,你侄女,可等著咱們給報仇呢!

高永義先找秀才去!

高大嫂找他?在秀才里,他不是個壞秀才。可是,他能老跟咱們窮棒子一條心嗎?

高永義咱們得有個會寫字的!我只認識幾個字,不會動筆桿兒。找他去,我會跟他說!

高大嫂還幹什麼?

高永義傳你的青燈照去!找身子骨好的,心裡有委屈的!

高大嫂教給我兩句咒語!

高永義就這麼說:「庚子義和團,戊寅青燈照,丙午迷風起,甲子必來到!」

〔外面有人叫:「高大嫂!高大嫂!」

高大嫂誰?

馮鐵匠我!老馮!

高永義大嫂,干你的去,叫老馮進來!

高大嫂還有個剩餅子,餓了嚼兩口,喝水自己燒。我走啦!(下)

〔高永義把刀與旗蓋好。馮鐵匠上。

馮鐵匠老二!老二!你可回來啦!大伙兒都盼了星星盼月亮地盼你回來!

高永義我也想你們哪,馮師傅!

馮鐵匠問你,你看見義和團沒有?入了義和團沒有?

高永義幹嗎?

馮鐵匠幹嗎?你這是裝傻充楞!除了鬧義和團,咱們還有第二條路走嗎?

高永義大伙兒怎麼說?

馮鐵匠都這麼說!窮棒子一條心!

高永義(拿出刀、旗)看吧!馮師傅!

馮鐵匠(先拿起刀來)好傢夥,地道!合手兒,鋼口兒好!

(又看旗)神旗!神旗!你有了傳授!好!老二,扯起大旗,就反了啵!

高永義得跟大伙兒商量商量!

馮鐵匠急不如快,我馬上找他們去!夜貓子今天給我送了點料來,叫我打刀!你看,教堂準備上了,咱們得先下手的為強!

高永義好,你找他們去!不三不四的人不要!心齊,不怕人少;心不齊,人越多越亂!你用夜貓子的料,給咱們自己打傢伙,連夜打,別打刀,那費料;打花槍頭兒,又多又快!

馮鐵匠好!好!好!我先給神旗磕個頭,保佑咱們馬到成功!(跪,叩首)過往神靈,助我們窮棒子一膀之力吧,我們活不下去啦!(立)老二,待會兒見!(走得太急,一出門碰著了高秀才)

高秀才留神!

馮鐵匠喲!秀才公?你……(懷疑)

高永義(扯住高秀才)三哥,進來!馮師傅,走你的!〔馮鐵匠下。

高秀才老二,這是怎麼回事?黑燈下火的把我找來!

高永義三哥,我回來了,求你點事,搖頭不算,點頭算,痛痛快快的!

高秀才什麼事?

高永義我作大師兄,你作先生,幫我動動筆!

高秀才那可不好辦!前三天縣衙門貼出告示,禁止練團!

高永義各處都有告示,各處可都練團!

高秀才告示上不是知縣一個人的話,乃朝廷的旨意!何況,你手無寸鐵,知縣可以調兵,這不是自己找虧吃嗎?

高永義義和團不怕刀槍!

高秀才子不語:怪力亂神!邪法難成正果!你自己想想,那一套靠得住嗎,靈嗎?

高永義有這股氣兒,就靈!沒有這股氣兒,什麼也不靈!

高秀才哪股氣兒?

高永義不準洋人騎著咱們脖子拉屎!

高秀才好,你有骨頭!

高永義難道三哥就沒有?

高秀才你心雄語壯,我安分守己!咱們再見!

高永義等等!你得對神旗起個誓,不走漏風聲!(拿起一面神旗)來吧!

高秀才(看,念)扶明滅洋!這是誰的主意?

高永義老師傅給我的!原樣兒沒動!

高秀才得改一個字!

高永義怎麼改?為什麼改?

高秀才改成扶清滅洋,這裡大有文章!照原樣,洋人、官兵一齊打你;這麼一改,可以不受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