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時間一九○○年初,下午。

地點京西某縣縣城外,農民高家。

人物高菊香

高永義

馮鐵匠

牛大海

丁雙喜田富貴

高永福

高大嫂

高秀才趙大娘夜貓子〔幕啟:屋中一切簡陋,但很乾凈。大炕上擺著一隻新而不體面的箱子、兩個匣子,都貼著紅喜字。高菊香低首盤腿,坐炕上。她穿著一件舊而乾淨的小棉襖。高永義進來。

高永義菊香,給你!(把一小串銅錢扔在炕上)高菊香乾嗎呀?二叔!

高永義二叔沒的給你,就是這幾個沙板兒錢,拿著買朵花兒戴吧!

高菊香二叔,我不要!

高永義怎麼,還沒坐上花轎,就看不起二叔啦?高菊香人家心裡怪難受的,就別說俏皮話兒啦!二叔,我知道這幾個錢來的不容易!

高永義是不容易!這年月,死容易,掙錢難!什麼年月呀!高菊香要不是錢緊,二叔你何至於到教堂借閻王債,落得給教堂去作長工還錢呢!二叔,你幾時才能夠還清了呢?難道得給教堂白作一輩子活兒嗎?

高永義也快!也快!

高菊香快?二叔,你可真會給自己寬心丸兒吃!唉!說的好聽,傳教是為勸善行好,可怎麼霸佔咱們的地,還放閻王債呢?

高永義洋教嘛,洋辦法!

高菊香二叔!你心裡有話,不跟我說!

高永義別生氣,好姑娘!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說那些叫人咬牙的話幹嗎呢?

〔馮鐵匠在外面叫:「高老二!老二!」

高菊香馮師傅來了!

高永義菊香,你躲躲,省得叫他看見你,空手兒道個喜,心裡不好受!他吃的比我多,所以比我還窮!(拾起那串錢)拿著吧!好姑娘,別叫二叔心裡難過!(遞)高菊香(接)謝謝二叔!(到內間去)

高永義馮師傅,進來!

〔馮鐵匠上。

馮鐵匠老二,告訴你個喜信兒!(看見箱匣)喲!今兒個菊香放大定!你看,你看……

高永義說你的吧,別管那套俗禮兒啦!你送不起禮,我們也請不起客!我看透了,有洋人在這兒,連咱們的祖墳都得一掃兒光!

馮鐵匠是嘛,洋槍洋炮,洋貨洋教一齊來,誰能保得住祖墳呢?千不該,萬不該,你我都使了教堂的閻王債!咱們這輩子休想逃出洋毛子的手心去了!

高永義有辦法就能逃出去!說你那個喜信兒!

馮鐵匠剛才有位過路兒的,叫我給收拾收拾馬掌。他說,有不少地方的義和團把教堂燒了!

高永義這就是辦法!

馮鐵匠可是洋槍洋炮厲害呀!

高永義義和團善避刀槍,還怕什麼呢?馮師傅,你得把全身的武藝都教給我們,加緊兒地練!有了武藝,再加上神法,咱們就沒擋兒,準的!

馮鐵匠唉!我就會那麼幾套拳,都教給了你們,沒留看家的玩藝兒!

高永義那就緊著練吧,貪多嚼不爛,有幾趟練到家的玩藝兒,也許更好!走,練去!

馮鐵匠還得告訴你個壞信兒:聽說喬神甫弄來了幾桿洋槍!

我看,咱們得派個人去找老團,學法術!神甫有洋槍,咱們善避刀槍,才成啊!

高永義對!

〔牛大海和丁雙喜在外面叫:「老二!」

馮鐵匠走!練去!天短,別等天黑了!

高永義大海,就走吧?

丁雙喜(已走至門口)等等,我有話說!(同牛大海進來)馮師傅,二哥,我媽不許我練了!

馮鐵匠為什麼呢?是我的把式不地道?還是教的不得法?

丁雙喜不是!媽說,她找不著那麼多碎布,也沒有那麼多工夫,天天給我補衣裳!本來嘛,老老實實地不動,還往下掉棉花呢!(果然,掉下一小片棉花來)

高永義告訴大娘,拳練好,打跑了洋人,就都有新衣裳穿了!

馮鐵匠雙喜,光著腚也得練,別擱下!

田富貴(內聲)練!非練不可!(進來,手裡提著一大塊豬肉)二哥,小意思兒!將就著算點禮物吧!

高永義我們不能收!既不請客,也不收禮!

田富貴那也好辦:咱們先去練拳,待會兒到城裡,找個小館,大伙兒吃一頓。

牛大海富貴,聽我告訴你,你們鄉下有地,城裡有買賣,頂好甭跟我們窮棒子摻在一塊兒;叫人家看見,倒好象我們沾你的光,要當你的打手似的!

高永義這話對!我們窮,可窮得硬正,不求跟著吃肉的喝點湯兒!

田富貴你們都算了吧!誰跟你們分窮富來著?我愛交朋友,愛練!

馮鐵匠萬一磕了碰了的,我擔待不起!

田富貴磕了碰了?難道有錢的人就不打架嗎?你就說那個張飛龍,老想壓我們老田家一頭,我早想揍他一頓,可是揍不過他!我得練工夫!(大家默默無言)得啦,馮師傅,叫我跟著練吧!看我不地道,當面告訴我,我就不來了,好不好?

馮鐵匠好吧!你要是練會幾招兒就去欺侮人,我們大伙兒可一齊揍你!

田富貴就這麼辦!走!這塊肉你們不要,我拿走!〔馮鐵匠、丁雙喜、田富貴同下。

牛大海永義,我看這小子不順眼!

高永義瞧他幾天,他掏壞,我有法兒治他!(往外走)〔高永福提著酒壺進來,攔住了高永義。

高永福老二,家裡有喜事,別又練去了吧!

牛大海大哥,我給你道喜!老二,要不你就晚去一會兒?高永福老二,連大海你,都別練了吧!越練,吃的越多,誰家的糧食都接不上啊!

牛大海永福哥,到了時候嘍,非練不可!老二,我先去,這兒完了事你再來吧。(下)

高永福姑娘呢?新親就快來到,她怎麼……(叫)菊香!菊香!快出來呀!(高菊香出來)喲!怎麼?連新衣裳還沒穿上哪?老二,你看著灶去,叫你大嫂快來!

高永義是了,大哥!(下)

高永福好姑娘,大喜的日子,應當歡天喜地的,別哭喪著臉呀!好姑娘,在這兒好好地坐著,我到門口接接秀才公去!

(下)

〔高菊香上炕,坐好。高大嫂匆匆進來。

高大嫂喲!菊香!怎麼還不穿上新襖罩呢?今天是你的好日子,總得紅撲撲的,取個吉利!(取下箱上的紅衫)來,好孩子,快穿上!

高菊香不穿不行啊?媽!

高大嫂乖!快過來,穿上!今天放大定,你就是趙家的人啦!到了婆家可不能象在自己家裡,動不動地就耍小孩兒脾氣!

高菊香真麻煩!(慢慢往前移動)

高大嫂麻煩?這是終身大事!(給女兒穿衣)你當是媽媽捨得你哪?我就有你這麼一個眼珠子!

高菊香媽!(摟住高大嫂)

高大嫂別哭!別哭!千萬別把眼睛哭紅了!(自己強忍著眼淚)這門親事總算門當戶對,兩邊兒都窮,可都是好人家兒。再說,你三伯伯秀才公給保的婚,放心吧,準保不會有錯兒!

高菊香秀才公真愛多管閑事!

高大嫂婚姻大事怎麼會是閑事呢?擱在十年前,秀才公常到縣衙門去,連看咱們一眼也不看!這幾年,教堂的喬神甫,跟那群假洋人,踢破了縣衙門的大門坎兒,秀才公反倒吃不開了!他這才說,都姓高,五百年前總是一家,沒事兒也過來串串門兒!天下大變,什麼都是洋的好,洋槍洋炮,洋布洋面,洋油洋教,洋毛子,二毛子,都吃香;秀才公倒落了價兒啦!

高菊香秀才跟土布一樣了,沒人要!

高大嫂可別叫秀才聽見啊!聽見你這句話,他准得氣炸了肺!

高永義(內喊)大嫂,鍋燒乾了吧?一股子糊味兒!

高大嫂你沒看著嗎?這個老二,準是沒看著鍋,又練上拳了!

高菊香快看看去吧,別燒裂了,買不起!

高大嫂對!這年月,什麼也買不起!(匆匆跑去)高菊香(長嘆)唉!(仍端坐炕上)

〔高永福陪高秀才進來。

高永福大冷的天,又叫三哥跑這麼一趟,真怪不好意思的!菊香,快給三伯伯道謝吧!

高秀才姑娘,別動!我得先給你道喜!父母之命,媒約之言,乾坤定矣!

高菊香(不知如何是好,立起來,在炕上行了個禮)三伯伯!(又趕快坐下)

高永福三哥,坐吧!我真不知道怎麼謝謝你才好!天下不太平,到處亂七八糟,姑娘沒個人家,作父母的實在沒法兒睡安生覺!這可不是說,我不疼愛這孩子,把她快快撮出去!我一共就有她這麼一個寶貝!(看菊香要哭)孩子,別難過,你一難過,爸爸可就更堵得慌了!三哥,多麼好的孩子啊,可惜,沒趕上好年月!(拍拍炕上的新箱子)這麼一隻該劈了燒火的箱子,幾件洋布衣裳,就急得我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