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忙碌的老傻瓜,任性的太陽,

為什麼你要穿過窗欞,

透過窗帘前來招呼我們?

難道情人的季節也得有你一樣的轉向?

莽撞迂腐的東西,你去斥罵

上學遲到的孩童,怨尤的學徒,

去通知宮廷的獵人,國王要起駕,

吩咐鄉下的螞蟻完成收割人的勞作;

愛情呀,始終如一,不使節氣的變換,

更不懂鐘點、日子和月份這些時間的碎片。

為什麼你竟然會自認

你的光線如此可畏和強壯?

我只須一眨跟,你便會黯然無光,

但我不願她的倩影消失隱遁:

倘若她的明眸還沒使你目盲,

好好瞧瞧.明天遲些再告訴我,

盛產金銀香料的東西印度

在你今天離開的地方,還是躺在我身旁,

去問一下你昨天看到的所有帝王,

那答案準保都將是「全在這一張床上」。

她便是一切國家,我是君主的君主,

其餘的便什麼都不是。

君主們不過摹仿著我們;與此相比,

一切榮譽是丑角,一切財富是騙局。

你,太陽,只擁有我們一半歡樂,

當宇宙在這樣一個世界裡聚攏;

你的年齡需要悠閑;既然你的職責

便是溫暖世界,你己對我們盡了本份。

你只須照耀我們這兒.光芒就會遍及四方,

這張床是你的中心,牆壁是你的穹蒼。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