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幕

第一場 雅典。忒修斯宮中忒修斯、希波呂忒、菲勞斯特萊特及侍從等上。

忒修斯 美麗的希波呂忒,現在我們的婚期已快要臨近了,再過四天幸福的日子 ,新月便將出來;但是唉!這箇舊的月亮消逝得多麼慢,她耽延了我的希望,像一個 老而不死的後母或寡婦,儘是消耗著年輕人的財產。

希波呂忒 四個白晝很快地便將成為黑夜,四個黑夜很快地可以在夢中消度過去 ,那時月亮便將像新彎的銀弓一樣,在天上臨視我們的良宵。

忒修斯 去,菲勞斯特萊特,激起雅典青年們的歡笑的心情,喚醒了活潑潑的快 樂精神,把憂愁驅到墳墓里去;那個臉色慘白的傢伙,是不應該讓他參加在我們的結 婚行列中的。(菲勞斯特萊特下)希波呂忒,我用我的劍向你求婚,用威力的侵凌贏 得了你的芳心;①但這次我要換一個調子,我將用豪華、誇耀和狂歡來舉行我們的婚 禮。

伊吉斯、赫米婭、拉山德、狄米特律斯上。

伊吉斯 威名遠播的忒修斯公爵,祝您幸福!

忒修斯 謝謝你,善良的伊吉斯。你有什麼事情?

伊吉斯 我懷著滿心的氣惱,來控訴我的孩子,我的女兒赫米婭。走上前來,狄 米特律斯。殿下,這個人,是我答應把我女兒嫁給他的。走上前來,拉山德。殿下, 這個人引誘壞了我的孩子。你,你,拉山德,你寫詩句給我的孩子,和她交換著愛情 的紀念物;你在月夜到她的窗前用做作的聲調歌唱著假作多情的詩篇;你用頭髮編成 的腕環、戒指、虛華的飾物、瑣碎的玩具、花束、糖果――這些可以強烈地騙誘一個 稚嫩的少女之心的「信使」來偷得她的痴情;你用詭計盜取了她的心,煽惑她使她對 我的順從變成倔強的頑抗。殿下,假如她現在當著您的面仍舊不肯嫁給狄米特律斯, 我就要要求雅典自古相傳的權利,因為她是我的女兒,我可以隨意處置她;按照我們 的法律,逢到這樣的情況,她要是不嫁給這位紳士,便應當立時處死。

忒修斯 你有什麼話說,赫米婭?當心一點吧,美貌的姑娘!你的父親對於你應 當是一尊神明;你的美貌是他給與的,你就像在他手中捏成的一塊蠟像,他可以保全 你,也可以毀滅你。狄米特律斯是一個很好的紳士呢。

赫米婭 拉山德也很好啊。

忒修斯 他本人當然很好;但是要做你的丈夫,如果不能得到你父親的同意,那 么比起來他就要差一籌了。

赫米婭 我真希望我的父親和我有同樣的看法。

忒修斯 實在還是你應該依從你父親的看法才對。

赫米婭 請殿下寬恕我!我不知道是什麼一種力量使我如此大膽,也不知道在這 里披訴我的心思將會怎樣影響到我的美名,但是我要敬問殿下,要是我拒絕嫁給狄米 特律斯,就會有什麼最惡的命運臨到我的頭上?

忒修斯 不是受死刑,便是永遠和男人隔絕。因此,美麗的赫米婭,仔細問一問 你自己的心愿吧!考慮一下你的青春,好好地估量一下你血脈中的搏動;倘然不肯服 從你父親的選擇,想想看能不能披上尼姑的道服,終生幽閉在陰沉的庵院中,向著凄 涼寂寞的明月唱著暗淡的聖歌,做一個孤寂的修道女了此一生?她們能這樣抑制熱情 ,到老保持處女的貞潔,自然應當格外受到上天的眷寵;但是結婚的女子有如被採下 煉製過的玫瑰,香氣留存不散,比之孤獨地自開自謝,奄然朽腐的花兒,在塵俗的眼 光看來,總是要幸福得多了。

赫米婭 就讓我這樣自開自謝吧,殿下,我不願意把我的貞操奉獻給我心裡並不 敬服的人。

忒修斯 回去仔細考慮一下。等到新月初生的時候――我和我的愛人締結永久的 婚約的一天――你必須作出決定,倘不是因為違抗你父親的意志而準備一死,便是聽 從他而嫁給狄米特律斯;否則就得在黛安娜的神壇前立誓嚴守戒律,終生不嫁。

狄米特律斯 悔悟吧,可愛的赫米婭!拉山德,放棄你那沒有理由的要求,不要 再跟我確定了的權利抗爭吧!

拉山德 你已經得到她父親的愛,狄米特律斯,讓我保有著赫米婭的愛吧;你去 跟她的父親結婚好了。

伊吉斯 無禮的拉山德!一點不錯,我歡喜他,我願意把屬於我所有的給他;她 是我的,我要把我在她身上的一切權利都授給狄米特律斯。

拉山德 殿下,我和他出身一樣好;我和他一樣有錢;我的愛情比他深得多;我 的財產即使不比狄米特律斯更多,也決不會比他少;比起這些來更值得誇耀的是,美 麗的赫米婭愛的是我。那麼為什麼我不能享有我的權利呢?講到狄米特律斯,我可以 當他的面宣布,他曾經向奈達的女兒海麗娜調過情,把她弄得神魂顛倒;那位可愛的 姑娘還痴心地戀著他,把這個缺德的負心漢當偶像一樣崇拜。

忒修斯 的確我也聽到過不少閑話,曾經想和狄米特律斯談談這件事;但是因為 自己的事情太多,所以忘了。來,狄米特律斯;來,伊吉斯;你們兩人跟我來,我有 些私人的話要開導你們。你,美麗的赫米婭,好好準備著,丟開你的情思,依從你父 親的意志,否則雅典的法律將要把你處死,或者使你宣誓獨身;我們沒有法子變更這 條法律。來,希波呂忒;怎樣,我的愛人?狄米特律斯和伊吉斯,走吧;我必須差你 們為我們的婚禮辦些事,還要跟你們商量一些和你們有點關係的事。

伊吉斯 我們敢不欣然跟從殿下。(除拉山德、赫米婭外均下。)

拉山德 怎麼啦,我的愛人!為什麼你的臉頰這樣慘白?你臉上的薔薇怎麼會雕 謝得這樣快?

赫米婭 多半是因為缺少雨露,但我眼中的淚濤可以灌溉它們。

拉山德 唉!我在書上讀到的,在傳說或歷史中聽到的,真正的愛情,所走的道 路永遠是崎嶇多阻;不是因為血統的差異――赫米婭 不幸啊,尊貴的要向微賤者屈節臣服!

拉山德 便是因為年齡上的懸殊――赫米婭 可憎啊,年老的要和年輕人發生關係!

拉山德 或者因為信從了親友們的選擇――赫米婭 倒霉啊,選擇愛人要依賴他人的眼光!

拉山德 或者,即使彼此兩情悅服,但戰爭、死亡或疾病卻侵害著它,使它像一 個聲音、一片影子、一段夢、黑夜中的一道閃電那樣短促,在一剎那間展現了天堂和 地獄,但還來不及說一聲「瞧啊!」黑暗早已張開口把它吞噬了。光明的事物,總是 那樣很快地變成了混沌。

赫米婭 既然真心的戀人們永遠要受磨折似乎已是一條命運的定律,那麼讓我們 練習著忍耐吧;因為這種磨折,正和憶念、幻夢、嘆息、希望和哭泣一樣,都是可憐 的愛情缺不了的隨從者。

拉山德 你說得很對。聽我吧,赫米婭。我有一個寡居的伯母,很有錢,卻沒有 兒女,她看待我就像親生的獨子一樣。她的家離開雅典二十哩路;溫柔的赫米婭,我 可以在那邊和你結婚,雅典法律的利爪不能追及我們。要是你愛我,請你在明天晚上 溜出你父親的屋子,走到郊外三哩路地方的森林裡――我就是在那邊遇見你和海麗娜 一同慶祝五月節②的――我將在那面等你。

赫米婭 我的好拉山德!憑著丘匹德的最堅強的弓,憑著他的金鏃的箭,憑著維 納斯的鴿子的純潔,憑著那結合靈魂、祜愛情的神力,憑著古代迦太基女王焚身的 烈火,當她看見她那負心的特洛亞人揚帆而去的時候,憑著一切男子所毀棄的約誓― ―那數目是遠超過於女子所曾說過的,我向你發誓,明天一定會到你所指定的那地方 和你相會。

拉山德 願你不要失約,情人。瞧,海麗娜來了。

海麗娜上。

赫米婭 上帝保佑美麗的海麗娜!你到哪裡去?

海麗娜 你稱我「美麗」嗎?請你把那兩個字收回了吧!狄米特律斯愛著你的美 麗;幸福的美麗啊!你的眼睛是兩顆明星,你的甜蜜的聲音比之小麥青青、山楂蓓蕾 的時節送入牧人耳中的雲雀之歌還要動聽。疾病是能染人的;唉!要是美貌也能傳染 的話,美麗的赫米婭,我但願染上你的美麗:我要用我的耳朵捕獲你的聲音,用我的 眼睛捕獲你的睇視,用我的舌頭捕獲你那柔美的旋律。要是除了狄米特律斯之外,整 個世界都是屬於我所有,我願意把一切捐棄,但求化身為你。啊!教給我怎樣流轉眼 波,用怎麼一種魔力操縱著狄米特律斯的心?

赫米婭 我向他皺著眉頭,但是他仍舊愛我。

海麗娜 唉,要是你的顰蹙能把那種本領傳授給我的微笑就好了!

赫米婭 我給他咒罵,但他給我愛情。

海麗娜 唉,要是我的祈禱也能這樣引動他的愛情就好了!

赫米婭 我越是恨他,他越是跟隨著我。

海麗娜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