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幕

第一場 西西里海口克里奧米尼斯及狄溫上。

克里奧米尼斯 氣候宜人,空氣爽朗極了,島上的土壤那樣膏腴,廟堂的莊嚴遠 超過一切的讚美。

狄溫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那種神聖的法服和穿著法服的莊嚴的教士那種虔敬的神 情。啊,那種祭禮!在獻祭的時候,那禮節是多麼隆重、嚴肅而神聖!

克里奧米尼斯 可是最奇怪的是那神諭的宣示和那種震耳欲聾的聲音,正像天神 的霹靂一樣,把我嚇呆了。

狄溫 我們這次的旅程是那麼難得,那麼可喜,又那麼快捷;要是它的結果能夠 證明王后的無罪――但願如此!――那麼總算不虛此行了。

克里奧米尼斯 偉大的阿波羅把一切事情都轉到最好的方面!這些無故誣衊赫米 溫妮的詔令真叫我難過。

狄溫 這回殘酷的審判會分別出一個明白來的。等阿波羅的神聖的祭司所密封著 的神諭宣示出來之後,一定會有出人意表的事向眾人宣布。去,換馬!希望諸事大吉 !(同下)

第二場 西西里。法庭里昂提斯、眾臣及庭吏等上。

里昂提斯 這次開庭是十分不幸而使我痛心的;我們所要審判的一造是王家之女 ,我的素來受到深恩殊寵的御妻。我們這次要儘力避免暴虐,因為我們已經按照法律 的程序公開進行,有罪無罪,總可以見個分曉。帶犯人上來。

庭吏 有旨請王后出庭。肅靜!

衛士押赫米溫妮上,寶麗娜及宮女等隨上。

里昂提斯 宣讀起訴書。

庭吏 (讀)「西西里賢王里昂提斯之後赫米溫妮其敬聽!爾與波希米亞王波力 克希尼斯通姦,復與卡密羅同謀弒主;迨該項陰謀事泄,復背忠君之義,暗助奸慝, 夤夜逃生:揆諸國法,良不可恕。我等今控爾以大逆不道之罪。」赫米溫妮 我所要說的話,不用說要跟控訴我的話相反,而能夠給我證明的,又 只有我自己,因此即使辯白無罪,也沒有多大用處;我的真誠已經被當作虛偽,那麼 即使說真話也不能使你們相信。可是假如天上的神明臨視著人們的行事,我相信無罪 的純潔一定可以使偽妄的誣衊慚愧,暴虐將會對含忍顫慄。陛下,我過去的生活是怎 樣貞潔而忠誠,您是十分明白的,雖然您不願意去想它;我現在的不幸是史無前例的 。我以一個后妃的身分,叨陪著至尊的寶座,一個偉大的國王的女兒,又是一個富有 前途的王子的母親,現在卻成為階下之囚,絮絮地講著生命和名譽,來請求你們垂聽 。當我估量到生命中所有的憂愁的時候,我就覺得生命是不值得留戀的;可是名譽是 我所要傳給我的後人的,它是我唯一關心的事物。陛下,我請你自問良心,當波力克 希尼斯沒有來此之前,你曾經怎樣眷寵著我,那種眷寵是不是得當;他來了之後,我 曾經跟他有過什麼禮法所不許的約會,以致於失去了你的歡心,而到了今天這等地步 。無論在我的行動上或是意志上,要是有一點兒越禮的地方,那麼你們聽見我說話的 各位,盡可以不必對我加以寬恕,我的最親近的人也可以在我的墳墓上羞罵我。

里昂提斯 我一向就聽說:人假使做了無恥的事,總免不了還要用加倍的無恥來 抵賴。

赫米溫妮 陛下,您的話說得不錯;可是那不能應用在我的身上。

里昂提斯 那是由於你不肯承認。

赫米溫妮 我所沒有份兒的事,別人用誣衊的手段加之於我的,我當然不能承認 。你說我跟波力克希尼斯有不端的情事,我承認我是按照著他應得的禮遇,用合於我 的身分的那種情誼來敬愛他;那種敬愛正是你所命令於我的。要是我不對他表示殷勤 ,我以為那不但是違反了你的旨意,同時對於你那位在孩提時便那樣要好的朋友也未 免有失敬意。至於陰謀犯上的事,即使人家預先布置好了叫我嘗試一下,我也不會知 道那是什麼味道。我唯一知道的,卡密羅是一個正直的好人;為什麼他要離開你的宮 廷,那是即使天神也像我一樣全然不知道的。

里昂提斯 你知道他的出走,也知道你在他們去後要幹些什麼事。

赫米溫妮 陛下,您說的話我不懂;我現在只能獻出我的生命,給您異想天開的 噩夢充當犧牲。

里昂提斯 我的夢完全是你的所作所為!你跟波力克希尼斯生了一個野種,那也 是我的夢嗎?你跟你那一黨都是些無恥的東西,完全靠不住,愈是抵賴愈顯得情真罪 確。你那個小東西沒有父親來認領,已經把她丟掉了,她本沒有什麼罪,罪惡是在你 的身上,現在你該受到正義的制裁,最慈悲的判決也不能低於死罪。

赫米溫妮 陛下,請不用嚇我吧;你所用來使我害怕的鬼物,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對於我,生命並不是什麼可貴的東西。我的生命中的幸福的極致,你的眷寵,已經 無可挽回了;因為我覺得它離我而去,但是不知道它是怎樣去的。我的第二個心愛的 人,又是我第一次結下的果子,已經被隔離了,不準和我見面,似乎我是一個身染惡 疾的人一樣。我的第三個安慰出世便逢厄運,無辜的乳汁還含在她那無辜的嘴裡,便 被人從我的胸前奪了去活活害死。我自己呢,被公開宣布是一個娼婦;無論哪種身分 的婦女都享受得到的產褥上的特權,也因為暴力的憎恨而拒絕了我;這還不夠,現在 我身上沒有一點力氣,還要把我驅到這裡來,受風日的侵凌。請問陛下,我活著有什 么幸福,為什麼我要怕死呢?請你就動手吧。可是聽著:不要誤會我,我不要生命, 它在我的眼中不值一根稻草;但我要把我的名譽洗刷。假如你根據了無稽的猜測把我 定罪,一切證據都可以不問,只憑著你的妒心作主,那麼我告訴你這不是法律,這是 暴虐。列位大人,我把自己信託給阿波羅的神諭,願他做我的法官!

臣甲 你這請求是全然合理的。憑著阿波羅的名義,去把他的神諭取來。(若干 庭吏下。)

赫米溫妮 俄羅斯的皇帝是我的父親;唉!要是他活著在這兒看見他的女兒受審 判;要是他看見我這樣極度的不幸,但不是用復仇的眼光,而是用憐憫的心情!

庭吏偕克里奧米尼斯及狄溫重上。

庭吏 克里奧米尼斯和狄溫,你們願意按著這柄公道之劍宣誓說你們確曾到了得 爾福,從阿波羅大神的祭司手中帶來了這通密封的神諭;你們也不曾敢去拆開神聖的 鈐記,私自讀過其中的秘密嗎?

克里奧米尼斯狄溫 這一切我們都可以宣誓。

里昂提斯 開封宣讀。

庭吏 (讀)「赫米溫妮潔白無辜;波力克希尼斯德行無缺;卡密羅忠誠不貳; 里昂提斯者多疑之暴君;無罪之嬰孩乃其親生;倘已失者不能重得,王將絕嗣。」眾臣 讚美阿波羅大神!

赫米溫妮 感謝神明!

里昂提斯 你沒有念錯嗎?

庭吏 沒有念錯,陛下;正是照著上面寫著的念的。

里昂提斯 這神諭全然不足憑信。審判繼續進行。這是假造的。

一僕人上。

僕人 吾王陛下,陛下!

里昂提斯 什麼事?

僕人 啊,陛下!我真不願意向您報告,小殿下因為擔心著娘娘的命運,已經去 了!

里昂提斯 怎麼!去了!

僕人 死了。

里昂提斯 阿波羅發怒了;諸天的群神都在譴責我的暴虐。(赫米溫妮暈去)怎 么啦?

寶麗娜 娘娘受不了這消息;瞧她已經死過去了。

里昂提斯 把她扶出去。她不過因為心中受了太多的刺激;就會醒過來的。我太 輕信我自己的猜疑了。請你們好生在意把她救活過來。(寶麗娜及宮女等扶赫米溫妮 下)阿波羅,恕我大大地褻瀆了你的神諭!我願意跟波力克希尼斯復和,向我的王后 求恕,召回善良的卡密羅,他是一個忠誠而慈善的好人。我因為嫉妒而失了常態,一 心想著流血和復仇,才選中了卡密羅,命他去毒死我的朋友波力克希尼斯;雖然我用 死罪來威嚇他,用重賞來鼓勵他,可是卡密羅的好心腸終於耽誤了我的急如烈火的命 令,否則這件事早已做出來了。他是那麼仁慈而心地高尚,便向我的貴賓告知了我的 毒計,犧牲了他在這裡的不小的家私,甘冒著一切的危險,把名譽當作唯一的財產。 他因為我的銹腐而發出了多少的光明!他的仁慈格外顯得我的行為是多麼卑鄙。

寶麗娜重上。

寶麗娜 不好了!唉,快把我的衣帶解開,否則我的心要連著它一起爆碎了!

臣甲 這是怎麼一回事,好夫人?

寶麗娜 昏君,你有什麼酷刑給我預備著?碾人的車輪?脫肢的拷架?火燒?剝 皮?炮烙還是油煎?我的每一句話都是觸犯著你的,你有什麼舊式的、新式的刑具可 以叫我嘗試?你的暴虐無道,再加上你的嫉妒,比孩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