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段時間 第十一場

二樓的一間病房。黃昏。

科爾特躺在床上睡覺。逆光中有一名女護士,她正急促地打毛線。

科爾特母親踮著腳上,陪同她來的馬爾維茲大夫手拎著一隻小箱子。女護士一看見他們,就像幽靈一般消失了。

母親 啊!

馬爾維茲 (低聲地)她逃走啦!

母親 (同樣低聲地)大夫,您看見啦?正是她。

馬爾維茲 誰呀?

母親 肯定是她,正是她溜進了我們家裡。噢!該死的女人!

她聽見兒子輕微的呻吟聲,便住了口,跑向病床,抓住他的手,要盡量把這患者喚醒。

母親 納尼,納尼,我來了……

科爾特 (從嗜睡的狀態中醒來)唔!……

母親 納尼,納尼,醒一醒。我們好心的馬爾維茲也跟我來了。納尼!我們來接你了,你必須馬上隨我們一起走。

科爾特 (十分疲憊,輕聲地)你是誰呀?我好像認得你的面孔。

母親 怎麼?納尼!我是你媽媽!你連媽媽都想不起來啦?

科爾特 哦,對!不錯,不錯。上帝呀!媽媽!你經過長途旅行才來到這兒的吧?你真有勇氣,從遠道趕來。從遠道趕來!你一定累了吧?

母親 納尼,我們接你來了,你必須立刻跟我們一起走。明白嗎?不讓任何人知道,汽車就停在外面。

科爾特 你好,馬爾維茲!你始終是個好朋友,出色的朋友。陪伴我母親走這麼遠的路,你們花了多少天?

馬爾維茲 科爾特,你有點兒發燒。求求你,聽我說,你不能待在這兒了。

科爾特 唔!這是一場誤會,純粹辦公室的過失。施羅德明天來。我還搬回樓上去。

馬爾維茲 現在,不要想施羅德了,不能再耽誤時間了。這有手提箱,我們給你帶來了換的衣裳,一件外套、雨衣、皮鞋。換上這套衣服,就能穿過花園了。好了,快,穿上衣服!

科爾特 (緩慢地)穿衣服?幹什麼?

馬爾維茲 你總不能穿著睡衣出去吧。好了,快點兒吧,我來幫你……

科爾特 (搖頭)當初我是一隻猛獸,對吧!一頭雄獅,一匹賓士的駿馬!當初我是國王,你還記得嗎?而現在,瞧瞧吧,他們把我修理得多好,嗯?

母親 (惴惴不安地)這些事兒,咱們以後再說吧,以後到家再說吧。求求你了,現在穿好衣服,必須快點兒,穿好衣服。

科爾特 即使我起來,即使我穿上衣服,跟你們出去,咱們永遠也到達不了,是的,咱們永遠也到達不了。太遠了,現在路太長了。有五層樓,我上面有五層樓呢。一座大山呀,媽媽,你想了嗎?哼!他們幹得真麻利,就用他們的小伎倆、小花招,一下子把我扔進這個洞里。而我卻跟個傻瓜似的,還相信他們。哼!他們幹得真麻利。可是,再重新爬到樓頂,現在得需要幾年時間。從這兒到那上邊……

馬爾維茲 咱們出了屋,直接到花園去。要上樓可一個台階也沒有。汽車就停在柵欄外面。穿好衣服。你若是覺得渾身沒勁兒,我們就攙著你。

科爾特 (微笑著)不行,太遠了。我們永遠也到不了!

母親 求求你了,納尼,這一切,咱們以後再討論吧。現在,必須給你穿上衣服。好了,穿了這件外套,喏,很好。

他們勉勉強強給他在睡衣外面套上外衣。

科爾特 他們滿臉微笑,滿口恭維話,原來是開玩笑。無非是一場玩笑,對不對,媽媽?那些教授,他們用恭維話和微笑,把我摧毀啦!

母親 快點兒,快點兒,納尼,就這樣……那邊……套上另一隻袖子。

科爾特 那位企業家齊奧瓦尼·科爾特,你還記得吧,媽媽?你還記得嗎?他可是個壯漢,對吧?

母親 住口,你現在住口。(她費勁地給他外衣扣上扣子)這個紐扣哪兒去啦?真害怕現在有人進來。馬爾維茲,馬爾維茲,勞駕,給他穿上鞋!

科爾特 (他痴獃獃的,由著人擺布)當初我是頭獅子,而現在呢,喏:一隻落水的綿羊。一隻可憐的綿羊,渾身發冷,讓人給穿衣裳……噢!媽媽!咱們永遠也不能到達了。

馬爾維茲 (一直忙著給他朋友穿戴)現在,再套上雨衣。幫把手,夫人。

他們給科爾特穿上雨衣。

科爾特 從前,是企業家科爾特穿著這漂亮的雨衣。他那人肌肉發達,非常自信。他多麼自信哪!

母親 快點兒,要鼓起勇氣,站起來……

科爾特 (又仰身倒在床上)代我向他問好,媽媽,你若能再見到他,就代我向他問好……不過,我怕是……

那女人的聲音又開始從遠處傳來。

科爾特 好像有人在呼喚我……有人在呼喚我……你聽見了嗎?

陌生的女人出現在窗口,緩慢地關上窗板,黑暗漸漸侵入房間。

馬爾維茲 夫人!(他指了指窗戶)太遲啦!……

科爾特 你瞧見了吧,你瞧見了吧。(他無力地指了指窗戶)媽媽……

母親 我的寶貝兒,我唯一的寶貝兒,你怎麼啦?

科爾特 媽媽,走吧,走吧,別讓黑暗在路上截住你……

——劇終——

上一章目錄+書簽返回目录